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替嫁悍妃

替嫁悍妃

灵犀殿下 著

连载中耽美

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当穿锦衣,食玉食,住金房玉殿,学琴棋书画?

110.5058万字|3479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7:45:3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当穿锦衣,食玉食,住金房玉殿,学琴棋书画?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夏日的夜晚,泛着几分纳闷的温润,虫蛙低鸣,为这片树林增添了一丝诡异的安宁。

  树林之外,一群穿着黑衣人押着近百辆粮草正由远而近。

  黑衣人闷不做声,只有车辆行驶之途发生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待车队近了,树林之中突然发出一声敕令:“上!”

  随着一声敕令,官路两旁的树林之中,窜出数十名士兵。

  “有匿伏,列位小心!”黑衣人连忙拔出腰间刀剑,然而顷刻,双方人马打的不成开交。

  这时,一红衣戎装的小少年骑着一匹枣红马从林中蹿出,手中长枪如同闪电一般,直夺对方头目的……裤腰。

  “啊……”对方裤子一松,双手扯裤子之际,红衣少年长枪一挑,便控制住对方的命脉,却见少年扬声呵叱:“谁敢再动,爷削了他脑壳!”

  对方看着那马背上纤细娇小的人,红唇墨发,美的张扬,艳的妖冶,那双明亮的眸子显着如秋水潭般清澈透亮,却又如同古井般亘古幽深,看透世间生死。

  他从红衣少将的眸中看出了戏谑和杀意。

  冷汗顺着眉骨滴落,恐惧席上心头。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那头目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让手下人住了手:“快,住手,住手!”

  黑衣人投鼠忌器之时,红衣少将连忙道:“都给爷绑了!”

  这近百车的粮食刀兵被偷偷运出城,若不是她盯得紧,就要落入夷狄的口中了!

  红衣少年眸中闪过几分戏谑和得逞的精光,指了指自己的战利品,道:“将他们的嘴巴给堵了,回去的时候若是惊动了老爷子,爷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是!”

  顾三儿这才勒马踏上了回程。

  南源国的顾家,世代将门,从开国开始,便驻守边关,顾氏一门赤胆忠心,世代忠烈。

  老兵军顾长候有一儿一女,可是一个英年早逝,一个朱颜苦命,都早早的就脱离了世间。

  如今顾长候已经年过半百,却是孤寡老人一个。

  而这少年般容貌的顾三儿,却是老兵军顾长候唯一的女儿顾青烟的女儿。

  顾家军营就驻扎在边城南郊,十几万雄师守着边城,周边小国才不敢侵犯边城苍生。

  而顾三儿就是在这样的地方,从三岁开始,一待就是十二年。

  此时如今,军营之中,除了巡逻的士兵往返走动,所有将士都已经入睡,整个军营一片安宁。

  顾三儿在军营外下了马,牵着马,小心翼翼的捂着马嘴,生怕闹出什么信息,她对身后的人道:“嘘,别惊动小老头。”

  顾三儿刚说完,门口的守卫却连忙站直了身子,中气十足的张口:“少将军好!”

  顾三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将这几人的脑壳砸出几个窟窿。

  腰还没直起来,就听前面传来幽幽的声音:“三儿,这两日不见踪影,去哪儿了?”

  抬眸一看,却见不远处一白衣令郎傲然独立,俊美绝伦,脸如雕琢般精致。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在夜风之中随风摇曳。看那飞入鬓角的剑眉之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那迷人的薄唇边是那令人眼花的笑意。

  二十多岁的男子,有着让天下女子都为之痴狂的资本。

  而在这军营之中这些大粗劣男子里能看到如此佳令郎,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神清气爽。

  顾三儿瞟见那男子,却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神情,磨磨蹭蹭的站直了身子,那里有刚刚劫粮的气焰?

  哎,这小老头,是属狗的吗?这半夜都不睡觉!

  “小爹爹呀,您怎么……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十五六岁的女士张口喊着一个二十多岁男子为爹,怎么看怎么希奇,可是军营之中的人已经习惯,自然是责怪不怪。

  云暄朝顾三儿招了招手,好性情的道:“莫怕,今日有贵客到,爹爹不罚你,先随爹爹去将军帐,他有要事与你说!”

  “贵客?”顾三儿听不罚两个字,一颗石头就落了地。

  要知道,现在太平盛世,周边小国已经投降成为南源的隶属小国。若是这个时候被人发现顾三儿带兵截杀了夷狄商贩,挑起两国战争,老头子大提要将她行刑以正军规了吧!

  然而,这些人看似商贩化妆,可是顾三知道,这些人绝非普通苍生,而是夷狄四周收购粮食刀兵的官兵。

  就知道那些宵小之辈不成能乖顺!偷粮偷刀兵,对方的目的昭然若揭!

  顾三将手里的缰绳交给后面的小士兵,便跳着跑到云暄的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撒娇般的道:“爹,我们这里有什么贵客来?以老爷子这十来年一成稳固的作息时间,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晚还不睡”

  “自然是我们家三儿的事。”云暄幽幽的来了这么一句,顾三儿却有些微微发杵,不会是老爷子知道了她这两天做的事吧?

  她忐忑之间,已经来到了老兵军顾长候的营帐,内里果真还亮着灯。

  顾三儿和云暄刚走到营帐,内里就传来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

  顾三儿看了一眼云暄,云暄却没有理她,先一步进入营帐。

  顾三儿悻悻,立马跟了云暄的脚步,牢牢的随着他进入营帐。

  见顾长候坐在不远处的朱漆雕花木椅上,旁边坐着一个……

  嗯,花白的脸,鲜红的唇,阴阳怪气的样子让人觉着看一眼便会眼睛生疮。

  顾三儿用手指戳了戳云暄,探出个脑壳,问道:“爹呀,那是个太监吧!”

  顾三儿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被那太监听到,却见对方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硬了脖子,阴阳怪气的叫道:“云暄,你好大的胆子,竟让当今圣上的三公主唤你做爹,你想造反不成?”

  云暄却没有说话,走到一边坐下,端了茶水,自顾自的喝。

  顾长候哼了一声,拉长个脸道:“安公公言重了,暄儿是本将的义子,三儿是本将的亲孙儿,虽说暄儿年岁小,却也对三儿有一片养育之情,养育之情大于天,三儿叫暄儿一生爹,就算在天王老子眼前,那也是占理。谁不屈,就让他来本将眼前说理!”

  顾长候的话一落,安德顺面色微变,一副吞了苍蝇的神情。

  爹?

  三公主出生的时候,云暄才然而七岁的娃,如今倒还成了三公主的爹了?

  还养育之恩,真是笑掉大牙!

  可是,顾长候在南源那是元老级的人物,谁敢在他眼前说个不是?

  再说了,这南源只知道长公主秦锦伊,二公主秦锦佩,却早已经不记得尚有个三公主顾锦枫,更不知道这秦锦枫就是在军营待了十来年的顾三。

  而为什么金枝玉叶的公主会在军营之中跟一群大男子早晚相处,这其中的原因,怕是连当今圣上都不愿提及。

  所以,就算他将顾三儿叫云暄爹之事告诉万岁爷,那也然而是无关痛痒的事。

  安德顺想到这一茬,便也又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这才慢吞吞的道:“云暄令郎照顾公主,功不成没,咱家一定会奏明皇上,为令郎加官进爵。”

  “那就有劳公公了!”顾长候搪塞了一句。

  “此事暂且不提,老兵军该知道咱家的来意。”安德顺喝了茶,润了喉,便从袖子拿出一明黄色的金帛圣旨,面露恭顺,下巴朝天,尖着嗓子吼道:“公主,接旨吧!”

  顾三儿听了他们的对话,感受还是蒙的,谁是三公主?接旨,接什么旨?

  安德顺抬着下巴自豪的站在不远处,顾长候与云暄已经站在营帐中央,期待接旨,两单人两双眼齐刷刷的看着她。

  顾三儿抿了抿唇,然后走了过去,乖乖的跪了下去。

  圣旨一出,如君子亲临,她倒还没有谁人胆子藐视皇权,不管什么事,先跪了总没事。

  安德顺这才尖着嗓子,读的口水直飞。

  无非是称颂东晋九王如何的品貌出众,如何的温良敦厚,又如何的才倾天下。

  又赞扬南源长公主秦锦伊如何的聪敏温厚,品行工整。

  然后又说到南源愿与东晋成为秦晋之好,免于两国战乱。

  顾三还在想,东晋九王是个什么人物,南源长公主秦锦伊又是个什么人物,管她什么事。

  安德顺便将圣旨放在了她的眼前:“三公主,怎么不接旨?”

  顾三儿的唇边一直带着一丝笑意,却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若是相识顾三儿的人,能够城市费心,以这小祖宗有什么不快就动拳头的性子,这太监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会不会让她炸到将这太监的脑壳扭下来。

  不管是老兵军顾长候还是云暄,都巴巴的盯着顾三,防着她突然发飙。

  可是,顾三儿默然了一下,便见她伸手接了圣旨:“臣女……接旨!”

  安德顺没想到虽然这个三公主一直不在宫中长大,却是如此乖觉的人,他唇边露了笑意,又才尖着嗓子道:“公主,准备准备吧,迎亲队伍就在临川酆都,三日后,太子殿下就会来接公主前往东晋帝都,与东晋九王拜堂完亲。”

  ------题外话------

  同志们,灵殿还是厚着脸皮开了新文,敬请列位支持莅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