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天命劫

天命劫

古以 著

连载中总裁

本文又名《莫许闲尘星火盛》

8.6432万字|64次点击更新:2019-05-12 01:01:5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本文又名《莫许闲尘星火盛》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世传南宁大陆有一仙山,名誉羽。有一仙人,名北泽。

  绵延无尽的望羽山下有一仙侠门派,终身以守护望羽山为己任,名为云门。

  说来也是希奇,这云门里没有人修仙,却世世代代守着望羽仙山,是以望羽山在世人眼中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这一日,云袖躺在树干上,手臂枕在头下,眯着眼看眼前耸入天际、云雾缭绕的仙山。

  长长的蹊径一直延伸到云雾之上,至于云雾之上的景致,对山下的人来说,是神秘,也是孤苦。

  世人都道望羽山上有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袭墨色长袍,仙风道骨,确是天人之姿。可见过的人,实在寥寥。

  云袖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后,伸动手触摸眼前云雾缭绕的仙山,她从来没有觉着望羽山有这么高过,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想要见一单人这么难,这么远。

  哪怕他和她实在只隔了一个山峰的高度。

  只然而,她在山下,他在山上而已。

  “喂!云袖,不是我说你啊!你天天躺在这个树上看什么呢?”阿默仰着头问。

  声音突然响起,云袖的思路被打断。阿默是云袖的父亲在云袖十岁那年带回云门的。

  谁人时节,望羽山下烟雨蒙蒙,浸润在烟雨中的山色如墨泼的画卷,山色朦胧之中,少年俊秀的脸庞透着同龄人身上没有的凄凉和沉稳。

  “从今天起,他会随着你一起长大。”

  十岁的云袖扑闪着睫毛伸动手:“你好,我是云袖。”

  少年冷淡地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眼睛似能望进云袖的心里:“阿默。”

  算起来,阿默已经跟在云袖身边近十年了。

  自从她十五岁及笄时对阿默提了一句她想上望羽山之后,只要别人都找不到的云袖的时候,阿默城市来这棵树下找到云袖。

  云袖侧目瞥了树下的阿默一眼,双手撑着树干,一个漂亮的翻身,稳稳地落在少年眼前。

  “你自然不懂了!”云袖拍拍手、捋了捋裙角,白了少年一眼,冷哼一声。

  “不是我说······你这······你这天天盯着望羽山看,你不是还想着上望羽山呢吧?那是我们凡人该去的地方吗?”阿默看着眼前的云袖,语重心长地说。

  “那又怎么样?”云袖一脸无所谓地解答,淡淡回了一句后,扬袖离去。

  “……哎?云袖啊!云袖……”阿默一路随着云袖,在云袖身后叨叨个没完没了。

  走在前面的云袖突然站住,回首看后面的阿默。

  “云袖!你倒是等等我呀!”阿默气喘吁吁地跟上云袖。

  “你说吧!尚有什么?一次说完。”云袖随地坐下,双手环胸,好整以待。

  “云袖,望羽山上机关重重,你过不去的……再者,就算你过了重重机关,内里的灵气也不是我们这凡胎**可以遭受得住的……况且……”阿默蓦然顿住,舌头打了几个转,都没有说出藏在心底的话。

  “况且什么?”云袖抬眼漫不经心地问。

  “好……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你能遭受住望羽山的灵气,在世上了望羽山,家主和主母也不会同意你去望羽山的……”

  “呵~阿默,你过来。”云袖伸手唤了少年靠近。

  “啊!疼!云袖……轻一点……轻一点……”少年侧着脑壳,伸手揉着云袖拧着的耳朵,疼得呲牙咧嘴。

  “臭阿默!谁跟你说我要去闯望羽山了?这下看你长不长记性!”云袖撇着嘴。

  “记着了!记着了!阿袖快快放手!耳朵要断掉了!”少年可怜巴巴地讨声求饶,云袖实在于心不忍便收了手。

  “……云袖啊!”阿默刚要张口继续劝阻云袖时,被云袖打断。

  “得得得,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再说了,阿默,你还记得云家与望羽山上的约定吗?”云袖单手撑着下巴,嘴角微扬。

  “……云袖!你这简直就是在瞎闹!禁地也是你去得的吗?这么多年都没人从禁地出来过……”阿默腾地一下站起身,脸色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行了行了!不去禁地行了吧?”云袖摆摆手,起身向云门走去,落在身后的阿默并没有看到云袖脸上狡黠的笑。

  翌日。

  云袖被家主和主母罚跪在祠堂里时,阿默正在房间里摆弄自己刚收到的瓷器,阿默喜欢瓷器,便派人收集了周遭十里的上等瓷器。通体晶莹、皎洁无暇的白玉瓶身,落在地上摔得破损,阿默摔门而去。

  大堂外,阿默被云袂拦住去路。

  “我去见见她。”阿默看着祠堂中央跪的挺直的脊背,淡淡张口。

  “你知道她说她要去望羽山吗?”云袂顿住,看阿默的神情张口说道。

  云袂继续张口:“你知道的,谁都可以,唯独她不行……”

  阿默摇头,望着云袖的背影,心中叹了口吻。

  呵,云袖,说到底,你还是逃然而运气吗?

  月上眉梢,云袖跪在祠堂里一动不动,夜深人静,大堂外的树林里时不时传来几声野猫叫。

  云袖摊倒在地上,随后进来的人用脚尖踢了踢她。

  “你总算来了,知不知道我快被饿死了!”云袖半闭着眼,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贫!”阿默一边翻白眼。一边把怀里的食物翻出来递给她。

  “嗯……好吃好吃……真好吃……”拿到吃的,云袖立马动起手来,毫无吃相可言,倒是阿默,已经习惯她了,从小到大,云袖被罚跪都是他半夜带着食物偷摸着来看她。

  好半天阿默才慢悠悠地张口:“你是一定要去吗?”

  云袖停下手中的手脚,看着门外漆黑一片的夜空,仰望着无数星辰:“阿默,你今晚带来的玩意很好吃,我很喜欢,谢谢。”云袖侧目笑着对阿默说。

  那天阿默待到半夜才脱离,第二天再没去祠堂看过云袖一眼。

  第三天早上,阿默起了个大早,守在山门前。

  天色朦胧之中,单薄的身影从远处走来,云袖背上背着一把剑,暗红的血渍在素色的裙角上晕开,显得格外地扎眼。

  “阿默,我回来了。”她轻笑道。

  云袖在贵府养了过半个月,身上的伤才好了过半。

  最后家主和主母同意送云袖去望羽山了,唯一的要求是阿默必须要一同去。

  云门与望羽山的约定,只有六个字“生必往,死则矣”。寻常入了禁地的人,必须要上望羽山,没有人能阻挡。所以云袖拼了命地闯了禁地。

  脱离云门的这天,云袖只收拾了几件轻便的衣服,多余的银两也没带,轻轻阖上房门的时候,在桌子上放了封亲笔书信。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