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随身地球副本

随身地球副本

王写意 著

连载中玄幻

别人都以为我是天才,学什么会什么,练什么成什么。却不知道我手上有通往异世界的大门,拥有别人几十倍的时间。

260.0946万字|2198次点击更新:2019-04-21 14:27:2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别人都以为我是天才,学什么会什么,练什么成什么。却不知道我手上有通往异世界的大门,拥有别人几十倍的时间。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神文历4712年,王国公历947年神2月3日,天气尚有些阴冷。今天是星期三,尚有4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生礼了。

  偶数年份,魔界的灾难之门随时都有可能被开启。然而此时的灰轻言却基本没时间去想太多,全幅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翠绿蔓藤之上。

  “哈哈,又是4块生葛根!我就知道,这里不会让我空着手。”

  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灰轻言站直了身体,看着脚边的收获满眼都是喜悦:“嘿,这些收获又足够全家吃一阵子的了。”

  生葛根并不是正经的粮食,而是莽山上生长在岩石夹缝中火葛的根茎部门。春季的时候可以食用,细细品味尚有几分甘甜滋味。

  生葛根不光滋味好可以充作粮食取代,自身尚有药用价值,可挖掘却很是难题。

  在岩石夹缝内里挖掘生葛根,不仅要很是的小心,还要有足够强的气力。破费时间许多不说,胜利率也很是的低。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其余主意可想,没有谁会来冒着生命危险搜罗生葛根。终归火葛的生利益境,更多集中在悬崖峭壁上。

  而灰轻言,就属于实在没有主意可想的人群一份子。每年轻黄不接的季节,都是灰家生活最为艰难的时候。

  8年前,魔界的灾难之门开启,莽山镇被灾难波及。父亲也身负重伤,生命危急。

  为了给父亲救命,家中变卖了近乎所有的田地,灰家的生活水准就此一落千丈。虽说父亲性命最终保住,可却永远的失去了一条腿,再也无法做重活。

  于是涵括灰轻言和弟弟妹妹在内的一家五口人的生计全都落在了母亲的肩头。不分昼夜操劳辛苦的母亲,终于也在3年前倒了下去。

  直到今天灰轻言都忘不了当初母亲在劳作时,突然晕倒下去就再也没能醒过来的情景。

  母亲辞世之时才然而30岁而已,药师最后给出的结论,就是母亲被生生给累死了。

  正是从那一天起,作为家中嫡子的灰轻言以年仅12岁的稚龄默默抗起了全家的生计。残疾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妹,都需要他来看护。

  生活的重压下,刚刚年满16岁的灰轻言显着比同龄人要显得消瘦许多,个头也更矮。

  尽可能的他会优先保证父亲和弟妹们能吃饱肚子,自己排在最后。

  然而从他稍显稚嫩却满是坚韧的面颊上,还是能看出来几分刚硬的线条和棱角清晰。假以时日,若能取得更充实的营养添加,想必也会生长为颇具阳刚气质的男子。

  “1、2、3……14,唔,已经有14块了。”归拢了所有的生葛根,灰轻言又盘算了一遍。

  镇上的药堂遵从品质崎岖,会以每块6―10铜角的价钱收购。今天这些生葛根,估摸能够能换来1银盾又16铜角。

  灰轻言的眼力早就被生活压力给磨炼出来了,并不比寻常的药师差几多。生葛根的品质好歹,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虽没上过学,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可却在生活的磨砺中胜利练就了一手极为实用的算术能力。区别生葛根能换几多钱,这些钱又能买几多糙米,他甚至能直接心算出来。

  镇上人都说他聪慧,若是能去正经做个学徒,未来能当个掌柜的都说不定。

  对缺乏修炼天赋的穷人家孩子来说,能成为一个商人已经是难堪奢望的未来了。

  惋惜,却被家里给生生迟误了。

  然而灰轻言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什么,家再穷,那也是他的亲人。舍弃了他们,赚再多钱又何谈幸福!再说灰轻言坚信,凭自家的奋力和汗水,也一定能改善全家人的生活。

  眼下这季节的1乘糙米是6铜角,掺上足够的野菜做成饭团子蘸点酱汁,就够全家人美美饱餐一顿的。若是熬成米粥呢,更是足够吃一天。

  这些天灰轻言虽然辛苦,可也已经通过搜罗生葛根而换回来了差不多有6银盾。节约一点,吃2个月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可春生礼就要到了,今年的第一个节日里总错误让弟妹们连份小礼物都没有吧!

  过节总是需要更多的钱来准备,况且父亲吃的药也就快没有了。

  为了家人,灰轻言决议要再奋力些试试。终归春生礼过去,生葛根也就基本上没有了。火葛到这个时候会发生转化,满身上下都散发着高温。

  生葛根能食用能药用还能卖钱,可熟葛根嘛……横竖灰轻言不知道有什么用。

  不趁着最后几天加油,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抬头去看,莽山上处处都是石头,生长在夹缝中的火葛数量并不算多。这些天的辛苦也早就搜罗到了绝大多数,剩下的零零星散不多,还都全生长在悬崖峭壁的边上。

  “唔,我看看……抓住那根翘木,跳过去挤在中间,小心点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嗯,这株火葛下面的生葛根品质应该是很不错的。好,就是你啦!”

  只管已经经心盘算过步骤,可是真的做起来还是很难。

  非但感受掌心火辣辣的一阵阵疼痛,耳畔也不息吹过一波一波的凉风。

  然而灰轻言却基本顾不上这些,心神专注的奋力挖掘着砂石,还要只管小心。终归他现在身处于莽山半山腰,和地面的垂直距离绝对过了2引。

  稍不小心,掉下去就只剩下赴汤蹈火一条路了。

  春天的阳光并不算何等火辣,可晒了差不多快一天时间也照样让人经受不起。

  灰轻言口干舌燥,近乎满身都在冒汗。但却顾不上喝水,而是很是小心的将几块生葛根挖出来。

  就像适才预判的那样,这几块生葛根的品质不错,绝对都能卖上好价钱。

  “嗯,这下过春生礼的钱也就差不多了。”扭头看天色已经不早了,灰轻言决议回家。

  可返回的经由一点也不轻松,优良品质的火葛总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

  刚刚铺开翘木落在实地上,还没等灰轻言松口吻,突然间就感受脚下一晃。

  怎么回事儿,没站稳么?

  没等他稳住心神,就发现不是他的身体在摇晃,而是整个莽山都在晃动。

  霹雳隆!

  错误,是地震!

  莽山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地震,灰轻言只是听说过有地震这回事儿,从来没见过。这种天崩地裂的态势,超乎任何人的想象极限。

  随着莽山的摇晃开始,灰轻言除了死死藏在两块巨岩后面贴紧石头外什么都做不了。

  整个莽山就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巨人在晃动,在猛烈的颤动中,无数的岩石和树木随之脱离了原地,朝着四周疯狂甩下。

  一时间尘埃飞扬,处处都弥漫着灰雾,尚有砂石树木在漫天舞动。

  地震山摇间数不清的砂石树枝砸在灰轻言的身体和手臂上,划出一道道伤口而流血,可他基本顾不上这些。

  耳边只剩下了山石的轰鸣在作响,眼前则除了灰尘外什么都看不见。

  等到灰轻言听到一声锐利的咆哮传来后,就见一块磨盘大的圆形巨石已然泛着银光近在眼前迎面砸了过来。

  轰!

  基本不等他有所反映,就被巨石狠狠的砸在了头上。

  完蛋,死定了!

  众多无垠的磅礴重击力瞬间涌入脑海……

  ……

  莽山外侧,一行数人正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逐步前行。

  除去双方几个显着是随从的伴当,正中端坐在机关兽上面的却是几个年轻人。一个个看上去衣着绮丽,眉眼间满是自豪,颇为卓越。

  旁人走在莽山上,全都是高一脚低一脚的颇为艰难,然而居中几人却盘坐在机关兽上悠然自得,甚至还取出来琼浆碰杯酣饮。

  “怎么样,我就说过,我这次买到的这台机关兽是绝佳上品吧!即便在这险峻的山路上,也是如履平地一般。”

  “果真不愧是醉大师的手笔,真真是区别凡响。火九郎,你这笔生意可是真值了!”

  取得赞誉的正是机关兽上面居中的男子,年岁能够在二十岁出头。身高体长,五官工整,满身锦缎织成的衣衫,手持酒杯举起,自然而然露出了手腕间的玉珏环。

  只凭上面宛然显露出来的一抹嫣红炫彩,就知道价值不菲。

  “哈哈哈,那也不值当什么!”话虽这么来说的,但眉眼间的自得之色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

  “这还不值当说?谁不知道醉大师从不轻易动手作品,火九郎你能取得他的机关兽,啧啧,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呢!”

  “对啊,对呀,快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说动醉大师动手的呢?我实在想不出,你用了什么主意。”

  “哼,那有什么?醉大师虽然名气很大,可我二哥既手书一封与他,又怎会不给脸皮呢!”

  话不多,可其中的傲然之意,却是任谁都听得出来。

  醉大师诺大的名头,在座几人谁不知道。可偏偏听他这么说,身边两人却连半点质疑都没有,反而还连连感伤不已。

  “哎呀,这不愧是环山城四秀之首,以后环山城里的四列位族,怕是又要重新排名了。”

  “你家二郎的名号,即便我身在银泉城也多有耳闻。人都说火家二郎,犹如……”

  不等把话说完,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彷佛整个世界都被动摇。原先稳如泰山的机关兽,此时竟也破天荒的摇动起来。

  “错误,整座山都如同在震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这是怎么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