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黑夜玩家

黑夜玩家

幼儿园一把手 著

连载中都市

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妖、魔、鬼、怪……这些东西真实存在,并已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之中。特别是在黑夜里,它们不稳定的一面将会被放大。白天属于人类,而夜晚……属于它们!某组织应运而生。“少年郎,加入我们,为建设和谐社会奉献一份光和热吧!”——守夜人。……【粉丝1群:600325551,无要求。VIP群:560860730,2000+粉丝值可进。】

208.6376万字|4228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2:22:4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妖、魔、鬼、怪……这些东西真实存在,并已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之中。特别是在黑夜里,它们不稳定的一面将会被放大。白天属于人类,而夜晚……属于它们!某组织应运而生。“少年郎,加入我们,为建设和谐社会奉献一份光和热吧!”——守夜人。……【粉丝1群:600325551,无要求。VIP群:560860730,2000+粉丝值可进。】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

  照顾着,

  历代的星辰。】

  ――《孤苦》

  ***

  **

  人生油灯终尽,而夜空无垠。

  小时候总听说过这样的故事,人死后,便化作了天上的星。

  嗯,极其老掉牙的说法。

  随着时代的生长,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种故事,早熟的熊孩子们都不信。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还化作天上的星呢!可以说是极其扯淡了。

  路一白用自己“银魂版”的死鱼眼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不由的想起了这一种说法。

  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是因为他的老爹在一周前刚刚去世。

  这段时间他很忙碌,一直在忙于老爹的后事。

  如果“化星”的说法是成立的话,那么天上应该多了一颗星了吧。

  路一白和老爹的情感很好,虽然自己算是在一个离异的家庭长大,但他觉着自己并不缺乏关爱。

  老爹年轻那会儿委曲也算是个北漂吧,唱民谣那种。在他们谁人年月,民谣还是很红的。自然,这几年民谣又重新红回来了。

  谁人年月,有许多北漂都混出头了,但老爹并没有。

  他经常会在酒吧驻唱,很辛苦,但收入还算可观。

  后来呢,就干起了其他稳定一些的营生。

  梦想与儿子之间做选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

  但能够是因为这段履历,导致老爹一直想要有一家自己的酒吧。

  确切的说,是想要一家“清吧”。

  “清吧”和那种对照闹的酒吧区别,就是列位喝喝酒聊谈天那种,能够还能来个驻唱,或者爽性自己上,横竖他自己曾经就是唱民谣的,这样就形成了“live吧”。

  自然,老爹对那种年轻人们所喜爱的那种酒吧并不感兴趣,他也无法明确,那些衣着绮丽甚至是泄露的男女,为什么时不时的要去蹦个“养身迪”?

  他就像是个厨子想要有一家自己的餐厅一样,很简朴也很纯粹。

  几个月前,老爹就有了开酒吧的企图,况且找了装修公司设计。

  出车祸的前一天,老爹还很有兴致的带自己去装修公司看了看设计图。

  嗯,气焰气焰很赞。

  看设计图的时候,他就像是皇上带着太子去看帝国领域。

  “看!这是什么?”

  “山河如画。”

  “错!是朕与你的山河如画!”

  自然,这种略带中二气息的浓重历史剧的台词,不会出自父子二人之口,但老爹看着设计图,又看了看路一白的时候,是满怀雄心壮志的。

  这是我和儿子的酒吧。

  只惋惜……

  岂非真的像《鸡条》里的那句经典台词一样:

  ――这就是命?

  路一白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哀伤情绪中脱离出来。

  他尽可能的睁大自己“银魂版”的死鱼眼,好让自己更精神些,然后骑上了共享单车。

  他想找家酒吧,一醉方休。

  ……

  路一白是一个看起来不是特别有精神的人,他的性格用当下对照盛行的词来形容,那就是“佛系男”。

  他是一个蛮随便的人。

  横竖也想骑车兜风散散心,看看能不能经过什么酒吧,经过的话就进去喝几杯。

  随缘嘛!

  十月的乌城,天气还是蛮舒服的,他先绕着知名的国际商贸城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瞎骑。

  他也不看路牌,遇到十字路口就随便找个偏向骑。

  东拐西拐,莫名其妙就拐进了一条小路。

  这片区域他没怎么来过。

  “咦,骑了这么远了吗?”

  男子嘛,耐力要好,骑车怎么能只骑一会?

  路一白从车上下来,推着共享单车往前走去。

  之所以没有快速骑过,是因为这个小巷子虽然乌漆麻黑的,但并没有给人阴森恐怖的感受,相反,他感受心田很清静。

  没理由的清静。

  一家店面房前,有一颗老槐树,槐树下的小马扎上,坐着一个穿着西装三件套的中年男子。

  这是一个很精致的男子。

  不只是西装三件套,他的小胡子也修理的一丝不苟,皮鞋也很清洁,一尘不染。

  哦对了,他还戴着一副圆形的黑框眼镜。

  希奇的是,镜框下的眼眸让人有点看不真切。

  这么仔细的详察一个生疏人,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哪怕是男子详察男子。

  可是,路一白就是注意到了他。

  没主意,谁叫他化妆成这样却坐着一个小马扎?

  而且他说的话语,胜利的引起了路一白的注意力。

  这个大叔捡起了地上的一片落叶,用一种很深沉很忧郁的语气道:

  “叶子落下,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是非主流啦!

  咦,还挺押韵……

  路一白在心里狠狠的吐槽了几句。

  化妆得夷狄模狗样的啊,看着很像文化人,还以为能说出什么高逼格的装逼话呢。

  土到掉渣!

  倒是屋子内传出了一个稍显不耐心的女声,声音倒是蛮好听的:“岂非不是因为秋天来了?”

  哇!这里有个老实人!

  “你懂什么!”坐在老槐树下的小马扎上的中年男子扭头朝屋里喊了一声道。

  屋里的女人选择不搭理他。

  然后,他看到了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听着他们对话的路一白,道:“小哥,你觉着呢?”

  路一白就像是上课被老师点名的勤学生,他看着大叔,一本正经得道:“叶子落下,是因为【脱落酸】。”

  话音刚落,大槐树上又落下了几片叶子。

  场所一度十分尴尬。

  ……

  ……

  “什……什么酸?”过了片晌,大叔道。

  路一白自然不会去解释这玩意。

  让他意外的是,在老槐树上,他看到了一面被钉上的小黑板,上面写着“本店转让”。

  “这是什么店?”路一白好奇道。

  “酒吧。”

  还真巧。

  话说,骑了这么久的车,出门前还灌了杯可乐,他也有点尿急了。

  “还营业吗?”路一白问道。

  这个说着满嘴非主流骚话的中年男子,很可能就是酒吧的店长了吧。

  “营业的营业的。”中年男子立马从小马扎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外套。

  然后,他弯腰把小马扎抱进了怀里,一脸开心的迈着小碎步往酒吧里走去。

  gay里gay气的……

  突然有点不想进去了怎么办?会不会有危险啊?

  “嘘――”

  这货都开心的吹起了口哨了,导致路一白的尿意更重了。

  进,还是不进?

  挺急的,在线等。

  ……

  (ps:新书开始啦,望列位奔走相告一下,求推荐票求收藏咯~)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