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穿成反派身怀六甲的小娇妻

穿成反派身怀六甲的小娇妻

木甜 著

连载中总裁

心脏病突发昏迷醒来后,耿瑶穿成了《娇妻太妖娆》里那个反派大佬私生子的亲妈。

92.5141万字|19次点击更新:2019-06-24 15:35:42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心脏病突发昏迷醒来后,耿瑶穿成了《娇妻太妖娆》里那个反派大佬私生子的亲妈。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第1章

  “耿小姐,少爷回来了。”

  “哦……哦,谢谢阿姨。”

  耿瑶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扶着平展的小腹,有点紧张地转身上楼去了。

  她不想看到傅衍之。

  她要赶忙逃跑。

  耿瑶素来只是个普通的高三学生,刚成年没几天,却因为高考时太过于紧张,心脏病复发,直接晕迷在了科场上。

  一睁眼,她已经穿越到了这个“耿瑶”身上。

  耿瑶素来特别畏惧,在这个大别墅里呆了几天,总算是明确了情况。

  她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一本小说里,这本名叫《娇妻太妖娆》的霸总文,她在高一的时候在晋江看过,时间过去有些久了,所以花了几天才想起来。

  小说讲的是娇娇女主倒追了一个穷小子,好不容易攻略了高冷男神,一个名叫傅衍之的男配突然横插进来,用了强硬的手段,想要把女主据为己有。

  穷小子男主看到娇妻被夺,自己又无权无势,决断地认回了他的生父。原来他是傅家的私生子,算是傅衍之同父异母的亲哥。

  然后傅衍之就黑化了,成为了小说中最大的反派,一度差点弄死正牌男主,幸好男主还是有光环,和女主虐身虐心误会和洽折腾了过半本书,最后同心协力干掉了傅衍之这个大反派,两单人过上了快乐的生活。

  耿瑶看的时候,小女生还为男主的强横占有欲心动过,也觉着傅衍之这个男二真的太讨厌了。

  可是倒霉的是,她就穿越成了这个倒霉男二的……呃,私生子的亲妈。

  小说里,傅衍之他妈早就知道了男主的存在,所以在傅衍之二十三岁的时候给他找了个床伴,要让他赶忙生个儿子。

  傅家家大业大,许多继续人活不到三十岁就会被人暗算。终归这么大一块饼,只要是姓傅的,谁不想分一块呢?

  如果有个儿子,那至少这一脉就能多个契机。

  傅衍之没有同父同母的兄弟,他妈是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他身上。

  而耿瑶,如今就是谁人床伴。

  况且她已经很顺利地怀上了孩子。

  小说里作者形容过,傅衍之的真爱就是女主,之前从来没有动过心,对床伴也就是发泄一下性.欲而已。

  所以耿瑶的存在就是为了生个孩子,身孕期间,傅衍之因为已经认识了女主,从来没有泛起过不说,小说里耿瑶还被去母留子,直接死在了产房里,甚至于后来傅衍之为了讨好女主,差点弄死了她儿子,还是傅衍之他妈实时动手,保住了这个无辜的小孩。

  最后傅衍之被已经成为总裁的男主斗倒,傅家被男主全盘接手,她那无辜的儿子也没有再交接了。

  耿瑶穿来的时候,她已经身孕两个多月了。

  一想到七个月后就要死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良久没出来。

  她不想再死一次了。

  她要赶忙想主意逃跑。

  只是身孕之后,她成了顶重要的人,傅衍之他妈留了几十单人在别墅里呵护她,保镖保姆管家一应俱全。要想逃跑,还真没这么容易。

  ***

  傅衍之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回到别墅。

  管家接了他的外套,弯着腰,“少爷。”

  “嗯。”傅衍之冷淡地应了一声,“人呢?”

  管家的腰压得更低了,“耿小姐听说您回来了之后,就上楼回房间去了。”

  傅衍之冷哼了一声,“这女的又想搞什么鬼?”

  书中的耿瑶和傅衍之深爱的女主角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类型,女主娇娇的,让人看了就心生痛惜,耿瑶就是热烈大方,无论是在平时还是在床上的时候。

  傅衍之知道他妈给耿瑶许诺了许多玩意,心里对她越发不喜。

  这么仰慕虚荣的女的,以前还知道对他摇头甩尾的,现在身孕了,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

  “我上去看看,晚饭别准备了。”

  管家对傅衍之的话无条件听从,自然不会提醒他,家里尚有孕妇没有吃呢。

  耿瑶在房间里憋了一会儿,还是坐了起来。

  她甚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就穿越成了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心情还是有点微妙。

  现在这个书里心狠手辣的反派、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回来之后,那心情就更说不清了。

  畏惧,又……纠结。

  耿瑶因为心脏错误,小时候就被医生下过诊断,说她活然而三十岁,她爸妈心疼她,对她百依百顺的,从小宠得娇得不像话。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委屈的,也不知道所谓的反派到底是什么样的。

  傅衍之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耿瑶坐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原主是傅夫人经心挑选的女人,智商和颜值双双在线。完全是肤白貌美学历高,胸大腰细腿长的玉人,皮肤吹弹可破,五官也是惊艳的,就算是蹙眉,也是漂亮的让人心动。

  偏偏傅衍之就是不喜欢这样的,终归是小说,所有人都喜欢小家碧玉的秀气女主。

  此时傅衍之还没有遇到女主,耿瑶依然还是契合所有男子胡想的样子。

  他盯着发呆的耿瑶看了一会儿,冷着声张口:“傻坐着干什么?”

  耿瑶吓坏了。

  她都没注意到傅衍之什么时候进来的,突然听到他声音,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跳了起来。

  傅衍之的脸色沉了下来。

  耿瑶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对上了他冷冰冰的眼神。

  傅衍之作为全书最大的反派,也是深爱女主的男二,要和霸总男主分庭抗礼,自然也是帅的,和书里形容得差不多,身材高峻,脸型刀削般俊美,五官也是精致得能直接入画,只是眉目间透着阴郁的戾气,让人不敢靠近。

  耿瑶被他看得紧张,手心都冒了汗,却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

  原主在小说里只是个配角中的配角,寥寥数笔交接了一下她的人生,她的存在只是为了描绘反派的人设而已。

  所以耿瑶压根不知道原主和傅衍之是怎么相处的,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号他。

  她怯怯地抬眼,“衍之……呃,哥哥?”

  傅衍之嗤笑了一声,“怎么?我妈又要让你来问我要什么了?”

  耿瑶一愣,条件反射地摇了摇头。

  书里也没写傅衍之和他妈的关系,只说了他妈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只是傅衍之作为全书最大的反派,性情错误,心狠冷漠,跟他妈的关系也一般。

  只是从小在傅家勾心斗角虚与委蛇,他妈是唯一一个给了他一点点温柔的人,所以傅衍之最后也没有下狠手,让他妈平稳地蹦跶到了傅衍之下线。

  傅衍之也发现耿瑶有点错误劲,牢牢地盯了她一会儿。

  看上去还是原来那单人,岂非是因为身孕了,所以才变得有些希奇吗?

  傅衍之也没多想,居高临下地抬了抬下巴,“过来。”

  “啊……啊。”

  耿瑶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走到傅衍之眼前。

  离得这么近,她只觉着自己腿软得不行,想逃跑。

  傅衍之伸手卡住了她的下巴,摸了摸她的面颊,脸上却没什么柔情,只当是一个例行的手脚,看起来十分强横总裁。

  “怎么开始装纯情了?”

  耿瑶说不出话来。

  什么、什么叫装纯情啊?

  傅衍之看着她的眼神,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耿瑶有手脚,他也没了耐心,爽性地剥了她的外套,“脱。”

  耿瑶从没见过这阵仗,“啊?”

  “要我帮你吗?”

  耿瑶的眼神看起来太乖了,傅衍之摸了摸下巴,“我说,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

  耿瑶的脸一个爆红,立马“蹬蹬蹬”往退却开了几步,警备地看着他,“你、你不要过来哦……”

  傅衍之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这是你想出来的新情趣吗?”

  耿瑶眼睛都红了,神情怯生生的,似乎很畏惧的样子。

  傅衍之素来只是盘算来发泄一下的,被她这样瞧着,居然真的起了兴致。

  他两三步走到耿瑶眼前,抓着她的手腕,突然发力将她按在了床上。

  “这个样子挺好的,以后可以经常献艺献艺。”

  原生虽然已经跟傅衍之睡了许多次,可是现在这个壳子里的灵魂是十八岁的耿瑶,从小被呵护得很好的娇娇女,虽然偷偷摸摸看过一些小黄文,可是却连男子的手都没有拉过。

  傅衍之三两下就把她剥了个清洁,只剩下亵服内裤。

  耿瑶挣扎了半天,却也抵然而他的大举。室内开着恒温空调,可是乍然被剥了衣服,她还是冷得瑟缩了一下。

  傅衍之的手掌像是带了魔力,却毫无一点点尊重的意思,肆意在她的身上游走。

  她气得直掉眼泪,又委屈又畏惧,“傅衍之!你走开啊!”

  傅衍之真的被她吼住了。

  他停下手,握着耿瑶纤细的腰线,直起身子,皱着眉看着她。

  “是因为身孕了所以性情也变大了?”

  耿瑶扭过头,抹着眼泪不说话。

  傅衍之难堪有了痛惜的心,又想到他妈说的,耿瑶已经身孕了,让他多照顾一下,就算是箭在弦上,他也停了手,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到她身上,转身进了茅房。

  茅房里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耿瑶心里委屈得要命,闷着头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她一醒来就是这个世界的耿瑶了,没了珍宝她的爸爸妈妈和知友,准备了良久的高考也没有主意出席,还莫名其妙成了人家的情人,数着日子准备等死,心里一直煌煌然的。

  本想着傅衍之不来,她也可以悄悄的跑掉,横竖她也不是傅衍之的真爱,就算跑了个床伴,对这个大反派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小说世界还是能按着剧情走下去。

  她只需要去把孩子打了,就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虽然是新的世界新的身份,可是她也想坚强地活下去,去做一些曾经的自己做不到的事,去坐飞机周游世界,去做普通的干事,随着新伙伴们吃吃喝喝不用忌口,去谈恋爱、完婚生子。

  至少是没有心脏病的人生了。

  可是傅衍之突然的泛起,把她一切优美的想法全都给打破了。

  耿瑶越想越伤心,身上还留有他刚刚抚摸过的触感,只觉着全身都是火辣辣的,像是被蹭破了皮一样难受。

  虽然在小说里,原主是傅衍之的床伴,可是对她来说,现在傅衍之只是个生疏男子。

  她如同有种被生疏人猥.亵了的感受。

  傅衍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耿瑶还趴在床上,倒是不哭了,身子一抽一抽的,像只小奶猫一样,可怜极了。

  他自认自己没什么痛惜之心,今天却为这个女人破例两次,起了一丝丝愧疚的想法。

  是不是对她太粗暴了?

  她还怀着身子呢。

  平时耿瑶在床上主动的要命,今天她这么抗拒,自己是不是应该也难堪体谅一下她的情绪?

  傅衍之难堪为这些无聊的事情铺张了一些神思,抬脚走到了床边,张了张嘴,想宽慰宽慰她,又说不出话来。

  他嗤笑了一声,转身脱离了房间。

  自己在想什么呢。

  不就是个为了钱上床替他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

  耿瑶这一哭,直接把傅衍之给哭跑了。

  她在房间里恢复好了情绪,洗了把脸,去衣柜里翻了原主最守旧的衣服换上,这才小心翼翼地踩着拖鞋下楼去找玩意吃。

  耿瑶现在怀着孩子,食量大了不少,又没了忌口,天天都吃得很富厚。今天这样一闹,体力消耗过大,她只觉着已经饿得有些眼冒金星了。

  夜已经有些深了,别墅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睡了。

  耿瑶站在客厅踟蹰了半响,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逃跑的好时机。

  因为傅衍之一来,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她再不逃,那就真的要等七个月后上手术台被去母留子了!

  耿瑶咬着嘴唇,不再犹豫,转身上楼去房间里拿了些原主的首饰,尚有原主放在抽屉里备用的现金和手机,扭头就盘算脱离。

  她已经趁着这几天仔细视察过了,别墅有两扇门,前门是带保安亭的,内里24小时有人值班,可是后门是个小花园,只有一扇小门,常年都是锁着的。

  耿瑶没什么翻墙的高明武艺,也不会开锁,只能从前门走了。

  这个世界应该也有打车软件吧?就算是别墅区,只要走出去,打个车应该也能打到,到时候直接去机场,买最近的飞机,天南海北随便去那里都好了。

  耿瑶企图好了一切,摸黑跑出了别墅。

  只是还没故作镇定地走出大门,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凉凉的声音。

  “这么晚了,要去那里?”

  耿瑶被吓坏了,全身都在发抖,也顾不上其余什么了,头也不回地往大门口跑去。

  傅衍之素来还在二楼气定神闲地等她献艺,看到她突然跑起来,眼神凶狠起来,按了阳台上通电的红色按钮。

  保安亭突然亮起了扎眼的红灯,尚有“滴滴滴”的警备声音。

  整个体墅一下子亮起了灯光。

  傅衍之冷冷地站在阳台上,冲着下面跑出来的保安下下令,“把她拦住。”

  他倒要看看,这个耿瑶到底是要做什么!

  耿瑶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几个保安团团围了起来。

  因为他是傅衍之的女人,几个男子都不敢碰她,只是围着她,等傅衍之下来。

  耿瑶往退却了好几步,急得直冒汗。

  傅衍之不会下来之后又对她做什么吧?

  她突然有些懊恼,早知道还是应该等傅衍之走了再跑的,她今天刚忤逆过他,现在他心情肯定很差……

  傅衍之已经换了睡衣,看起来比正装的容貌柔和了不少,可是眉宇间的戾气散不去,依然摄人。

  耿瑶低着头不敢看他。

  傅衍之走近了几步,朝着那几个保安挥了挥手。

  片晌之间,院子里人通通散去,只剩下傅衍之和耿瑶面照面。

  傅衍之伸手握住了她尖尖的下巴,冷笑了一声,“这又是什么新幻术?”

  两个月不见,这女人如同名堂比以前更多了一些。

  岂非是要野战的意思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再对着耿瑶苍白却依然感人的脸,尚有她穿着休闲卫衣还是挡不住的姣好身材,傅衍之觉着身体热了起来。

  接下来端看她要怎么动了,如果耿瑶真的看透了他的喜好,那他也不介意多满足满足她的。

  耿瑶并不知道傅衍之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只当自己已经死定了。

  她记得书里有写过,傅衍之是一个喜怒无常又很是极端的人,如果有人让他不开心了,他是不介意把人弄死的。

  他手段多得很,许多是游走在执法边缘的,男主也是没想到他下手这么狠,差点就着了他的道,后来才开始提防起来,没给傅衍之更多的契机。

  现在,傅衍之的神情看起来就像是要急不可耐地弄死她了。

  一想到自己在这个身体里重新活过来没几天,又要死掉了,耿瑶的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

  她已经忘了要保持原主的人设,直接用上了她自己习惯了的说话要领,抽噎着张口道:“哥哥,我错了,对不起,你不要杀我……”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