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你真是个天才

你真是个天才

国王陛下 著

连载中仙侠

看你干的好事!这小庙要容不下你了吧?你可***真是个天才!天才少年白骁的千里寻亲记。

30.8553万字|8648次点击更新:2019-04-22 00:14:5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看你干的好事!这小庙要容不下你了吧?你可***真是个天才!天才少年白骁的千里寻亲记。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西大陆的北端,是一片高耸入云的巍峨雪山,山脉延绵升沉,从北部的灰色平原望去,群山如同屏障一般,关闭了天与地的接壤线。

  在过去的两千年间,北部的雪山始终是人迹罕至的禁地。

  在这片禁地高原之上,有一座如同世界之脊的巍峨高山,自山腰处就隐没在渺茫云海间。山岩的罅隙间则有万丈冰川,陡峭如壁,而在冰川底部的一个冰洞之中,一对落难的少男少女,正顶着严寒苦苦支撑。

  ――

  白骁抬起头来,望着那几十米高的冰洞洞口,神情已经趋于麻木。

  这已经是深陷绝境的第三天了。

  干粮早已经吃完了,清水也只剩下一点点,四周的玄冰万载不化,形成了一道封天绝地的囚笼,不息散发着透骨的寒意,一点一点磨削着囚徒们的生命力。

  白骁只感受自己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千锤百炼的身躯如同注满了凝胶一样,一举一动都迟滞缓慢,让人感应心余力不足。心脏的跳动也随着严寒入骨而变得逐渐缓慢,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冻结在冰天雪地之中。

  然而眼下更为致命的问题,在于他身边谁人生命危急的女子。

  那是个如同冰雪精灵一样纤细而漂亮的少女,有着白雪一般的细腻肌肤,玄冰似的精致五官,哪怕在极端虚弱之下,也有着令任何人都怦然心动的绝色。

  清月,与白骁自幼相伴的青梅竹马,部落黑袍巫祝的小女儿,出生在朱红之月的诅咒之女,也是与白骁相互交流过誓约的情侣。

  14岁那年,白骁手持骨矛深入雪山,以一己之力猎杀凶兽,持着凶兽的血肉对先祖立誓,会尽一生之力守护心爱之人……然而现在的清月,却紧闭着双眼,在厚重的皮毛包裹中蜷缩成一团,微微哆嗦的身躯散发出不自然的高热,生命危急。

  这就是雪上加霜。

  白骁在心中暗自叹息,偏偏是这个时候,清月诅咒发作。

  作为部落黑袍巫祝的女儿,清月的家境已经堪称显赫,然而她出生的那一晚,朱月高悬夜空,映得满山似血。鲜红的月光宛如流浆一般自圆月垂落,恰好有一滴落入了清月体内。

  自那以后,她就成了部落的诅咒之女,承载着不详的诅咒。每隔一段时间,她的体内城市积累异样的高热,如同炽烈的火炉一般焚烧着少女的生机。在此期间,任何靠近她的人都可能被高热熏染,轻则精神萎靡不振,重则患病卧床,就连她的亲生父亲都难以抵御这血月的诅咒。

  然而自从第一次诅咒发作,白骁就坚持陪在少女身旁,以那千锤百炼的血肉之躯,默默遭受着诅咒的侵蚀。

  过去十多年来,每逢诅咒发作,清月城市备足珍贵的草药,在白骁的陪同下,于雪洞中苦苦支撑。然而随着年岁见长,她的诅咒发作起来越发强烈,直到上一次发作时,寻常的草药已经完全镇压不住,只有动用部落中弥足珍贵的几件圣物才有可能保住性命。然而在生死关头,掌管宝物的部落首领和首席巫祝,却拒绝了白骁借用圣物的要求。

  部落的圣物,唯有关乎部落死活的重大场所才智动用,而且并没有针对诅咒的特别功效,就算消耗掉珍贵的圣物也无法根除诅咒。他们的拒绝通情达理,白骁心有不甘却无话可说。

  那一次,清月荣幸未死,身体却完全垮了下去,白骁知道下一次诅咒发作时,少女将必死无疑,所以毫不犹豫地打破了部落的禁令,背负着少女在圣山封山之月,深入冰川,寻找传说中足以镇压诅咒的珍贵宝物。

  然而部落传承数千年的禁令自有其真理,每逢雷霆和霜寒之月,世界之脊的处境城市急剧恶化,就连那些宛如灾厄化身的巨兽城市躲在巢穴中避灾,而部落中哪怕最为老练的猎手也有可能在山中迷失。白骁虽然有着得天独厚的资质和千锤百炼的武艺,但背负着一个虚弱的少女行进在风雪之中,实在是和自杀无异,在他们进入圣山的第二天,就遭遇了冰雪暴,两人不幸跌落冰川,被困至今。

  眼看着清月的诅咒又要发作,白骁知道,事态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

  高峻的少年深深吸了口吻,体内的血液加速循环,双目逐渐变得赤红,而赤裸的上半身也逐渐渗出血色。下一刻,白骁张嘴咬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汩汩。他将血液送到少女嘴边,很快就将白皙的面庞染出一片狼狈的血色。

  少女在晕迷中下意识吞咽着温热的血液,不多时就被这股一场的热量刺激地恢复清醒,她睁开双眼,最初有些茫然,尔后则是骇然。

  “小白,你!咳,咳咳!”

  血液流入气管,引来猛烈的咳嗽,少女一时说不出话来,但她眼光中的恼怒和绝望却比任何言辞都更有力。

  少年感受着眼光中的压力,欣喜道:“你醒了。”

  良久之前,少女曾有一次诅咒发作,近乎支撑不下去。在绝望之际,白骁就是试验着用自己的血液帮她缓解了压力。

  清月虚弱却坚定地推开了小白,用越发严厉恼恨的眼光看着他。过了良久,才带着哭腔张口说道:“你真是个无药可救的大傻瓜。”

  “嗯,我知道。”小白不由笑了起来,虽然是惨遭责骂,可是看着少女略微恢复几分生气的面庞,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清月哭道:“你这傻瓜,你在世,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啊。”

  “我知道。”

  清月啜泣了两声,平缓住情绪,认真地说道:“而且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比死了更难受。”

  “……”

  “交流誓约的时候,我也曾立誓要守护你,现在却成了你的拖累……我会死不瞑目的!”

  白骁却不乐意说话。

  清月眼圈微红,推了他一下:“你怎么不说话?”

  白骁强忍着失血带来的晕眩,看着少女的哭颜,说道:“你认真的样子太可爱,有些入迷了。”

  “大傻瓜!”清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儿,清月抹清洁眼泪,轻声说道。

  “小白,对不起……”

  “哪来的对不起,你又在说胡话了。”

  “如果不是我,你实在……”少女的话音未落,就听身旁咕咚一声,白骁已经昏昏沉沉地摔倒在地。

  清月惊呼一声,想要上前,却发现自己四肢绵软,完全使不上力,白骁的热血虽然微微压制了诅咒的发作,却不能缓解她的虚弱。

  另一边,白骁只感受自己的生命正沿着手腕的伤口飞速流逝,诚然,他是部落年轻一代中首屈一指的战士,经受过千锤百炼,但此时也终于失去了全部的气力。他躺在少女身旁,仰望着遥不成及的洞口,不知不觉间,视线就变得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脑海里的念头也不由变得庞杂起来。

  恍忽间,耳边响起了许多人的声音,他知道这是幻听,像他这样训练有素的战士,只有在弥留之际才会失去坚定的意志壁垒,被软弱的幻觉乘机而入。然而这些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真实,让他不由入迷其中。

  因为,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白骁,我不想再提醒你了,你是个前途无量的战士,继续了战神之血,不要再和谁人诅咒之女纠缠在一起了!”

  “孩子啊,从小到大,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而且作为我的儿子,你愿意找几多女人我都支持。但唯独谁人孩子……还是少接触为妙吧。”

  “小白,你又和谁人入魔的丫头一起玩了,我要告诉你爹去!”

  说话的声音,都是小白身边最亲近的人,每一句话也都是发自真心为他着想,但此时如今,小白却只想说一个字。

  “滚。”

  ……

  “哦?居然要我滚吗,我还以为你们很需要辅助,岂非是我自作多情了吗?”

  下一刻,白骁濒临涣散的意识如潮水一般回归,耳边一个温和而年迈的声音,就像是泉水一样清澈,直透心底。

  白骁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生疏的面容。

  那是个有着绿色双眼的老人,看上去应该相当年迈了,脸上的褶皱蜜集,皮肤也缺乏光泽,只然而那双神奇的灰色双瞳之中,却如同蕴含了无穷无尽的生机。

  与此同时,白骁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的虚弱感正在飞速消失,甚至连失去的血液都如同重新回归了自己的身体。

  白骁愣了一瞬间,便连忙将眼光转向身旁,只见昏睡的少女正沉沉苏醒,脸上也浮现出了健康的血色。

  那是许久许久都未尝泛起过的红润颜色,一时间,白骁又一次神思恍忽起来。

  他不惜违背部落传承千年的规则,在封山季深入这片人间绝境的雪山,不就是为了能换来少女的这红润面色吗?

  眼前所见,如梦似幻,恍忽间白骁竟以为自己来到了那片传说中的先祖应许之地,那片唯有最忠诚的勇士在死后才智前往的地方,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

  部落的应许之地,永远不会对诅咒之女开放,所以既然能见到清月,就意味着他依然在现实世界,眼前所见也不是幻觉……

  “请问,你是谁?”

  白骁看着温和的老人,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老人温和地笑道:“我是朱俊燊,一名寻宝人。”

  白骁有些惊讶:“寻宝?”

  朱俊燊说道:“传说在北境的世界之脊上,生长着举世稀罕的风雪之花,凝聚着世界边缘的风雪英华,只有在雷霆和霜寒之月才会绽放。我是来寻找此物的。”

  听到老人的形容,白骁微微一愣,那种花他也听说过,在100年前就已经绝种了呀……

  果真,朱俊燊接着就说道:“来之前,伙伴就劝我说,那种夺天地造化的奇物应该已经灭绝了。但偏偏我的宝数指针却一直强烈地指向北方,所以我就不远万里地赶来了。”

  说着,老人从怀中摸出一枚圆盘,盘上悬浮着一枚金色的指针,盘面上有一个金闪闪的数字不息跳动着,一会儿显示为99,一会儿则是100。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却是那指针的偏向,直指着清月。

  不待白骁张口询问,朱俊燊就说道:“来到北境以后,我才发现风雪之花如实已经灭绝,我的宝数指针是帮我找到了另外一样旷世难寻的珍宝……小女士,你身上的诅咒,有多久了?”

  听到这句话,白骁心中如同点燃了一团烈焰,炽烈的热量轰然炸开,让他的头皮都发麻。

  “您知道她的诅咒?!可以化解吗?”

  朱俊燊点颔头。

  “那请您一定要救救她!”

  与此同时,清月也如同被雷电击中,妙目圆瞪,说不出话来。

  朱月降临的诅咒,缠绕了她整整十年,过去十年,她没有一天不为这诅咒而饱受折磨,而哪怕在最为优美的设想中,她也没有奢望能根除诅咒,只希望能只管拖延发作的时间……可是看着眼前这位自称寻宝人的老人,她突然意识到,能够这份诅咒并非不成战胜。

  在少男少女的殷切眼光下,朱俊燊说道:“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诅咒,而是一份旷世难寻的恩赐……”说着他又摇了摇头,“然而,一般人基本遭受不了这样的恩赐,若是不能善加引导,说是诅咒也不为过,而以你们白衣部落的文化传统,恐怕也不成能去引导使用这份气力。你将这份气力在体内酝酿沉积了至少十年……十年时间,你身边一定有很是了不起的人在支持你。”

  清月脸色微微一红,眼光不由地瞥向白骁,然后仰起头说道:“是的,我的男伙伴一直在帮我。”

  朱俊燊则转过头去,对白骁说道:“我要代表天下魔道士谢谢你,保住了一个绝世奇才。”

  “绝世奇才?”

  朱俊燊说道:“她的天赋在北境部落被当做诅咒,但在南方大陆,却是得天独厚的恩赐,若是善加造就,不出十年就有望取得天启。”

  “天启?”

  朱俊燊沉吟了一下,抬起头来:“简朴来说,就是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下一刻,老人伸手向头顶一指,只见冰洞外咆哮的风雪蓦然凝滞,阴沉的乌云豁然洞开,晴朗的日空如剑一般刺落,让仰头的少男少女睁不开眼。

  这份举手间改天换日的神通,却深深震撼了两人的心灵。

  在巍巍雪山中,大自然的气力是最为人敬重的,部落的人除了祭拜祖先,就是祭拜大自然。而那无可抵御的自然伟力,却在老人举手之间化为无形!

  片晌之后,风声渐起,乌云重来,老人有些疲倦地放下手,说道:“年岁大了,这断数之力的运用也有些生疏了,终归敌然而北境的风雪。然而,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比我做得更好。”

  说着,朱俊燊无比认真地以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注视着清月。

  “孩子,和我一起去南方吧。”

  清月惊讶地瞪大眼睛:“南方?”

  对于自幼生在北境的少男少女来说,南方大陆,就如同存在于世界边缘之外的幻境一样,充满着不成思议与未知的恐惧。

  “是的,南方大陆,那才是你应该生长的地方。”

  说话间,朱俊燊抬起手,在清月眼前展开一副五光十色的绚丽画卷。

  画卷中描绘的正是广袤的南方大陆的异族文明,那里有山一般高峻而结实的城墙,有精致而不失宏壮的殿堂,在宽敞的街道两旁,整齐的衡宇蜜集有序的散布着,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然而都市的盛景只是一闪而逝,画卷中的景物最终停留在了一座无比宽阔的庭院中。

  那是一座位于富贵都市边缘的庞大庭院,外围一圈绿树将其和外界阻遏开来,如同城中之城。庭院中零星散布着几座城堡似的大型修建,尚有空旷的操场、华美的花园、以及一座巍峨料理的修长高塔。

  然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庭院中形形色色的人,大部门都是生机勃勃的年轻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形貌各异,尔后各自有着神通。

  有人徒步行走在离地数十米的高空,宛如行走在平展的地面,有人周身笼罩着燃烧的火焰,每一步都在红砖路上留下焦黑的印记,尚有人身旁盘绕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幻象,却各自有区其余手脚。

  “这些人……”清月怔怔地看着,心中涌起一股如狂风暴雪一般的怂恿。

  朱俊燊点颔头:“在南方大陆,这些人被称为‘魔道士’,他们每单人身上都背负着与你相同的诅咒,这份诅咒被称为魔道,而我们所有人,都是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清月重复了一遍,不知不觉便有一种温暖在心间滋生出来。

  在雪山部落,她背负着不详的诅咒,所有人都将她视为灾祸的象征,除了倾心相恋的白骁以外,再没有人用正眼看她,甚至亲生父亲也不破例。然而只有一人相伴,是不足以化解孤苦的。

  朱俊燊说道:“这是红山学院,西大陆最优秀的魔道学院。”

  部落的少幼年女,并不能迅速明确魔道学院的含意,但并不故障他们着迷地看着那会动的画卷。

  就在两人着迷的时候,朱俊燊温言说道:“孩子,我作为学院的副院长,真诚地邀请你加入红山,成为我们的同道中人,你,愿意吗?”

  清月惊讶万分,尔后不知所措地看着朱俊燊,又看向了白骁。

  白骁却知道,少女心中实在早就有了决断,这个貌似柔弱的少女,能默默遭受朱月的诅咒以及整个部落的敌视,她的决断和坚韧是丝毫不亚于自己的。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去吧,这是契机。”

  “可是……”清月自然知道这是契机,可是她去了南方大陆,白骁怎么办?

  对此,白骁难堪没有连忙做出决断。

  他自然很想和清月一起去南方,可是……那可是南方啊,与雪山部落阻遏千年的生疏之境。魔道士能够是清月的同道中人,却不是白骁的同道中人。

  一时的犹豫,自然没有逃脱清月的视线。

  清月想了想,说道:“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嗯,我一定会去找你。”白骁点颔头,做出了自己的允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朱俊燊却摇了摇头。

  “孩子,你的天赋虽好,但你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启蒙年岁,接下来,你已经没有时间可以铺张在魔道以外的事情上了。”

  清月有些不明所以,只能流露:“我会奋力的。”

  朱俊燊说道:”我说的是魔道以外的任何事。”

  清月连忙明确了老人的意思,脸色蓦然一变。

  “可是……”

  老人却不容置疑地往下说道:“金童玉女的情感虽然真挚难堪,然而过些年回首看去,却大多陪同着无奈与哀伤。我实在不希望一块稀世稀罕的璞玉,被无谓的情感羁绊,你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往后便各自生活,互不相见吧。”

  说着,老人手中幻化出两道变换不息的白色云团,云团上隐约浮现着庞大的数字。老人沉吟了一下,就要握拢手掌。

  白骁完全看不懂对方的手脚,却直觉到了对方的用意,连忙伸动手去试图打断,然而他的身躯却被无形的气力束缚着,挪动不得。

  朱俊燊眼光有些庞大地看着年轻的情侣,说道:“做个美梦,然后忘记相互吧,你们在各自的世界,都有更好的人生。”

  下一刻,云团碎裂,无数玄奥变换的数字,都在这一刻被归为零。

  白骁只感应脑海中如同有什么玩意轰然炸裂,眼前的世界飞速逝去。

  ――

  当白骁再次苏醒时,已经是在那顶熟悉的帐篷中,身下的床铺厚实而温暖,身上盖着的兽皮被子也依然散发着那令人熟悉的血腥味道。

  那是去年五个封山季以前的甘露之月,他独自深入圣山狩猎的大熊,血肉皮毛都有着强烈的腐蚀性,被他亲手剥皮后做成了被子,睡觉的时候盖在身上,以些微的痛苦来刺激自己的肉身发生抗性……

  而为了战胜那头小山一样的大熊,他在七个封山季以前就开始默默准备,冶炼战技,打造骨矛……

  过去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溯来,只是在那滔滔大潮之中,却如同遗失了什么重要的玩意。

  白骁在床上坐直了身子,沉吟了片晌,终于一拍拳头。

  “清月呢!?”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