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之药神归来

都市之药神归来

听雨沙漏 著

连载中都市

【免费精品】

87.4061万字|64次点击更新:2019-05-12 23:31:4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免费精品】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泛黄的太古神界。

  一道屹立在神界中央遮天蔽(日ri)的命轮,在无数光晕缭绕之下,逐步转动着,雕琢着神秘文字的时针逐步转动,其声响彻周遭百万里,如洪钟般声势庞大无边,震慑万界。

  此时。

  有四个仙风道骨,周(身shēn)有烟煴缭绕的万界主宰,站在那命轮之下仰望。

  虽四者强大无比,却在这等混沌之初的天地神器眼前也然而浩渺微茫。

  “药神,你这一去,当五百年不见,不知再见之时,这万界宇宙又是何等容貌。”

  说话的,乃是一清风拂衣的老人,是为鸿钧老祖。

  他的声音消沉却珲厚,双目异于众人,如同有万界星辰在双目之中盘绕流转,宇宙在其眼中也然而浩渺米粒。

  旁侧。

  药神一袭白色披风英俊卓越,乍一看,也然而二十出头青年而已,但那气质,却超脱凡尘凌驾九霄,眼神幽远,神色淡泊

  “再见之时,宇宙循环,湮灭与否,全看因缘了。三位,止步吧”

  “也罢,那,我等将在此静候药神归来”

  老祖没有继续挽留,马上拱手一礼。

  另外两位大神,即伏羲与女娲,也纷纷拱手相送。

  随即。

  那青年走到了时之命轮之下的一道穿越之门,没有半步停留,坚定地一脚迈了进去,(身shēn)影消失在那混沌之门中。

  鸿钧、女娲与伏羲三人纷纷施法,令时空命轮逆天而行。

  蓦然之间

  晴朗的天空被乌云笼罩,电蛇在云端之中狞恶乱窜,万道天雷顷刻间打入顶天立地的命轮之中,空间齿轮随之逐步逆行。

  然而几个呼吸,一切如同重新循环,三者也逐步收起了自己的气力。

  “嗯”

  鸿钧突然眉头一蹙。

  伏羲惊讶“如何”

  “时之命轮没动”鸿钧愣住。

  女娲“那──”

  “他还是回到了地球。”鸿钧有些费心“空间之轮启动了但时之命轮却无动于衷,在刚刚一刹那停留了少许。”

  “会否有所影响”伏羲也担忧。

  鸿钧苦涩一笑“影响倒是不会。宇宙即将循环,我们的气力如今被削弱太多才会导致失误。”

  顿了顿,鸿钧长抒一口吻“五百年后的劫运能否混过,全看药神了只怕以后药神这小子回来了找我们贫困吧。”

  “时光没动,那药神回到地球也只是比他当初脱离地球过去了十年而已。想来,当是并无故障”伏羲说着此话,满满的忌妒。

  不只是他,鸿钧、女娲也都神色怪异。

  是啊,想想看,十年前,药神还在地球上准备飞升呢。

  而现在,却要把这宇宙的未来托付于他的(身shēn)上──

  这种飞升速度,基本不像单人类的速度,也不知药神获得了如何的境遇。

  正因如此,药神于三位大神而言,便如神话般耀眼。更别说,在其他大神眼中又是如何地妖孽到令人切齿。

  13岁,药神获得了不知何等玄奥,开始炼药修行。

  18岁,在地球玩儿腻了,飞升入八荒圣域,成就八荒药圣

  23岁,在圣域与圣公主履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失恋,一气之下便飞升入仙域,至此化作九天药仙

  28岁,游历了九天仙域之后顿觉索然无味,飞升入十方神界。而其又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潜心修行,轻松登临太古神界,众神称之为“苍穹药神”

  “药神修仙,法力无边”

  “大道三千,嗑药成仙”

  “不修仙功,也能神通。”

  “生不识药神,如死不知阎王。”

  “”

  无数形容与尊崇药神神迹的金句流传在这三千世界之中。

  只因,

  药神从零开始,只用15年时间,便与古神界中与他们三个活了数万年的太古大神比肩。

  十五年中,

  诸天万界只要能叫得闻名讳的名人、仙神,多数受到了药神的恩惠与照顾,药神之名,早已享誉天下。

  哪怕是站在宇宙之巅的鸿钧老祖、女娲大神、伏羲大神,也都不得不屈,自己比起药神来,也然而是俗骨凡胎尔。

  “药神,愿你不负所托,五百年后再见。”

  鸿钧负手而立。

  女娲和伏羲也纷纷看向天空宇宙中地球的偏向,一眼万年。

  地球,华夏,花宁市。

  北郊,天伦植物园山巅之上。

  白雪纷飞。

  一袭白色披风的楚寒站在山头上已足足十分钟有余,神奇的是,那白雪无论如何都进不得他(身shēn),只是在有一定微妙距离之时,便融化消散,衣服未尝沾湿。

  当一眼览尽脚下这一片熟悉又生疏的植物园,才嘴角微抽

  “鸿钧,失误了”

  眉头一皱,立时有大风咆哮而过这山巅,映衬着他的不满。

  这基本不是十年前

  十年前,天伦植物园哪有这等规模且,不远处的那些现代化休闲设备也证明着不是楚寒脱离地球时的审美与先进了。

  而已,先去寻爸妈吧。

  也不知多年不见,他们过得如何了。

  楚寒心说着,便要下山而去。

  却在此时,一个女声惊叫传入他耳中

  “啊救命啊”

  “有蛇”

  “救命啊”

  “”

  楚寒惊闻,便心念一动,凭空消失于原地。

  下一秒

  他便泛起在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女孩子(身shēn)后。

  乌梢蛇

  楚寒一眼便看到了一条乌黑的蛇正咬着那白裙女孩子的脚踝上。

  他随手一指,一道无形的能量震动立时击中蛇头。

  bong

  蛇之头颅马上爆开,半点痛苦都没有地,蛇便惨死那时

  “啊”

  女孩子又是一声惊叫。

  那鲜红的蛇头血不少溅在了她的裙子和白皙的肌肤上,精致小脸变得尤为苍白。

  楚寒这才瞧了她一眼。

  此女生得极为漂亮,二十出头,气质不凡,(身shēn)材窈窕曲美,玉臂如雪藕纯净,双腿修长无暇,一袭白裙更使这一副冰肌玉骨婷婷玉立。

  倒是颇为养眼。

  “不必费心,乌梢蛇无毒。”

  楚寒又不咸不淡地扫了那死去的乌梢蛇一眼。

  “你你是谁”女孩子猛地回(身shēn)一看,才发现(身shēn)后竟是站着一个男子

  蛇,是被他打死的

  但,他是怎么做到的

  女孩子又惊又怕。

  本是被这蛇咬了一口,已经很痛,此时注意到楚寒,又被吓了一跳,以至她俏脸上的苍白又加重了几分。

  然而。

  女孩子多看了这个男子一眼,才发现这男子岂止是英俊

  他一米八以上的(身shēn)高,气质如仙,眉宇轩昂,双目如同藏纳着璀璨星河。

  这

  女孩子立誓,她从未见过这般俊朗帅气又带着几分忧郁的男生,尤其是他穿着这一袭白色披风的气质,倒真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神。

  楚寒眼见山下,神色怅然“这植物园,是我家。”

  “啊这,这植物园是你家的我,我”

  女孩子突然有些吞吞吐吐,神色间有不尽的慌忙。

  想着用如何的言语去掩饰自己的行径之时,她却见楚寒竟转过(身shēn),就要往山下而去,丝毫没把自己此时的状况放在眼中。

  “喂。”

  女孩子懵了。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子竟然如此不近人(情qg)地高冷。

  然而,她自己都难以解释的是,这男子飘然忧郁的神色与风度,基本没让她厌恶,反而给她一种神秘的感受,无端地在吸引着她的注意。

  楚寒转过(身shēn),侧颜淡如水地瞧着她。

  没说话。

  但眼神似乎在说有事

  “我,我走不动了,我的脚踝很痛。你,你能背我下山吗”女孩子有些难以张口,但并不见太多羞怯。

  在她看来,自己的仙颜足以让任何男子主动请求背她下山。

  可

  楚寒却摇头“不能。”

  “”女孩子大写的懵。

  楚寒转(身shēn)又要走。

  女孩子灵机一动,急道“我继续呆在这里,万一又遇到了蛇,还是毒蛇,死在这里了怎么办这植物园要真是你家的话,那就送我出去吧你们植物园也应该有这个义务吧”

  “”

  楚寒默然。

  这植物园如实是他家的。现在的主人,乃是他的怙恃。游客在这植物园内被蛇咬伤了,植物园理应认真。

  念及于此,楚寒轻吐一口吻。

  压制急切想见怙恃的心(情qg),走回(身shēn)去,来到女孩子跟前,蹲下,看着她脚踝上的伤口。

  女孩子以为,楚寒要背她了,所以道“你不是应该转过(身shēn)去背对着我,让我爬上来么”

  楚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有歧义

  对于这些梗,楚寒早就被好些个没有节((操cāo)cāo)的仙神影响深切,现如今听到女孩子这番话,便自然而然地转念至内在深处。

  然而。

  楚寒没盘算背她,基本不会转过(身shēn)去。可不是谁都可以爬上他苍穹药神的背脊

  相反他把手伸向了女孩子的脚踝伤口处。

  女孩子惊惶无比“你要做什么”

  楚寒依旧没搭理她,女孩子也没有阻止他把手伸过来,心说,这家伙能够是高冷,但也有怜香惜玉之心的。

  他定然只是想看看她的伤势,进而说些体贴她的话,讨好一下她。

  可

  这些想象中的鸡血剧(情qg)并没有泛起。

  楚寒只是把手捂住了她的伤口

  “你做什么啊你的手都没消毒的你这样是会让我熏染伤口的。喂”女孩子瞪大了眼,要推开楚寒的手。

  可,下一秒她便停止了挣扎。

  因为,有一股神奇的温凉的气息,从楚寒的手掌,涌入了她的伤口处。

  那火辣辣的伤口,因为这温凉的气息,变得舒服无比,浑(身shēn)上下的每一寸血液都为之洗涤。然而短短数秒,不只是伤口,(身shēn)上似乎每一寸细胞都变得轻松无比,精神也为之振奋了些许。

  楚寒把手收回,也没说任何的话语,起(身shēn)便走下山去,不留半点(情qg)绪。

  女孩子傻眼了

  这人是个木头吧

  怕不是个傻子

  高冷可以,但太甚高冷就太刻意了啊

  她叹了一声,心说只有靠好姐妹来救她了。

  于是拿动手机,打给了闺蜜。

  而电话拨打出去还未接通的这一瞬,女孩子看到了自己的脚踝,立时傻眼了。

  只见

  她脚踝的伤口,竟然完全愈合,没有半点被蛇咬过的痕迹

  若不是那鲜血还在(身shēn)上沾染着,女孩子一定会怀疑适才的一切就是一个噩梦而已。

  鲜血胆战心惊,而伤口却不见踪影

  “伤口竟然好了”

  女孩子心神震惊。

  她试验运动了一下,竟然连一点点被咬过的痛觉都未尝有。哪怕是把血擦掉,仔细看看那被咬的位置,也未尝见到半分被咬过的证据。

  “是他帮我捂着的时候治好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这样神奇的手段,要是放在医学上”

  “不行我要去找他问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

  连忙起(身shēn),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伞,女孩子一边说着电话,一边要去找那脱离的男子。只是,当她站起来一眼望去,却发现这下山之路上,竟没那人任何踪影。

  那人,竟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雪,

  下得更深了。

  s新书就像是幼苗,很懦弱,需要列位的关(爱ài)呢。所以喜欢本书的话一定要收藏推荐票支持一下听雨哦。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