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三国之乱世谋士

三国之乱世谋士

独居者 著

连载中军事

初平元年,诸侯并立,战火席卷天下。南阳小庐,羽扇摇曳,红炉点雪中,笑谈天下。

5.6785万字|3052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2:24:0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初平元年,诸侯并立,战火席卷天下。南阳小庐,羽扇摇曳,红炉点雪中,笑谈天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荆州南阳苑县的无名的山丘上,秋瑟中带着一丝的凌冬的冷意,山林中,一条条常年累月的积累下小径通往山顶,来往的樵夫背负繁重的柴火,一步一步的从山上走到山下。

  “好累。”

  步履蹒跚中,踩着青石板一步一步朝着山上而去,年约二十的脸庞上倒是有着众人难有的坚韧,单薄的衣裳,脚下穿着的只是一双浅易的草鞋,在瑟瑟秋风中无疑显得单薄。

  呼呼~~

  放下肩头上的重物,少年直接坐在小路的青石板上,打开袋子一瞅,被秋风袭击的稍微有点冻僵的脸庞上,僵硬的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爹、娘,孩儿活下来了。”

  少年坐在青石板上,看着山脚下的物色,龇牙咧嘴的笑道,自十年前,怙恃因痢疾而亡,留下年仅十岁的他,在还算是太平的世道中,他委曲的活了下来。

  “二十年了。”

  陈欢神情有点消极,来这个世道整整二十年了,二十年间,他近乎是一事无成,二十年了,作为一个穿越雄师中的一员,他竟没有一点建树,就算是十岁那年,怙恃患有痢疾,他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

  想到此处,陈欢心有郁结,他纵然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近乎眇小的可怜,说到底,他并非只是什么学霸,野外求生的专家,他只然而是一个普通不能在普通的文科生。

  百无一用是书生,读的再多,竟然没有一处可以用得上,陈欢的心情可想而知。

  “哎,走了。”

  自怨自艾从来不是陈欢的个性,否则陈欢也可能独自一人,在这样的世道中,活了十年,终归这个世道从来未尝太平,距离黄巾贼作乱才过了三四载的时间而已。

  肩上的重物,是他和山上的人半个月时间所需要的粮食。

  “回来了。”

  茅草屋中传来平庸的声音,旋即只见一人,身着青裳,手持羽扇,来到陈欢的眼前,顺手接过陈欢肩膀上的重物。

  “师傅。”

  礼不成废

  就算再累,陈欢也是朝眼球的人行了门徒礼,与眼前的人,他口中的师傅待了三四载的时间。

  中平元年大贤良师张角造反了,浩浩汤汤的携眷着被天灾人祸的搞的解体的大男子民造反了。

  造反来的快,声势也是浩荡,被镇压的速度也是极快,中平元年十月,张角与广宗病亡,十一月,张宝命丧曲阳。

  那一年,战火遍布九州在,那一年,陈欢差一点命丧黄泉,是眼前的人,拉了他一把,救了他的命。

  “赶忙进屋,洗个脸。”

  屋内传来柔和的声音,声音中带着费心与责怪。

  “是,师娘。”

  家的感受,陈欢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感受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年来的相处,陈欢取得的许多,真的许多,对于他而言最少是这个样子。

  素衣素脸,脸上未曾粉黛,可就算素面朝天,也掩饰不了曾经的精致。

  伉俪二人一前一后,浑然天成,似乎上天就注定了他们这辈子注定成为伉俪。

  “慢一点吃。”

  天黑了,到了秋天,天黑的特其余快,至少比夏天的时候快了一个时辰,坐在右侧的妇人,不息的往陈欢和自己丈夫的碗内里夹着菜。

  三人都低着头吃着饭,未尝多说过什么,在清静中,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碗筷,眼光逐步的抬起来,视线落在陈欢的身上:“叔弼,你可想出去走一走。”

  天下之大,好汉无数,居于小丘上,如何能明确天下的精彩。

  “我....”蓦然间,陈欢抬头,略微惊讶的眼眸中带着七分的惊喜,三分的惊惧。

  喜的是,他的师傅终于放他出去试试这天下的英雄好汉究竟有几分几两,惧的是,这走究竟什么时候才智回来也是一个未知数。

  “痴儿!”

  筷子在陈欢的脑壳上重重的敲打了一下,人坐在这里,一股不怒自威之色,正襟危坐中,散发出严厉。

  “师父我....”

  “婆婆妈妈的算什么大丈夫!”

  在重重的在陈欢的脑壳上敲打一下后,在妇人掩嘴的嬉笑中,中年男子收回了手,正儿八经的目视着陈欢:“痴儿可懂!”

  “懂。”

  所谓当头棒喝红炉点雪不外乎如此。

  有些时候,有些话不需要明言。

  心领神会则以。

  “什么时候走。”

  “过两日。”

  快入冬了,他也该走了。

  “善。”

  旋即,中年男子又低下头继续吃着他的饭,到了深夜,煤灯点亮,照亮了房间内里的每一个角落。

  房间内,一人坐着,一人站着,一人讲,一人听,就如同四年前一般无二,或者说这些年来都是如此。

  讲的是儒家的经典,讲的是他对于儒家经典的认知,讲的是兵法无常,讲的是治国之道,种种的真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犹如天花乱坠妙不成言。

  讲的人如痴如醉,听的人亦是如此。

  衣钵传承!

  陈欢是他的衣钵继续人,甚至在某种水平上来讲,他们伉俪如此尚无子嗣,陈欢便如他的子嗣。

  两日后

  银装素裹,干秃的枝条上挂着一根根冰棱。

  “下雪了,记得衣服要穿厚一点,出门外在......”

  喋喋不休的话,在陈欢听来格外的温馨,以往不懂事,听的时候,闲烦,如今想听都没的听。

  人啊!

  别等到失去才晓得珍贵。

  “师父、师娘、欢儿走了,二老保重!”

  门前,陈欢一躬到底。

  师父....师父...

  如师如父!

  站着的人,接受了陈欢这一礼,微微的一颔首,站在原地上,目送着下山少年的身影。

  “良人,就这样放欢儿离去,可....”

  妇人脸上带着担忧与不舍。

  “总不成能留他在身边留一辈子,雏鹰终究是要展翅飞翔。”中年男子双手负在背后,话语中流露着一丝的不舍,然而他的眼神相当的坚定,看向陈欢离去的背影,瑟瑟的冬风,直接撩起他的双鬓,青裳衣玦也随着舞动,双唇上下嚅动难喃喃自语:“他可是我司马德操的学生。”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