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高武27世纪

高武27世纪

草鱼L 著

连载中玄幻

27世纪,科技时代已经落幕几百年。苏越是个渺小的武者,他得到酬勤系统,可以兑换各种诡异能力。挨打、创伤、疲劳……付出过,就可以换取酬勤值,酬勤值越多,开启的能力就越多。……【亡者记忆】:苏越可以看到亡者死前的短暂记忆。【毒性免疫】:真正的老鼠药,入口辣,就像挖掘机撸你的喉咙,你这瓶不纯。【幽灵模式】:静止不动的状态下,苏越是个透明人。……“苏越你为什么在搅水缸?是在练太极吗?帮我洗洗衣服,算了水有点浊。”姐姐好奇。“里面兑了点硫酸!”苏越撕开一袋盐,又洒在里面。……已经完本500万字小说,天天万更,人品保证!企鹅群:811479118

73.6354万字|4305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2:22:0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27世纪,科技时代已经落幕几百年。苏越是个渺小的武者,他得到酬勤系统,可以兑换各种诡异能力。挨打、创伤、疲劳……付出过,就可以换取酬勤值,酬勤值越多,开启的能力就越多。……【亡者记忆】:苏越可以看到亡者死前的短暂记忆。【毒性免疫】:真正的老鼠药,入口辣,就像挖掘机撸你的喉咙,你这瓶不纯。【幽灵模式】:静止不动的状态下,苏越是个透明人。……“苏越你为什么在搅水缸?是在练太极吗?帮我洗洗衣服,算了水有点浊。”姐姐好奇。“里面兑了点硫酸!”苏越撕开一袋盐,又洒在里面。……已经完本500万字小说,天天万更,人品保证!企鹅群:811479118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六月,酷热!

  13点,午饭刚过,太阳能融化沥青。

  高二取消了午休。

  3班,午间自习。

  列位都在温习,而最后一排,苏越仰面靠在椅子上,陷入了酣睡。

  虽然已经昏睡过去,但苏越的手掌还牢牢抓着笔,书本上是写了一半的札记。

  札记整齐,一丝不苟。

  这是一个很奋力的学生。

  苏越不是在上课摸鱼,他昨天通宵送外卖,实在睁不开眼睛,无意识的昏睡过去。

  “丁老师,课堂里有监控,苏越在这睡觉,政教处会不会扣您工资啊,叫醒他吧。”

  对于苏越上课睡觉,学习委员有些不满。

  实在苏越没有打呼噜,睡觉也没有影响别人,对方非要自甘堕落,她也没定要多管闲事。

  但层岩二中校规森严,对老师的考核同样严格。

  如果被政教处看到丁老师课堂有人睡觉,倒霉的是丁老师。

  其余学生也纷纷停下了温习,回首看着最后一排的苏越。

  可怜、无奈、同情……

  每单人同学的眼神都很庞大。

  沦落的富二代,就是这样的下场,令人心酸。

  “没事,你们继续温习,让他躺会吧,也不是天天睡,苏越文科成绩没什么问题!”

  丁北图是班主任,他年岁虽然不算太老,但头发花白,穿着质朴,只是淡淡摇摇头,声音并不大。

  丁北图也不是不在乎工资。

  苏越这个孩子,有点命苦。

  别人晚上可以熟睡。

  可苏越还要兼职去送夜宵外卖,赚钱还助学贷款。

  这一会睡眠时间,对他来说能够很重要。

  ……

  楼上的高三,要高考了。

  可高二的课堂,竟然是越发紧张凝重。

  高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高二学生,同样要争夺层岩市潜能班的珍贵名额。

  其惨烈水平,一点不比高考轻松。

  潜能班,实在就是一年期的高三冲刺班。

  只有先考上潜能班,才有资格出席武道高考。

  早晨晚上,气温凉爽,高二学生要举行高强度体魄训练,所以他们抓紧中午时间,温习文化知识!

  武道盛行的时代,学子们日夜连轴转,陀螺一样,基本没有空闲时间。

  抛开体魄,潜能班对文化课,也有极高的要求。

  实在以苏越的气血值,他基本无法考上潜能班。

  然而也没关系,大不了他留在层岩二中,放弃武科,来年出席普通高考。

  丁北图觉着他考个一本文科院校,问题不大。

  原本苏越的出生,很不错,甚至算是王谢。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是层岩市提督的独子。

  可偏偏去年提督出了事,堂堂层岩市一把手,突然被抓紧了牢狱。

  就这样,苏越瞬间沦完工了平民。

  层岩一中的学费昂贵,苏越家庭巨变,差点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

  作为罪犯的家眷,苏越失去了一切扶助资格。

  提督被抓,沸沸扬扬,曾经也是层岩市最大的新闻。

  所有人都觉着,苏越应该是要辍学,或者去下面的县,找一个低廉高中转学。

  虽然县里的高中没有武科的教育资源,但他文科成绩还拼集,应该能考个文科大学,未来不愁找干事。

  可谁都没有想到。

  苏越请了三天假,在人们都以为他要辍学的时候,他直接去了校向导办公室,请求学费分期,况且愿意支付利息。

  这一行为,令不少人咋舌。

  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苏越会奔溃,作为富家子,这种巨变,基本遭受不了。

  最终,校向导专门开会,同意苏越将学费分期,况且免收利息。

  当初提督在位的时候,没少给层岩二中拨款。

  可也仅此而已,苏越身份特殊,学校不成能再有扶持政策。

  就这样,苏越早晨追随着学校举行一些体魄训练,晚上,还要通宵送外卖赚钱。

  也就是16岁年轻敢拼,如果是36岁,可能早就猝死了。

  丁北图必须得让苏越休息休息,这比工资重要。

  实在丁北图作为班主任,对苏越的情况,要相识的更多一些。

  他的状况,比传言要更糟糕。

  苏越没有母亲,提督被突然抓走,家当冻结,他只能和他小叔相依为命。

  苏越的小叔,只比苏越大10几岁。

  双腿截肢,残废。

  偏偏这个小叔,收养了一个孤儿,现在读小学。

  在以前,提督苏青封、苏越、小叔、以及小表弟,生活在提督大院。

  可提督被抓之后,一个高中生,一个残废,一个小学生,就搬到了远郊的厂区,那地方房租低廉。

  残废小叔得定期吃药,苏越得璧还学费分期款,尚有一个小学生要用膳。

  所以,丁北图真的有些心疼这个学生。

  撕拉!

  这时候,班长弓菱拉住了窗帘。

  课堂里有空调,但外面光线太强。

  弓菱拉了一半,仅仅将刺向苏越的光线盖住,便没有再继续。

  弓菱皮肤白皙,很漂亮,如果非要选一个校花,层岩二中一定会是弓菱。

  “弓菱,你是班长,你应该清楚,高二不允许拉窗帘!”

  “一点点太阳,晒不死苏越!”

  王路峰看了眼弓菱,又看了眼苏越,小声说道。

  谁都能看得出来,弓菱是在照顾苏越。

  王路峰是层岩市侦捕局局长的儿子,也算是个武二代。

  自然,和苏越之前的提督爸爸比,侦捕局实在不够看。

  但现在,苏越的爸爸被抓走侦查,王路峰就是班上最大的武二代。

  王路峰喜欢弓菱。

  “我怕自己的皮肤被晒黑,如果政教处侦查,我去写磨练。王路峰,你文化课成绩差,不赶忙温习,操什么闲心。”

  弓菱冷看了眼王路峰,冷冰冰说道。

  “我文化成绩差,可我气血值强,潜能班稳了。

  “弓菱我问你,你是不是暗恋苏越!”

  王路峰红着脸问道。

  “我的男伙伴,在四大焦点武院,而不是高中。”

  弓菱依旧面无神情。

  但她给人的感受,就是在说:老娘不是井底之蛙。

  “你等着,我一定会考入四大。”

  王路峰捏着拳头。

  “就你现在的成绩,再复读八年,能够有可能上个A类武大!”

  弓菱拿起课本,懒得理睬王路峰。

  神州的武大,分为三个品级:

  焦点四大武院、A类武大、B类武大。

  B类人数最多,A类居中。

  而四大,则是整个神州的天才汇聚之地,2000多万考生,争夺几千个名额。

  随后,弓菱又不留痕迹的看了眼苏越。

  苏越文科成绩很好,惋惜……武科太差了,这也与家庭有关联,在最重要的高二阶段,提督误事,对他的延迟,近乎是消灭级。

  “哼,你就是看上了小白脸,你怕他晒黑。”

  王路峰看了眼苏越,嘀嘀咕咕。

  苏越这小子,细皮嫩肉,除了有点小帅外,皮肤简直比女人的还好。

  自然,王路峰觉着自己一定比苏越帅。

  “好了,列位宽心温习吧。”

  丁北图招招手说道。

  青春期的孩子,情窦初开,吵嘈杂闹也正常。

  ……

  实在苏越适才已经醒了。

  只是列位都在议论自己,他错误意思起来,省得尴尬。

  提督老爸被抓,武二代沦为平民。

  家里有残废的老叔要照顾,尚有个上小学的拖油瓶表弟。

  苏越的经济,确实很难题。

  但在这个班级,他又觉着挺窝心。

  班长弓菱,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女士,适才拉窗帘,也只有班长敢干,除了傲一点。

  甚至王路峰谁人愣头,也够意思。

  上个月,自己分期款晚还了三天。这三天,就是王路峰帮自己悄悄垫付。

  这家伙错误意思明着协助,暗地以赞助班费的名义,缴纳了这笔钱。

  其他同学也不错,最少在高二3班,从来没有人谈起过提督被抓的事情,作为同学,这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在层岩二中,也没有投井下石的人泛起。

  终归,都是一些15岁的学生,列位心里更多的还是同情。

  “老爸,你等着,我一定会考上武道大学。等我有能力之后,会查出真相。”

  等列位都安宁的温习之后,苏越悄悄坐起来,继续做札记。

  有些学生也看到了苏越醒来,但列位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问,也是一默然的尊重。

  弓菱不留痕迹的拉开了窗帘,她也怕真的被叫去写检查。

  王路峰咬牙切齿的翻着书,为什么咬牙切齿,因为他特别讨厌枯燥的文化课。

  自然,也讨厌苏越皮肤白。

  “文化课成绩,我没有什么难度。”

  “至于气血活力值……也差不多吧,应该问题不大。”

  苏越悄悄摸了摸自己小腹。

  三根银针,桎梏着自己的气血震动。

  这也是他武科测试成绩,暂时不高的原因。

  苏越隐瞒了所有人。

  ……

  高三潜能班,近乎每个市城市设立。

  类似于层岩市这样的三级都市,能够设立有十几所普通高中,但却只有一个潜能班。

  逾越三万人的高二学生,争夺50多个潜能班名额……淘汰比600:1。

  层岩市只是个不入流的小都市,在一些焦点大多数市,更是高达三十万的高二学生,而他们的淘汰比更惊人。

  无论每个都市的教育局,对潜能班有着毫无真理的资源倾斜。

  除了一些定要的拨款外,教育局70%的资源,全部都投在了潜能班。

  无他。

  只有潜能班的顶级苗子,才有资格考取武道大学。

  学校的评级,老师的工资,校长的名声,甚至各地教育局的拨款,都与武科考生的成绩有直接关联。

  高三的种子学生,在一年前,已经前往潜能班,关闭苦训了一年。

  那批精英的目的,是全国各大武道大学。

  而留在普通高中的高三学生,则没资格出席武大高考。

  所以,就造成了高三学生,甚至比高二还要清闲一点的错觉。

  至于潜能班里是一副什么样的地狱场景,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十几天之后,即将学期末,高二学生,都要争夺潜能班的资格。

  其中,弓菱、王路峰,已经榜上有名。

  一个班能出三个潜能班苗子,已经算是不错的班级。

  ……

  晚上七点,放学。

  今日周五,学校没有体能课程,学生们可以直接回家。

  苏越在茅房换上外卖服,抓紧时间准备去赚学费。

  “苏越,跟我来趟操场!”

  王路峰突然泛起在他眼前,语气不善。

  “没空!”

  苏越打开手机,不饿吧APP订单闪烁,那可都是钱啊。

  老爸被抓,幸好自己的手机没被没收,当初是旗舰手机,性能强大,抢票据快。

  “不去也得去。”

  王路峰语气越发凝重。

  “好吧,有话快说!”

  苏越穿好外卖服。

  这厮,不会是要打自己吧?

  你喜欢弓菱,你就去追求,打我干什么。

  路上,苏越尚有些疑惑。

  一路上,学生们纷纷侧目。

  到了操场,王路峰恶狠狠驱散了尾随来看热闹的同学。

  “如果要打架,我认输,我打然而你。

  “我对弓菱没兴趣,我只想赚学费,考大学,我的女伙伴也在四大武院。

  “尚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苏越看着手机,他得赶忙接单,没时间陪愣头玩耍。

  闻言,王路峰的脑子差点宕机。

  咋这么不要脸呢!

  你去四大武院,是跟团一日游?

  还是门口照相,发个伙伴圈?

  咋说的那么随便呢!

  “不是弓菱,我问你其他事情。”

  随后,王路峰情绪瞬间消沉下去。

  苏越一愣。

  这家伙没事吧,怎么都快哭了。

  “你爸,在牢狱里,过、过得好吗?”

  过了几秒,王路峰抬头,红着眼问道。

  “我爸被抓走不够一年,我还不能去探监,过几天才智去。

  “错误啊,我爸被抓,你哭什么。”

  苏越瞪着双眼。

  这孙子,岂非……是我爸的私生子?

  没真理啊。

  我和我爸皮肤白,不成能有这么黑的私生子吧。

  也错误。

  王路峰的老爸,是侦捕局局长,那也好歹算个官了。

  这……

  苏越得捋一捋。

  “我爸……可能也要被抓了。我怕我爸在牢狱里,过得错误,所以来问问你。”

  王路峰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你爸污贪贿受了?”

  苏越松了口吻。

  还好不是私生子的狗血剧情。

  随后,他又一脸渺茫。

  按真理,王路峰的爸,为人正派,风评不错,不应该犯错误啊。

  “神州有个S级国家通缉犯,在层岩市藏了一年,层岩市侦捕局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神州北区的七省巡抚发怒,仁青省总督和层岩市提督,亲自督促,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仁青省重点,我爸作为侦捕局局长,要被以渎职罪料理。

  “我爸已经给我买了一些保险,还给我存了一笔教育基金,我爸自己都说,他会坐牢。

  “以后,我可能要随着你送外卖了。”

  王路峰坐在地上,木然的流着泪。

  “你有教育基金,为啥还要送外卖?”

  苏越皱着眉头。

  还是侦捕局局长精明,自己的老爸,被抓的太突然,连钱都没有留下。

  人和人就不能比。

  抓不到通缉犯,理论上不应该直接进牢狱,最多降级,一定是侦捕局冒失,领了军令状。

  “对啊,我有教育基金,我为什么要送外卖?

  “吓我一跳。”

  王路峰站起身来,一脸释然。

  “请你滚开,谢谢!”

  苏越气的脸色发青,这孙子是特意的?

  扎心不扎心。

  “侦捕局的任务时间,尚有一个星期,我爸应该一个星期后被抓。

  “你什么时候去牢狱探望你爸?”

  王路峰又问。

  “差不多就这三五天吧。

  “放心,你爸和我爸,即将是狱友,我帮你看看他们的生活。他们都是武者,在牢里应该不会被打。”

  苏越拍拍王路峰肩膀。

  同样作为潦倒的武二代,二人竟然尚有些惺惺相惜。

  “兄弟,谢谢。

  “对了,我爸估摸着要被抓,所以给我重新买了个气血探测器,我原来这个旧的,就给你用吧!”

  说着,王路峰解下手上的电子手表,递给了苏越。

  他热血起来,脑壳都有可能送给别人,老偏差了。

  “别,卖二手也能有不少钱,这么名贵,我拿着不合适吧。”

  苏越嘴上客套,可表带,已经牢牢扣在了手腕上。

  这家伙,有点沉。

  “对啊,差点忘了,我已经不是武二代了,这旧探测器还也能卖不少钱。”

  王路峰僵硬着手。

  贫穷浇灭了满腔热血,可再一看,探测器已经被苏越的袖子盖住。

  “这……”

  王路峰想要回来,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一定会去牢狱探监,等消息吧!你又帅,又大方,真是个及格的土豪。”

  苏越狠狠拍了拍王路峰肩膀,脸上是一副:好兄弟一辈子的神情。

  好玩意啊。

  这玩意,15岁才智用,惋惜自己上高二的时候,老爸已经被抓走了。

  “算了,看在你说真话的份上,就送你吧!”

  王路峰尴尬的咬咬牙,痛恨自己脸皮薄。

  随后,他打开自己的全新探测器。

  上面显示着一个血红色的‘10’!

  “我气血活力值10卡,已经胜过了潜能班的9卡录取值,看看你的成绩。”

  王路峰决议抨击一下苏越。

  “我的……这个,不提也罢。”

  佩带探测器的时候,苏越顺便测试了一下。

  6卡。

  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正常水平,高二3班,中游水准。

  但距离潜能班,差距有点大。

  “你这成绩……额、尚有一个月才考试,努奋力,能够也能到9卡,期盼奇迹吧。”

  王路峰拍拍苏越肩膀,转身就走。

  潜能班最低录取值:9卡。

  3卡的距离,一个月时间……开挂都来不及了。

  “王路峰,谢谢你上次帮我垫付学费。”

  王路峰走了几十米,苏越想了想,还是真诚的说道。

  如果不是王路峰,上次他就该退学了。

  “我只是赞助了班费。”

  王路峰头也不回的脱离。

  “有契机,一定会还了你的膏泽。”

  苏越转身,也奔跑着脱离校园。

  同时,他悄悄取下了小腹上的一根银针。

  滴滴!

  探测器泛起了新数据。

  气血活力值:8卡。

  取下第二根银针,数据:10卡。

  取下第三根,数据:12卡。

  “解开银针的感受,真爽啊。

  ……

  ‘您有不饿吧外卖新订单!’

  ‘麻辣烫一份,中辣,不要粉条,不要生菜,不要土豆,不要豆皮,不要藕、不要海带……不要香菜、不要葱。’

  ‘收件人:我有胸毛三万根’

  ……

  看着订单,苏越一时间陷入了渺茫。

  您吃麻辣烫,什么都不要,爽性冲碗利便面调料呗。

  尚有。

  以您的胸毛数量来看,不应该订地狱辣吗?

  中辣?

  对得起胸毛吗?

  苏越就这样奔跑着,开始了充实的送餐干事。

  ……

  PS:新书第一章,列位记得协助收藏一下,推荐票也别吝啬,嘿嘿。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