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恐怖 → 我在异界有座城

我在异界有座城

寒慕白 著

连载中恐怖

残酷而强大的楼城世界,拥有各类可升级的楼城。神秘犀利的手机应用,让唐震无往而不利!建立属于自己的超级楼城,指挥千军万马入侵无数位面!科技与修炼结合,打造强悍的楼城修士,热血捍卫信念,战斗永不停息!(提示:本文非跨界交易类型。)

18.0609万字|7879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2:07:1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残酷而强大的楼城世界,拥有各类可升级的楼城。神秘犀利的手机应用,让唐震无往而不利!建立属于自己的超级楼城,指挥千军万马入侵无数位面!科技与修炼结合,打造强悍的楼城修士,热血捍卫信念,战斗永不停息!(提示:本文非跨界交易类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我叫唐震,今年二十三岁,平时喜欢看书和玩游戏,至于我的职业……许多,算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吧……”

  午后街角的冷饮餐厅里,短发青年看着眼前的时髦女孩,脸色平庸的做着自我先容,可眼底却闪过一丝微不成查的伤感。

  餐桌照面的时髦女孩个子挺高,纤细的双腿,穿着时髦,长相倒也工整。

  只然而此时的却她一脸不耐心的神情,偶然看向青年的眼神里闪现一丝淡淡的不屑和急躁,同时在心里一字一句的嗤笑着青年说过的话:“什么自由职业者,切,然而是自我遮盖而已,说白了就一无业游民。就像屠宰场的人自称就职于“生物分化所”,无赖流氓号称“绿林好汉”一样,真特么虚伪……”

  尤其是照面这个经人先容相亲的青年,穿着一身廉价的地摊货,加起来然而价值五百元而已……

  呵呵,自己的一双皮鞋都不止这个价钱。

  可偏偏这个家伙自晤面起,脸上总是浮现着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在这单人眼前,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身材容貌都没取得重视。

  他凭什么?

  你要是有钱的大款我也就忍了,是有势的官员我也认了,可你特么就是一个穷小子,装什么装?

  时髦女孩终于在双方默然了数分钟后,忍不住用带着讥刺的语气张口道:“咱们还是说点儿实际的吧,实在要不是架不住方雨佳的磨叽,而我又讨厌油嘴滑舌的家伙,否则今天说什么我都不会来这里。”

  “唐震是吧?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一般,唯一的优点就是人实在真挚,可是你知道吗,现今社会你这种性格的人已经吃不开了!”

  “想要和我来往可以,然而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想要和我完婚的话最最少你也得给我买一栋一百五十平方的楼房,一辆十五万以上的轿车,帮我开一家美容院,否则一切免谈!”

  时髦女孩说完自己的条件后,旁若无人的掏动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着对方知难而退。

  唐震的嘴角微微抽搐,对方的态度令他心底涌出一丝怒火。

  照面的女孩是个什么货色他一清二楚,说难听点儿就是个远近驰名的公交车。他她对自己挑三拣四的嫌弃嗤笑暂且不说,唐震也没太往心里去。

  让他恼火的是,部署相亲的人显着知道自己的性格,却偏偏给自己先容了个这样的女人。

  可自己偏偏来了,算不算犯贱?

  这种让所爱之人愚弄逆反的感受让他心头微痛,暗自苦笑一声,唐震压下心头的怒火,转而看着对方淡淡一笑道:“你说的那些玩意我现在一样没有,然而我保证未来就肯定能办到,我有信心,你信么?”

  时髦女孩轻哼一声,动动嘴唇却没有发讲话音,然而看口型应该是“接着吹!”

  唐震见状漠不关心的继续说道:“然而就算有了这些,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基本不盘算和发生任何联系。顺便提醒你一句,不要自以为长得漂亮一点儿就目中无人,后街一次三百的那些‘兔子’个个都不比你长得差!”

  时髦女孩闻言暴怒,站起身来端起桌上的饮料砸向唐震。

  不管复之前的自豪,气急损坏的伸动手指着骂道:“你他妈魂淡,不要脸的穷逼,装你妈的装啊……”

  骂了十几句后,女人一脸嫌弃的转身快步离去。

  抖了抖衣服上的水渍,唐震瞟了一眼气冲冲离去时髦女孩,自嘲的轻笑道:“魂淡就魂淡吧,横竖我就这样了……”

  “方雨佳啊方雨佳,你这又是何苦,不想接受我也不必用这种要领啊……”

  不多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唐震在邻座几对情侣的窃窃私语下起身走出冷饮店。

  逐步按下了接听键,随即一个甜糯清脆的声音传来:“唐震你搞什么啊,小菲刚刚给我打了电话,一直埋怨我,你也真是的,早知道我就阻拦这个先容人了……”

  听着方雨佳的埋怨,唐震感受喉咙如同被什么堵住一般,欲言又止的低下头去。

  他始终搞不懂自己心里的想法,同样是两个“嫌贫爱富”的女孩,为什么自己会忍不住反驳讥刺谁人齐菲菲,却始终对方雨佳抱着一丝期望?

  看来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所以才会选择性的忽略她的择偶准则,终归对方同样抱着找一个金龟婿的盘算。

  为自己先容了一个有着同样想法的女孩,就是想让自己搞清状况。

  这就是方雨佳的性格,她如果不喜欢你的话,会想主意令你知难而退,却从不主动张口。

  唐震忍不住意料,如果此时方雨佳知道自己已经放弃了对她的苦苦追求,是不是会感受如释重负,然后兴奋的哼着最喜欢的那首梁静茹的歌,拉着闺蜜一起去逛街呢?

  ……

  东都市西城区一间三十多平方的屋子里,斑驳不堪的墙皮和油漆剥落的门窗显露出一丝破落。

  此时在屋子的屋门口,正有十几名五大三粗的男子正围在一起,难听的咒骂声不时从他们的口中喷出。

  “妈的,唐老五这孙子,足足欠了老子五十万,他倒好一走了之,可是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

  “就是,咱们都是街坊,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列位都指着这点钱儿过日子呢,这个,这个父债子还的真理不用叔叔多费话吧?”

  “哎,唐震啊……说实话咱们也不想逼的这么紧,可谁都是一家老小,挣点钱儿也不容易,对吧?”

  “操,别****费话了,今天不给钱就抄家!”

  其中一名性情爆燥的黑脸大汉吼了一声,只然而在详察了一眼那家贫壁立的屋子后,顿了顿又晦气的骂道:“妈的,我看你这地方恐怕耗子来了都得饿死。你爸倒是拍拍屁股跑得利索,却狠狠的坑了这帮老小爷们,真是够他妈缺德的了!”

  众人闻言深有感伤,情不自禁的同时颔头,一脸的懊恼。

  在这些气焰汹汹的追债的人中间站着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正是刚刚“相亲“归来的唐震。如今他正苦着脸,满脸无奈的笑对着众人。

  “列位叔叔大爷哥哥,听我说一句,好错误?”

  唐震说完话后看了一眼众人的反映,见没有人阻挡后便继续道:“你们的难处我也知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一个月还上五千,至于先还谁的钱就请诸位自己商量吧!然而我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真把我逼急了话我就一走了之,到时候咱们看倒霉!”

  唐震言毕一脸坚决的神色,冷冷的盯着这些人。

  横竖老子的主意已经提出来了,行不行你们自己看着办,要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有本事你们朝我那混账老爹要去!

  唐震的解决主意显然不能取得所有人的认同,连忙有人开始急赤白脸的吼讲话来,撸胳膊挽袖子作势欲打,眼珠子瞪得溜圆。

  “你要干什么,你小子也想学你谁人不要脸的爹吗?”

  “妈的臭小子,想吓你大爷是吧!”

  “操,这钱我不要了,我就用这些钱买你一条腿,骂了邻人的!”

  ……

  吵嘈杂闹的折腾了一上午,唐震终于送走了这些讨债鬼。

  实在这些追债的也没有主意,如今欠钱的是大爷,真把人吓跑了他们可就血本无归了。

  有唐震这么单人在的话,最最少每隔几个月尚有可能收回个几千块钱。

  正如唐震所说的那样,要真是把他逼急了,最后来个破罐子破摔的话,那这些人真就是鸡飞蛋打一场空了。

  众人走后,唐震苦笑着将满地的烟头垃圾收拾清洁,随后望着空屋子叹了一口吻,年轻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凄苦。

  唐震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那户人家收养他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女儿,唐震也往后有了个从小就爱缠着他的妹妹。

  惋惜好景不长,养母突然去世,养父开始声色犬马夜不归宿,对兄妹两个置之不理。兄妹两个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大,日子过得很清苦。

  他能有今天的拮据生活都是拜自己的那位养父所赐,老家伙在一年前东骗西骗的弄了一笔巨款后,就带着钱和一名有夫之妇远走他乡,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闻讯赶来的债主们自然盯住了唐震,隔三差五的来他家聚会骂街,每一次都要折腾个过半天才走。

  说实话唐震有的时候他真的想一走了之,可是每当这时他就会想到自己那完未成的学业的妹妹,他就这样一次次的强忍着劳累和辱骂,在都市的夹缝中艰难的生存着。

  唐震是一个很有恒心的人,认定爱一单人便要坚持到底。

  但事实证明,他不是方雨见佳的菜。

  所以他才苦笑着承诺了方雨佳为他先容女伙伴的要求,为自己这段支付五年没有成果的情感划上一个句号。

  恋爱也需要物质基础,现在他连自己都顾然而来,又岂敢去奢求恋爱?

  唐震叹了一口吻,从口袋里掏动手机看了看时间。

  被这些讨债的人延迟了这么久的时间,再加上心里空荡荡的,看来今天是不能出摊了。

  唐震将电话丢在床头后后,便蹲下身子把一个塞在床底下的尼龙编织袋掏了出来。

  打开袋子后,唐震从内里掏出一颗鸡蛋轻重的透明晶体摆弄起来。

  这玩意是他那混账养父从盗墓贼手里买来的,据卖家说是从一座不知道什么年月的古墓中挖出来的。

  那时挖出来三样玩意,如同是一把匕首和一件陶器,尚有一件就是唐震手中的这个玩意。

  这颗类似水晶的物体被那时唐震的养父断定是个珍宝,就破费了一万大洋买到了手里。

  成果找人一判断,屁都不是。

  唐震养父郁闷了几天后,便将这个“玻璃球“丢进了床底下,后来被唐震清扫卫生时放了起来。

  将手里的‘玻璃球’摆弄了几下后,唐震随手将它和手机一起放到桌子上,随即起身准备午餐。

  右手手捧着一碗两块钱一袋的利便面,左手拿着半袋榨菜,唐震慢步走到床边,揭开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正看到一段刺激的战斗形貌,主角靠着精湛的枪法和格斗技巧接连击毙敌人时,唐震兴奋的一拍身边的桌子,却不想正巧拍在了玻璃球上。

  玻璃球碎裂,继而一阵痛入骨髓的剧痛骤然传来,唐震情不自禁的怪叫一声,原来是手掌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不息涌出。

  “倒霉催的!”

  唐震气恼的骂了一句后,便赶忙去倒水清洗伤口。

  他却不知道,在他脱离后,那破碎的珠子里飞出一抹幽光,将手机团团包裹住,接连了几秒后便消失不见。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