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宝贝鹿鹿 著

连载中言情

重生女强文,爽文,虐渣,男女互宠一对一。内容简介:顾妃妃,华夏朝最耀眼的康宁郡主,昌平长公主和威武大将军的掌上明珠,自幼聪慧过人,文武双全,却在十四岁意外引发旧疾而亡,令人唏嘘。沈卿瞳,靖康侯府嫡出二小姐,却是这盛京城中最胆小怕事的怂包小姐,自幼丧母,被庶出姐姐和姨娘合谋害死。一朝重生,顾妃妃变成了沈卿瞳。冷眸微眯,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她岂会辜负。她即使顾妃妃,也是沈卿瞳。既要血了沈卿瞳的前耻,也要查清楚她自己的死亡真相,还要去认下她的亲生父母。什么庶出的姐姐,恶毒的姨娘,掌家的婶娘,居心叵测的堂妹,对付她们小菜一碟。渣姐惦记她的未婚夫,无所谓,正好渣男渣女凑成一对。渣姨娘想要扶正,没门儿,送你去黄泉下扶正吧。婶娘想要算计她娘的嫁妆,不好意思,以前拿走的,通通连本带利的拿回来。重生后的沈卿瞳绽放异彩,绝代风华,整个靖康侯府被她玩转在手心。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不经意间惹了无数的风流债。小剧场一:“卿瞳,我心悦你。”绝代风华的青衣男子深情款款的说道。沈卿瞳看着面前曾经对他万般宠爱的顾氏二哥,很想一巴掌抽死自己,天哪,他们可是亲兄妹,这岂非罔顾人伦。小剧场二:“沈卿瞳,该死的,你到底嫁不嫁?”某妖孽男子问道。“你这是逼婚?”“你若是不答应,我就抢亲!”某妖孽男斩钉截铁的说道。“那我不答应!”某妖孽男子嘴角一抽,内心却狂吐血不止。小剧场三:“小瞳瞳,嫁给小王我,咱俩天天在一处,我带你吃喝玩乐,多好?”某王爷玩世不恭的说道。“你马上消失,不然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沈卿瞳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视某王爷。“小瞳瞳。”某王爷噘着嘴,无比委屈的说道。沈卿瞳嘴角一抽,拿起手边的砚台扔过去,:“马上滚!”鹿鹿的新文,仍旧是宅斗,虐渣,强强联手,希望亲们可以多多支持喜欢,跟着鹿鹿去感受一个新的故事。

35.6031万字|0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2:10:3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重生女强文,爽文,虐渣,男女互宠一对一。内容简介:顾妃妃,华夏朝最耀眼的康宁郡主,昌平长公主和威武大将军的掌上明珠,自幼聪慧过人,文武双全,却在十四岁意外引发旧疾而亡,令人唏嘘。沈卿瞳,靖康侯府嫡出二小姐,却是这盛京城中最胆小怕事的怂包小姐,自幼丧母,被庶出姐姐和姨娘合谋害死。一朝重生,顾妃妃变成了沈卿瞳。冷眸微眯,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她岂会辜负。她即使顾妃妃,也是沈卿瞳。既要血了沈卿瞳的前耻,也要查清楚她自己的死亡真相,还要去认下她的亲生父母。什么庶出的姐姐,恶毒的姨娘,掌家的婶娘,居心叵测的堂妹,对付她们小菜一碟。渣姐惦记她的未婚夫,无所谓,正好渣男渣女凑成一对。渣姨娘想要扶正,没门儿,送你去黄泉下扶正吧。婶娘想要算计她娘的嫁妆,不好意思,以前拿走的,通通连本带利的拿回来。重生后的沈卿瞳绽放异彩,绝代风华,整个靖康侯府被她玩转在手心。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不经意间惹了无数的风流债。小剧场一:“卿瞳,我心悦你。”绝代风华的青衣男子深情款款的说道。沈卿瞳看着面前曾经对他万般宠爱的顾氏二哥,很想一巴掌抽死自己,天哪,他们可是亲兄妹,这岂非罔顾人伦。小剧场二:“沈卿瞳,该死的,你到底嫁不嫁?”某妖孽男子问道。“你这是逼婚?”“你若是不答应,我就抢亲!”某妖孽男斩钉截铁的说道。“那我不答应!”某妖孽男子嘴角一抽,内心却狂吐血不止。小剧场三:“小瞳瞳,嫁给小王我,咱俩天天在一处,我带你吃喝玩乐,多好?”某王爷玩世不恭的说道。“你马上消失,不然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沈卿瞳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视某王爷。“小瞳瞳。”某王爷噘着嘴,无比委屈的说道。沈卿瞳嘴角一抽,拿起手边的砚台扔过去,:“马上滚!”鹿鹿的新文,仍旧是宅斗,虐渣,强强联手,希望亲们可以多多支持喜欢,跟着鹿鹿去感受一个新的故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华夏朝的盛京城

  如今的盛京城正值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适合策马游玩的。

  街道上,一身紫衣的康宁郡主顾妃妃正在策马飞驰,虽然是熙攘热闹的大街上,可是顾妃妃骑术惊人,一匹汗血宝马被她驾驭的服帖服帖,绝不会伤到别人。

  顾妃妃姿容出众,一袭紫衣飘飘,简朴轻快,发髻随意的挽起来,不施粉黛,却是漂亮不成方物,惊为天人,仿若坠落凡尘的仙子一般。

  “妃妃,你慢些。”后面传来一道温和带着磁性的声音。

  说话的正是骑着马追赶顾妃妃的顾炎枫,也是顾妃妃的亲二哥。

  顾炎枫十八岁,正是翩翩少年,一袭青衣,眉目如画,高挺白皙的鼻梁,笑起来犹如东风掠面一样温暖,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玉人子。

  “二哥,你快些啊,你还是追不上我。”顾妃妃银铃般的笑声落入顾炎枫的耳中,顾炎枫的神情显得格外的温软,十分宠溺的看着小妹。

  顾妃妃因为转头跟顾炎枫说话的清闲,却未尝看到一位年迈的老人经由。

  “妃妃,前面有人。”顾炎枫脸色大变,大叫道。

  顾妃妃一看错误,连忙拉住了缰绳。

  马儿嘶吼起来,差点把顾妃妃给颠簸了下来,然而顾妃妃并不慌忙,死死的拉住了缰绳,迫使马儿停了下来,好歹还是有惊无险。

  倒是那位老人,吓得坐在了地上。

  顾妃妃连忙下了马,上前道,:“老人家,你可还好?”

  顾炎枫如今也下了马,连忙赶了过来。

  老人见顾炎枫和顾妃妃身着华贵,有些畏惧,颤颤巍巍的不敢说话。

  顾妃妃一向都是一个爽利的人,直接对顾炎枫说,:“二哥,赶忙掏银子,是我惊着了这位老人家,是该抵消一下的。”

  顾炎枫觉着有理,就拿出一锭银子,放到了老人家手里。

  那老人家只是寻常苍生家,见到一定五十两的银子,也是吓坏了。

  “老人家,是我妹妹惊着了你,拿着吧。”顾炎枫温和的说道。

  原本围观的人,以为这兄妹在街道上策马行驰,肯定是骄横强横的人,却没想到竟然这般的慷慨明理,都忍不住投去了赞许的眼光。

  顾炎枫给老人评脉,并无大碍,就把老人家扶起来,老人家拿着银子,也就脱离了。

  顾炎枫的眼光落在顾妃妃身上,:“小妹,以后再也不成在城中策马了,知道吗?”

  “知道了,二哥,咱们快些走吧。”顾妃妃撅了噘嘴,但还是同意了顾炎枫的话,适才真的是太危险了,如果真的撞到那位老人家,那可就真会出人命的。

  顾妃妃是威武大帅军顾准和昌平长公主的小女儿,康宁郡主。

  康宁郡主自小聪慧过人,能文能武,十四岁就名满盛京城。

  当今皇上陛下,永安帝曾经说过康宁郡主,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足以证明这康宁郡主是何等的优秀。

  只惋惜是个女儿身,若为男儿,定能有一番大成就。

  今日是昌平长公主四十岁的寿辰,顾妃妃和顾炎枫昨日去了庄子上给昌平长公主准备礼物,所以迟误了回程时间,今个儿一早,这才着急往回赶,所以在城中策马。

  两人不敢在策马,而是准备走着回大帅军府。

  昌平长公主的寿辰,大帅军府自然是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的。

  到了而门上,顾妃妃和顾炎枫把马儿交给而门上的人,然后就直奔后院了。

  到了长公主的正房,听到里头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顾妃妃走了进去,却看到她的姐姐,顾瑶瑶陪着母亲说话。

  顾瑶瑶和是顾妃妃的亲姐姐,只比顾妃妃大了一岁。

  当年,昌平长公主刚生了顾瑶瑶没多久,再次身孕,素来就体弱,众人都建议拿掉孩子,因为长公主那时已经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了。

  可是长公主坚持生下了顾妃妃,顾妃妃刚出生时,体弱多病,况且还带了哮喘之症,这让昌平长公主格外的疼爱这个女儿。

  后来还是顾准建议,为了增强身体康健,让顾妃妃习武,然而顾妃妃还真的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如今这盛京城,只怕没有女子是顾妃妃的对手,即就是男子当中,能打过顾妃妃的也作真不多。

  “给母亲请安。”顾妃妃恭顺的行礼道。

  “妃妃啊,快过来。”昌平长公主今儿穿的格外隆重,也许是寿辰的缘故吧,赤金色的宫装,原本也是公主之尊的华服。发髻上攒着金步摇,格外的贵气逼人。

  “母亲。”顾妃妃倚在昌平长公主怀里撒娇。

  顾瑶瑶忙笑道,:“妹妹也是十四岁的大女士了,怎么的还如小时候一般。”

  “姐姐,你羡慕不来的,哈哈。”顾妃妃笑道。

  并没有注意到顾瑶瑶眼中一闪而逝的恨意。

  “妃妃,前儿母亲进宫了,皇后娘娘有意将你指给太子。”昌平长公主突然张口说道。

  “什么,母亲,我没听错吧,皇后娘娘要我嫁给太子,疯了吧。”顾妃妃脱口而道。

  “放肆,你这孩子,怎么能如此没大没小。”昌平长公主板起脸说道。

  “母亲,我不要嫁给太子表哥,你帮我谢绝了吧。”顾妃妃轻巧的说道。

  “瞎闹,皇后娘娘的意思,就是陛下的意思,你竟然要我去谢绝陛下吗?”昌平长公主的口吻越发的严厉了。

  顾瑶瑶如今走了过来,拉着顾妃妃的手,劝道,:“妹妹,母亲也是为了你好,太子表哥有何错误,玉树临风,谦谦君子,而且你嫁给表哥,就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每个女子都梦寐求之的啊。”

  顾妃妃只顾着自己心里不痛快了,一点儿都没有听出来顾瑶瑶言语中的嫉妒和渴想。

  “姐,我不喜欢太子表哥,我只把表哥当做哥哥来看,我不要嫁,你若是喜欢,你去嫁给表哥吧。”顾妃妃两眼一翻,十分嫌弃的说道,如同嫁给太子是天下最倒霉的事情一样。

  “你越发的浑说起来了,这事儿是你能随意决议的吗,你这孩子是要气死我不是,今儿可是我的生辰。”昌平长公主气的捂着心口说道。

  “母亲,别生气,妹妹年岁还小,这事儿也不着急的,回首我逐步跟妹妹说。”顾瑶瑶连忙宽慰着长公主,说道。

  “母亲,姐姐,我先说好,我是不会嫁的,回首我自己去跟皇老舅说。”顾妃妃挑眉说道,意思很显着,就是不嫁。

  “你这孩子,真是要气死我啊。”昌平长公主气的捶胸顿足的,真不知道顾妃妃到底在别扭什么,这是多好的一门亲事啊。

  “母亲别生气了,妃妃,赶忙给母亲负疚,你看你都把母亲气成什么样子了?”顾瑶瑶也板起脸斥责道。

  “好啦,我不气你,我出去走走。”顾妃妃也是被二人弄得心烦意乱的,说完直接出门了。

  顾妃妃刚出门正巧遇到了顾炎枫,顾炎枫见顾妃妃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也有些费心,连忙进去想要问问缘由。

  顾妃妃气的直接到了马厩,牵着她的追风就出门了。

  顾妃妃心里不痛快,骑着追风就到了野外。

  实在这个时候,她也不太适合到野外的,因为顾妃妃有哮喘症,而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最容易犯病的时候。

  果不其然,能够是因为适才情绪有些震动,加上吸入了四周的花粉和柳絮。

  顾妃妃觉着很不舒服,有些上不来气,头一晕,一下子就从马上跌了下来。

  顾妃妃连忙去腰间的香包,内里放的全都是医治哮喘症的药物,闻过之后,自然就会好些了。

  顾妃妃文武双全,可唯独这哮喘症,是她一辈子的拖累。

  然而她生在富贵之家,这病,到底也不算什么,只要好好养着,就没有生命之忧。

  顾妃妃一闻香包,味道错误,这不是她的香包,内里放的也不是医治哮喘症的药物。

  有人要害她,这是她的第一个念头,可是随后,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越发越来越潮红。

  追风见顾妃妃的样子,马儿是最通人性的,见到自己主人有危险,更是不停的嘶吼。

  “追风,快去找人来救我。”顾妃妃艰难的说出这句话,近乎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

  追风连忙飞驰的跑了。

  顾妃妃觉着自己要死了,如今真的是太难受了,她觉着每呼吸一下,五脏六腑都绞痛在一起,她死的真的是太冤枉了,只是到底是谁要害她?

  她今早出门之前,还检查过香包的,她去庄子,连婢女也没带,只是跟二哥一起,基本没有人碰过她取得玩意,现在日唯一跟她亲密接触的人,只有母亲和姐姐。

  可是怎么想都不成能,她们都是自己的亲人啊。

  顾妃妃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她已经逐渐陷入窒息,逐步的失去了意识,面临死亡的恐惧,正在深深的折磨着顾妃妃,她知道自己真的是命不久矣了,可是,她真的不想死啊,老天真是对她不公,为什么让她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她脑海中闪过的全都是亲人一张张的脸,尤其是从小最疼爱的母亲,祖母,父亲,老大,二哥,姐姐,如果知道自己死了,还不知道得伤心成什么样子,顾妃妃,你真的是太不孝了。

  ------题外话------

  开新文了,仍旧是古言宅斗题材,鹿鹿最擅长的,希望列位可以多多支持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最新章节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