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浮尘往事

浮尘往事

钓女木马 著

连载中都市

这是一个浮华的时代,人们都匆匆忙忙,为工作生活奔跑着;这是一个放浪的城市,到处漂泊着暧昧,情却找不到根据地;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只要努力向上,梦想就能实现。

87.7956万字|13次点击更新:2019-05-12 22:43:0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这是一个浮华的时代,人们都匆匆忙忙,为工作生活奔跑着;这是一个放浪的城市,到处漂泊着暧昧,情却找不到根据地;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只要努力向上,梦想就能实现。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这是一个浮华的时代,每单人都赶忙忙忙,为干事生活奔跑着;

  这是一个放浪的都市,处处漂浮着暧昧,情却找不到凭证地;

  这也是一个最优美的时代,只要你奋力向上,就能创作梦想生活。

  再次回到深圳,从下飞机坐上出租车的那一瞬间,公路两旁的高楼让林凯文感受深圳变化挺大的,地铁已经通往关外了,也在不用排队等着检查身份证过梅林关了,大厦多了许多,地王大厦还是高耸在云端。咖啡厅依旧香浓四溢。

  James在两年前离其余酒吧等着,还带了几个小妹,招展花枝的,林凯文凑过去小声耳语:

  “James,什么时候这么豪爽了?不怕嫂子阉了你?”谁知道James听了高呼叫道:

  “冤枉啊,这几位是你嫂子她们公司的,我也是刚认识,你嫂子去了洗手间。”

  在所有人眼光盯着林凯文尴尬的神情三秒钟后,嫂子泛起了.

  “Kevin,你终于回来了啊!欢迎您!”说着嫂子上来给我一个小小的拥抱。

  林凯文有点不习惯,说道:“原来,现在握手改为拥抱了啊,看来深圳是在向巴黎看齐了?”

  刚坐下,James就催着嫂子先容几位玉人给林凯文认识,小文,舒静,雪莉儿,一个个都是玉人。

  林凯文打趣道:“难怪我这两年在义乌没有艳遇啊,原来玉人来深圳来了。说罢列位开始点酒水,James还是谁人James,一瓶一瓶咕噜咕噜就下去了,嫂子则在旁边一个劲的捏他略显发胖的臂膀。而林凯文,也还是两年前的他,不善豪饮,只能小酌,而且一酌脸就红,弄得自己到像个下女生似的,只好下了吧台,邀了几位玉人下去舞池跳舞。

  不得不说,持久不进酒吧舞池的林凯文舞技越来越烂了,扭起来连自个都觉着别扭,唉,看来酒吧不是他来的地方,以前常来也只是坐在吧台安宁的喝酒,浏览舞池里热情豪爽的玉人们。

  再次回到吧台,James问林凯文:“这次回来是不是不走了?” 林凯文一如既往的犹豫再次被看透。

  “Kevin,回来吧,我看你在那里待的也是不开心,拼死拼活还不是那样,现在公司已经换了半边天了,如果再不回归御林军,恐怕到时候会死在沙滩上啊!”

  实在,James的话不无真理,这两年他一直待在总部,最清楚这边的情况,林凯文也是偶然从他口中得知公司的一些人事变化,但似乎一直没有回来的刻意。因为每次回来,虽然会依旧留连, 但总会在那么一阵留连后,身不由己的又开始神往义乌的那种舒适清闲,似乎,林凯文已经习惯了那种忙碌而平庸的干事和生活,深圳,只是他偶然感受激情的盘旋之地,但似乎已经很难成为他想要一直驻守的都市。在James一再逼问下,林凯文只好以那里的许多干事现在放不了手为捏词。

  “得了吧,Kevin,你我还不相识?你还是放不下樱子吧?”听到樱子这个名字,林凯文心田再次被震了一下,慌忙掩饰道:“怎么可能?早就没去想了。”

  “装,你就装?看你吞吐烟雾都快把过滤嘴吃掉了还不知死活。Kevin,你不能这样,该放下了,人家都已经要结---”“什么?樱子怎么了?” 林凯文开始追问:“快说,她怎么了?是不是有人了?”

  James想要圆话,却在林凯文苦苦逼问之下还是招了:“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她快要完婚了,我和他们俩吃过一顿饭。男的就是原威克公司的谁人销售经理助理,然而人家现在快要上位销售经理了。我也是在和他做了一笔生意才知道的。你呀,也用不着在我眼前掩饰了,咱们谁跟谁?”

  林凯文苦笑了一下,将啤酒一饮而尽,喝太急,呛到了。看着他一脸狼狈,James禁不住笑着说道:

  “看,被我戳到伤疤了吧?唉,你啊,什么什么都好,就是太没气焰了,一个女的而已,至于你这么多年恋恋不忘吗?”

  正说着,嫂子上来了,一听说James说的话,就揪着James耳朵问:“死老詹,你说什么?一个女的而已?那我是你什么人啊?是不是哪天你也得把我一脚踹了?”

  James赶忙打落嫂子的手:“没说你呢,正说樱子,Kevin还是对她----唉,痴情种子啊!”

  “哦,原来如此,Kevin,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嫂子,你就别取笑我了,基本不是你老公说的那回事,我们是在聊你公司的这几个女孩谁最漂亮,好让你给我做红娘。呵呵---”话音刚落,林凯文就觉着自己刚刚替自己挖了个坑,果真,嫂子立马承诺了,说道:

  “好啊!就等你这句话,你看中谁了,一会我们去吃夜宵就正式把她移交给你。”

  林凯文只好就坡下驴,说道:“好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申请回来驻守了。哎,对了,我还没问你们俩是怎么走在一起的呢?嫂子,你给我说说,James的话总是添油加醋的。”趁他们没有追问自己对樱子的情感就赶忙转移话题。

  “那是,他肯定跟你说我那时死皮赖脸的要缠着他来着,是吧?”喝了口啤酒,嫂子继续说道:“实在,我们俩也没有怎么刻意要赖在一起,顺其自然的,我跟万海峰分手后,有一次和他们公司谈个业务,那晚我喝醉了,是他把我送回家的。”

  “哇哦?你们不是酒后动情了吧?”我朝James使了个坏笑,他抡起啤酒瓶就要砸向我。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那晚他照顾了我一晚上,等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桌上早餐已经做好了,他人却走了。那一瞬间我有点小感动,后来我发现他的西装丢在我沙发下面,估摸是被我吐坏了。只好给他洗好再送过去,后来我们两公司有一次一起搞联谊,我们小聊了几回,然后----”

  说完,嫂子点了支烟,继续说道:“实在那会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只是那时候感受他是个很细心的男子。”

  “呵呵----James肯定看上你了才特意把西装留在那里的吧。”

  “去你的,那天早上我素来是要叫她起床吃早餐来着,成果公司的电话催我回去,我一急就给忘了。”

  “是吗?”林凯文追问道,“你爱信不信,横竖现在我们在一起了,怎么着,你还想插上一脚不成?”James把嫂子搂过去,在额头上亲了一下。

  “去你的,我怎么敢啊!回首你非把我毁尸灭迹了不成。”看着James和嫂子两人恩爱的样子,林凯文从心底里替他们开心。

  “知道就好,走了,去吃点夜宵吧!亲爱的,你快去找小文她们。”

  James,真名詹毅文,是林凯文公司同事兼死党,因为喜欢NBA球星詹姆斯,取了James作英文名,嫂子真名是陆美玲,因为他们俩公司的老板是好伙伴,所以经常把双方的员工拉在一起运动,他们俩就这样认识,然后逐步走在了一起。

  在东门四周的一家饭馆,列位吃了点玩意,就各自散了。临走了,嫂子把舒静交给我,说道:

  “帅哥,舒静就交给你了,好好待人家。” 说着就把一个女士推给了过来,林凯文有点措手不及,笑着问道:“啊?不是,你什么意思啊?”这么胆大露骨的红娘让林凯文着实慌了。

  “哎----Kevin,看把你急的,她家离你住的旅馆近,你们正好一起打的过去,再说让你送下我公司的小妹不也是你们这种绅士男应尽义务吗?”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好吧,放心,我肯定把她平安送到地方,说着就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坐在车里,林凯文还真有点不习惯,也许是酒精作怪,林凯文转过头详察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孩,挺秀气的一张脸上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的头发盖着的侧脸,让林凯文觉察她和樱子有点神似,如今,他又想起了樱子,想起他快要完婚了,有点心痛。

  在车上,林凯文也不知道该和她聊些什么,尴尬了好一阵子,还是舒静先张口了,他向林凯文先容了一些她们公司的事,说嫂子很照顾她们几个,也说听嫂子和James说了自己的事,觉着林凯文是个很专情的人,挺佩服我的。正说着林凯文到旅馆了,正想和她拜拜,谁想她也随着下车了。

  “你不是住前面谁人小区么?怎么就下来了?”

  “呵呵---我还不想回去,我合租的谁人女孩肯定把她男伙伴带回去了,我等他们休息了再回去。你,就没有什么地方能让我再待一个小时?”林凯文想了想,说道:

  “嗯,还真有个地方,去我旅馆楼下谁人吧台喝点解酒的饮料吧!”在旅馆大厅,林凯文给舒静点相识酒的果醋,舒静又开始说起她的故事。

  原来,别看她小小年岁,却是家里的顶梁柱,家中她属老二,怙恃都是乡下农民,姐姐早就远嫁给一个四川男生,下面尚有妹妹和弟弟还在学习,在她大专卒业后,妹妹弟弟的学费就扛在了她身上。而以她现在的工资,除去家里的开支和自己的开支,基本上也是月光族了。还好公司有嫂子协助照顾,每个月业务缓缓有点转机了。

  听着她的故事,林凯文深有感伤,因为自己的家境和她一样,来自农村,求学时代也没少吃过苦,出来干事更是一波三折。至于情感,在两年前与樱子散开后,就很难再寻得一份持久稳定的情感了,偶然的激情火花总是在最辉耀的时候灰飞烟灭,以至于后来把自己形成干事狂,宅男,实在说到底就是个剩男了。

  “林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舒静的称号让林凯文有点蹙额,但出于礼貌还是应允了。

  “自然,实在你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Kevin的,列位都是80后嘛!”

  “哦,好吧!我想问你个问题,你现在真的还想着樱子姐吗?纵使她快要完婚了?”舒静的直接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嗯----这个怎么说呢?说是刻意去想念是没有了,只是偶然会,尤其是在回深圳的时候,偶然经由我们走过的地方,还是会有一点。”

  “所以,你现在还没找女伙伴?”舒静如同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不是,我没找女伙伴是因为没找着合适的,而且我相信一旦我有了新恋情,肯定就不会去想过去的往事了。”能够酒还没醒,林凯文的一再掩饰反到成了某种暗指。

  他打心底骂自己:“林凯文啊林凯文,别再惹火上身了。”

  “哦,原来如此,你们男的原来都这样啊!有了新人就会忘了旧人,只与新人笑,不闻旧人哭。”舒静的言语透着失望,也带着一丝忧伤。林凯文如同有所察觉,她应该也曾受过伤害,正想要问,转念一想,算了吧,不要再勾起人家伤心事了。可是正当林凯文把话咽回肚子,舒静却主动向他诉说起她一年前的伤心事。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