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六十年代的穿越生活

六十年代的穿越生活

画里风里 著

连载中总裁

一朝穿越,还是坑爹的1965年,21世纪长大的周嘉言表示内心很是惶恐,为了不被这个特殊年代的潮流席卷,毫无半点金手指的她原想借着仅有的那么一点历史知识保存自己和周家,然后却苦逼地发现这是个平行时空,苍天要亡她啊,幸好一不小心抱住了一条金大腿,从此她和他在这个时代……

55.9872万字|96次点击更新:2019-06-17 05:15:4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朝穿越,还是坑爹的1965年,21世纪长大的周嘉言表示内心很是惶恐,为了不被这个特殊年代的潮流席卷,毫无半点金手指的她原想借着仅有的那么一点历史知识保存自己和周家,然后却苦逼地发现这是个平行时空,苍天要亡她啊,幸好一不小心抱住了一条金大腿,从此她和他在这个时代……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川宁市的秋风带着带着丝丝凉意,原本还算冷清的街道随着下班和下课时间的到来,行人逐渐增多起来,人气渐盛。

  周嘉言斜挎着书包快步往家里赶,今天周母厂里加班,没法准时回家做饭,于是做饭的任务就落到了周家唯二两个女性中的她身上。

  “累不累啊,小齐?”周嘉言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停下脚步,转头问向落伍几步的弟弟。

  周嘉言和周嘉齐姐弟两人在同一间学校上学,只然而两人划分就读于高中部和初中部,周嘉言现在正在读高三,周嘉齐则刚上月朔,往常姐弟俩一同上学和放学,今日也不破例。

  周嘉齐三步并两步遇上姐姐,略微有点喘:“姐,我不累。”

  周嘉言抿抿唇,不再多说,两人不约而同快步走。

  周父和周母都是川宁市纺织厂的老员工,所住的屋子是十几年前单元分配的,基本上老一辈的员工都住在这一片,周家住在三楼。

  “嘉言嘉齐,回来了。”转头一看,原来是楼下的陈大娘,正站在门口拿着一个铁盆。

  “大娘好,您吃了没?”周嘉言礼貌地回了句。

  “没这么快,快回家吧,你们爸妈还没回。”陈大娘摆摆手,敦促道。

  周嘉言朝陈大娘微笑着点颔头:“那大娘,我们先上去了。”

  “去吧去吧。”陈大娘拎着盆转身往自家走,琢磨着,周家这女士比以往开朗多了,以前和她说上一两句话,她都低着头轻声细语的,小女士长得漂亮,就是太容易怕羞了点,现在看着可是顺眼多了。

  周嘉言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家门口响起开门的声音,估摸是周父和周母下班回来了。

  周母挎着手中的包走进客厅放下,脱下外套,一刻不顿就往厨房走去,边走边挽袖子:“我来吧。”

  “诶呀,妈你不用进来了,这里用不着你,我快好了,你出去跟爸聊会天吧。”周嘉言忙在世锅里的菜,头也不抬地拒绝了周母的协助。

  “我回来。”只听见一道年轻男声从门口处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

  周嘉言从厨房里探出头,看着来人道:“正好开饭,哥你这时间赶得可真好。”

  周嘉磊笑着开起玩笑:“今天难堪我妹第一次下厨,怎么也得捧捧场。”

  周嘉言斜了他一眼,语气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那你待会吃多点。”

  不管是在二十一世纪还是来到这里一个月,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做饭,凭着她高明的煮泡面技术,她相信做出来的菜应该吃不死人,顶多就是漆黑料理。

  周嘉磊应了声“好”,觉着身后莫名一股凉意,在厨房里洗完手,双手拎起饭锅放到客厅的饭桌上,朝着还在房间里写作业的小弟唤着:“小齐,用膳了。”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饭桌上只有两个菜,一个是肉片炖土豆,一个是炒白菜,一盘土豆里只有几片肉,白菜里也没有几滴油,菜色看着虽然简陋,可是在这个年月已经是不错的伙食了,最少周家人基本能够混个过半饱,虽然是周家有三单人在外干事,收入比一些普通家庭好上不少。

  周母夹起一块肉放到小儿子碗里,温和地说:“小齐多吃点,别饿着了。”

  “谢谢妈”,周嘉齐兴冲冲地夹起肉放到口里,咬上一口,满足的神情连忙转形成哭丧脸,“姐,为什么你炒的菜是这种味道?”

  一旁的周嘉磊觉着惊讶,不能够啊,这两个菜看起来蛮好吃的,怀疑地夹起一块土豆吃:“呸呸,言言,你究竟放了几多盐,不能因为你名字里有个言字,你就不把盐当回事”,赶忙拿起一个水杯倒水直接灌下去,冲淡口里的咸味,接着埋怨,“咸死我了,好妹妹,你告诉哥,哥是那里对不住你了,你要这样子荼毒我,哥改还不行吗。”

  周母的味蕾也已经感受到重击了,面露无奈:“闺女,你是觉着盐不用钱,所以大把往菜内里撒吗?”

  周嘉言低着头,尴尬无比,白皙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云,试味的时候她觉着味道淡了点,就多勺一勺子盐,没想到效果这么显著:“错误意思嘛,我第一次做菜,手艺欠佳也是情有可原的,你们再这样抨击我的自信心,我以后都不敢下厨了。”

  “别别别,您老人家以后还是别做饭了,我还想留着这条小命看看这个世界呢。”以后还想下厨,想得美,周嘉磊此时决议了,以后只要是她做饭,坚决不回家用膳,生命难堪啊。

  周母用筷子头敲了一下大儿子的脑壳:“说的什么话呢,你妹以前没做过饭,现在是第一次,你不兴起兴起就算了,还这么说你妹,有你这样当哥的么”,转头语气温和地周嘉言说,“言言你不要悲观,妈第一次做饭做的比你还难吃,你看现在做多了,不就好吃了,别听你哥的。”

  周嘉齐弱弱隧道:“妈你做的饭也很一般,还不如楼下张大娘做的好吃。”

  周母双眼一瞪:“嘿,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敢跟我顶嘴。” 

  周嘉齐马上低下头扒饭,小声嘀咕:“这年头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晚饭举行到一半,周父不知怎地想起来问问女儿的学业:“言言,最近学习紧张不?平时奋力学习也要注意身体。”

  周父只有初中文凭,没能考上高中、读上大学一直是周父心中多年的遗憾。自然了,以前谁人年月,能吃饱饭、保住命已经算是老天厚爱了,还能读到初中,可以说周父也是蛮厉害的人。自己不能上大学,可是子嗣们可以呀,于是周父把这个不能言说的梦想寄托在儿子和女儿身上。

  大儿子从小学习成绩就不行,一路上磕磕碰碰好不容易读完高中,大学就别想了,压根没考上,直接就出去干事了。大儿子学习没用,尚有女儿和小儿子啊,小儿子年岁还小,等他考大学尚有好几年,女儿则纷歧样,明年就可以考大学了,而且女儿从读小学到高中,成绩在班上一直排在前几名,也许之前没能实现的大学梦会在女儿的身上实现也未可说。

  周嘉言停下手中的筷子,扬起笑容:“挺好的,刚开学不久,老师教的内容还没有很深,不难。”

  “那就好,你哥我已经不指望了,爸就等着你给爸考上个大学回来了。”

  周嘉言戳着碗里的米饭低着头:“嗯,我知道了。”

  周嘉言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本书,从打开到现在就没翻过,显然已经发呆良久了。

  叩叩叩,房门被敲响。

  “进来。”周嘉言放下书本,对着门的偏向扬声道。

  房门被推开,周嘉磊从外面走进来,顺手把门关上,拉过书桌前的椅子坐下,定定地看着周嘉言:“言言,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周嘉言抿着嘴,不知从何说起。

  “言言,我是你亲哥,有什么事连我也不能说的吗?”看着自家妹妹这样,哪像没事的样子,还是赶忙把她的话套出来,将事情解决了。

  周嘉言斟酌了许久,觉着还是告诉自家哥哥为好,终归自己一单人的能力如实有限,无意识地舔舔上颚:“哥,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我不考大学了,想现在就出去找干事,你觉着怎么样啊?”

  “什么?”周嘉磊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椅子被推歪到一边,发出难听的吱吱声。

  “哥,小声点,别被爸妈听到了。”周嘉言拉着周嘉磊的衣角,让他赶忙坐下来。

  “你还怕被爸妈听到,我说你胆子够大的,你哥当年都不敢跟爸说不考大学,你倒是厉害了。”周嘉磊不得不说自家妹妹就是异想天开,不考大学,哼哼,也不怕爸直接形成震天雷,想想可能泛起的场景,有些畏惧地缩缩肩膀。

  周嘉言知道如果没有任何理由就说不考大学,这事确实很扯,可是现在已经十月份了,很快就要过年了,1966年就要到来,这意味着什么,只要在红旗下上过初中和高中的人都知道,□□啊,随之而来的就是大批都市知识青年下乡支援农村建设。

  只管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周嘉言就已经发现,现在的国家叫做大□□,和她在二十一世纪的历史课本上相识到的历史纷歧样,这是一个平行时空,但她也找到相同的地方,那就是整体的历史走向基本一致,她不敢去赌那万分之一的幸运,只能在革命来领之前寻找出路。

  周嘉言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干巴巴地说:“哥,也许你不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可是你先不要打断我,先听我说”,顿了顿,接着道,“之前在医院躺着的那几天,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的梦,我梦到明年国家就会出台一个新的政策,高考被取消,没有大学读了,而且一大批都市知识青年被要求下放到农村地区,出席农村经济建设,可能要在那里待上个5年、10年,甚至是一辈子。哥,我不想去农村。”

  周嘉磊两道眉越皱越深:“这只是你的一个梦,当不得真。”

  “哥,你相信我,明年你就会知道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到时就怕来不及了。所以,哥,在这之前我需要你的辅助“,周嘉言硬着头皮继续讲,”你也知道,我寻常在学校认识的人少,你在外面能不能帮我看看有什么工厂或者单元招人的,我想去试试。”

  眉宇间的山峰越聚越高,周嘉磊真的搞不懂这个妹妹了,小时候看着还挺正常的一啊,怎么长大了反而傻的这般厉害,一个梦都能让她相信,并付之于行动。然而,他从来都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既然妹妹有这个要求,当哥哥只能奋力去完成了,谁叫他天生是个劳碌命。

  “行了,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注意一些招聘信息,可是你也要承诺我,这事先不要跟爸妈说,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等事情定下来了再商量也不迟。”周嘉磊勉为其难,还嘱咐妹妹不能随意说出去。

  周嘉言笑着颔头,拉着周嘉磊的一只手摇着说:“知道了,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周嘉磊毫不客套地扯掉周嘉言扒在身上的双手:“少来,别给我灌**汤,我走了,记得不要乱说。”

  周嘉言拼命所在头,流露自己知道这事的严重性。

  周嘉磊关上房门,定定地站在房门口。言言真会给他出难题,这事实在是难办,爸那里就是一道痛苦的关卡。他不像周嘉言待在安宁的学校里,这段时间在外面实在也有听到一些风声,只是不显着,也没有仔细地去思考过,经由她这么一说,如同是有些可能性。

  虽然周嘉言这一个月以来改变了不少,可是她还是谁人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所以就算知道她话里有许多偏差,经不起推敲,周嘉磊也不愿过多地去琢磨和怀疑,只要这单人是周嘉言,是他周嘉磊的妹妹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万分艰难地忽悠走周嘉磊,周嘉言直直地倒在床上,悄悄地想着自己这一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

  此周嘉言非彼周嘉言,她原本生活在21世纪,一场车祸把她带到了1965年,这是一个特殊的年月,以后的10年期间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是一场痛苦的灾难。

  周嘉言到现在也没弄明确自己为何会重生在原主身上,只管年轻了7岁,终归在原来的世界她已经24岁了,算起来是赚到了,可是谁会这么想不开啊,穿越到□□即将到来的时候,想想以后的生活,都是泪啊。说起来,她之所以能够在原主身上重生,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个月前,原主的堂姐周丽红强硬要求原主乞贷给她,原主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十几块钱自然不愿意借给周丽红了,想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于是两人在争执的经由中,原主被推倒在地,正好头磕到石头上,失血过多晕死过去了,醒来后就形成了现在的周嘉言。幸好原主的纪忆还存留在这具身体的脑海里,要否则以周嘉言那糟糕的演技分分钟钟被揭穿身份,当成妖怪被火烧死。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