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系统修理师

系统修理师

未事 著

连载中都市

【【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13.5426万字|32次点击更新:2019-06-17 06:16:32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ic,响起来。”

  “渺茫的天涯是我的矮,高高的雪山脚下我刚来,什么样的雪崩是最呀最无奈什么样的(身shēn)高才智算是帅”

  张小闲一边听着神曲,一边扭动(身shēn)躯,走到窗子旁边。

  他有些颓废的关上窗户,然后又撕拉一声拉上了窗帘。

  屋子里马上一黑。

  音乐依旧,张小闲摸了摸旁边的开关,打开25瓦白炽灯,昏暗的房间里,感受就像是黄昏。

  “浓浓的香味从远方来,馋的我饥饿难耐味蕾开,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钱包是全部的资产,打开冰箱发现没有几多菜,这样的(日ri)子尚有几多年”

  随着音乐的转动,陪同着嘴里五音不全的声音,张小闲在房间里继续嘶吼。

  与此同时(身shēn)体依旧在扭动,但一只手却放在灯的开关上不停的按动。

  随着开关的一闭一合,灯光变得闪耀了起来,亮了然后关闭,黑了,然后又开。和音乐节奏看起来很是协调。

  不说声音,不说舞姿。

  就单单说这份对节奏的控制,张小闲还算是游刃有余,一看就没少做这事儿。

  时间是2016年的秋天,这一年的华东市和以往没有什么变化,该有钱的人还是有钱,该没钱的人依旧没钱。

  打王老五骗子的人依旧打着王老五骗子,戴绿帽的岂非还能摘下来,选择原谅

  放假的学生们准备要返回学校,上班族依旧是朝九晚五,但大多还是会加班到很晚。

  偷懒的人,很少能够勤奋。

  勤奋的人,依旧坚持在渺茫的路径上。

  孤苦的人,能够找到了谁人相依为命的人,也能够依旧很是孤苦。

  张小闲是个有志向的人,也是不甘于现实的人。

  但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很大。

  不甘于现实,也就意味着梦想太过遥远。

  所以此时如今的他,有一些痛苦和压抑,而又找不到宣泄口,只能在家里自娱自乐,用并不是好听的嗓子和并不是好看的舞姿来疑惑自己。

  哗

  能够是开关的连绵次数太多,灯光瞬间爆破。

  连带着音乐都似乎断电了一般,停下了来。

  房间里瞬间陷入了漆黑,张小闲的(身shēn)体终于难以挪动,或者说他停下了(身shēn)体手脚,他愣愣的站在那里,能够是发呆,又能够是不知所措。

  房间里显得无比安宁,就算是蚊子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怪漆黑太黑,黑的有些恐怖。

  张小闲终于忍不住蹲下(身shēn)子,埋着头嗷嗷大哭了起来。

  能够是因为漆黑可以吞噬感(情qg),也能够是因为漆黑可以躲避一切,而不被发现。

  所以他哭的有些高呼。

  这里是华东市最“贫穷”的住宿小区,说贫穷是因为这里很像那些年的穷人窟一般,显得有些肮脏,但说不上昏乱。

  没有黑色(性xg)质的组织,自然也不会泛起混混收呵护金什么的(情qg)况,但这里确实依旧是垃圾成堆,一到夏天腥臭难忘。

  更让张小闲讨厌的是那一群活该的蚊子,总是在耳边嘶吼,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嗓子比他还好。

  三年前,怙恃完婚三十周年去巴厘岛旅游,飞机失事,连个影子都没能找到,家里的一切资产都在一夜之间被别人吞并,豪华别墅,超级跑车,那些都成为了虚无。

  社会现实的就是如此残酷,本是富二代的他却沦落到这个地方生活,每个月为生活费而挣扎。

  还要侦查怙恃飞机失事的秘密,以及那些人吞并自己家族企业的证据。

  就在昨天,他终于找到了一封信,一封可能关系着怙恃亲失踪的详细(情qg)况,或者是一封那些人吞并自己家族企业的证据。

  可是,那封信他没能看到。

  准确的说,他只是摸了一下,仅此而已。

  当他兴奋的拿起那封信,准备打开的时候,他的眼前一下子泛起了十几个壮汉,每一个壮汉(身shēn)上都拿着打人用的指环,或者钢棍。

  他如今脸上,(身shēn)上,腿上尚有许多没有愈合的伤,甚至尚有凝固了而没掉落的血迹,都是昨天下午那些人打出来的。

  那些人如疯子一般,狠狠地将自己暴打一通,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但疼痛告诉他,他现在确实还在世。

  当自己奋力的目的泛起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所有的谜底就要解开的那一瞬间。这一切的奋力都化成灰飞,所有一切都回到原点。

  可想而知的痛苦,他忍着最压抑的心(情qg)和恼怒,他忍住伤口撕裂的疼痛和难受。

  回到了自己现在住宿屋子里喝了一晚上的酒,酒醉了,然后醒来。

  此时如今,当音乐响彻在脑海里,当漆黑瞬间来临的时候。

  他终于忍不住心中那一份哀伤,高呼的哭了出来。

  “爸妈我好想你们,好想好想。”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很认真,哪怕哭的很是高呼,依旧听的清楚。

  房间里没有其余声音,只有他一单人在那里哭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能够是张小闲哭累了,也能够是嗓子哑了,横竖声音变得有些弱小,他坐在地上,显得有些失神。

  就在这时候,灯光突然亮了。

  就像是漆黑里突然的一抹灼烁,那很有可能代表的就是希望。

  这一刻的张小闲停止了哭泣,窗户外边突然吹起了风,打在窗户上哐当哐当的响个不停。

  亮起的灯光自然不是已经灭掉的灯泡,而是放在远处有些破旧的手机屏幕。

  没有动听的铃声,只是突然亮了起来,没有任何征兆。

  张小闲扶着墙站了起来,伸手准备拿起手机,但眼光所触,却下意识的看到了手机旁边有些安宁的放着的一块儿手表,那块手表很是普通,也并不昂贵。

  对于曾经的他来说更是不值一提,可是他却保留了十年。

  因为这块手表是十年前,他十岁那年,父亲送给他的生(日ri)礼物,他有些发呆的看着手表,显得有些入迷。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着在微弱的灯光下,这块手表竟然如此好看。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