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娇笙

娇笙

南墨离 著

连载中耽美

生于锦绣华庭,归于青灯古佛。顾安笙上辈子命不自主,柔顺孝悌却落得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重来一世,她决定照着自己的意愿活一场。什么渣渣、伪善、白莲花,她都不怕!谁知好不容易从前世的已知坑中跳了出去,转头却又进了另一个大坑......安笙不禁扶额,请问夫君家里坑太多怎么破?某男摆出一夫当关的架势:娘子别怕,让为夫来破!已有百万完结文,坑品良好,请大家放心跳坑^_^

613.7836万字|7237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7:32:2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生于锦绣华庭,归于青灯古佛。顾安笙上辈子命不自主,柔顺孝悌却落得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重来一世,她决定照着自己的意愿活一场。什么渣渣、伪善、白莲花,她都不怕!谁知好不容易从前世的已知坑中跳了出去,转头却又进了另一个大坑......安笙不禁扶额,请问夫君家里坑太多怎么破?某男摆出一夫当关的架势:娘子别怕,让为夫来破!已有百万完结文,坑品良好,请大家放心跳坑^_^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邺京有山云紫霞,其山层峦耸翠,华顶云霄,山中藏古寺,谓之弘济寺,宝塔闻钟,梵音袅袅,传诸于龙藏,出之于金口。

  寺中有一僧德高望重,法号普云,上求佛道,下度众生,其行光大,其义无边,福慧同修彰显大乘之道。

  弘济寺后靠山溪,溪后隔山林,此处林密山高,少有人迹,只有一条小路通进密林。

  顺着小路而上,绿林掩映间,隐约可见一处青灰色的屋角。

  据弘济寺的老僧人们说,那是山下的老猎户从前建的木屋,如今已久无人栖身,屋里屋外,早就积满尘灰,杂草丛生,只有几只雀鸟,偶到屋前采草籽、捉虫儿吃。

  顾安笙如何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死在这等荒芜地界,周围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有。

  暗夜里,梁家恶仆目露凶光,两手抻着一根粗麻绳,跟逗兔子似的,一步一步向安笙走近。

  安笙错步向后,恶仆步步紧逼。

  好一会儿,像是终于逗够了似的,麻绳终于勒向安笙颈间。

  那恶仆一面用力,一面咬牙道:“少夫人,冤有头债有主,要杀你的人,是二少爷和郎中人,你纵做了鬼,也莫要来缠仆从。”

  说罢,那恶仆就发出了桀桀怪笑。

  听到这话,安笙挣扎的手脚缓缓小了下来。

  她就知道,梁无道谁人没良心的,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说是将她打发到庵堂里去出家,原来还是要杀人灭口。

  可她显着都承诺了什么也不说,誓要做个睁眼瞎子,他们为什么就不乐意放过她呢!

  她显着,就什么都没做啊!

  她十六岁奉亲父嫡母之命,听凭媒妁之言,嫁予梁福星之胞弟,太仆寺马场协领梁无道为妻,完婚后上孝怙恃、中和妯娌、下悌弟妹、随处守纪守己、样样从不逾矩。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突然被冠上荼毒寡嫂子侄的罪名,被梁家老夫人一怒之下发配到了水月庵。

  发配就发配吧,老夫人怒火滔天,安笙不敢有二话,也认了,且为了让梁家放心,她趁夜就坐上轿子脱离了梁家。

  谁知道,什么发配庵堂,都是敷衍她的。

  梁无道和他那寡嫂,怕偷/情丑事泄露,基本就是打的要她死的主意!

  可她不宁愿宁愿!

  他们两个偷/情被自己撞见,凭什么死的得是她?

  她这短短的一辈子,过得尽是顺从识趣的日子,临了了,连个仆从都叫她听话点,老老实实地去死。

  听听,叫她老老实实去死,这可真是,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啊……

  窒息!无法忍受的窒息!

  安笙双手死死地抓住麻绳的边缘,可是她那点气力,哪抵得过身后的人。

  挣扎的力道缓缓变小,安笙喘息已经很是难题,眼前晃过一道一道的白光,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砸在脚下的土壤地上,连个水迹都看不见。

  麻绳越勒越紧,那滋味作真难受极了。

  恍忽间,安笙何等想,能有单人,救她脱离这苦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安笙吊着最后一口吻吐不出来的时候,身后的钳制却突然松开了。

  安笙无力地跌坐在地,捂着脖颈发出撕心裂肺的干呕声和咳嗽声。

  身后传来拳脚相交的声音,安笙无力回首,她只想抓紧契机多喘几口吻。

  片晌后,身后的信息停了,安笙感受到有脚步声靠近自己。

  她赶忙回过头去。

  只见微弱的月华下,一身穿粗布僧衣,手持檀木佛珠的大僧人,逐步向自己走来。

  安笙下意识地手脚并用向退却去。

  大僧人见安笙退却,连忙停了下来,道一声佛号,语气慈悲。

  “施主莫怕,已经没事了。”

  安笙歪头看向梁家谁人恶仆,只见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瞧着也不知死活。

  大僧人似乎读懂了安笙的心思,连忙道:“他只是昏过去了。”

  安笙松了口吻,这一晚上,过得太过惊心动魄,她现在心还跳得厉害。

  “夜已深,若施主信得过贫僧,可随贫僧去寺里暂住一晚,贫僧所在的佛寺,离此处并不算远。”大僧人双手合十,微微垂首。

  安笙看了看周围,想了想自己现在的情况,小心地问道:“不知大师是在那里修行?”

  那大僧人闻言又道了一声佛号,连忙解答:“是贫僧疏忽,贫僧乃是紫霞山上弘济寺中修行的僧人,法号普云。”

  普云大师!

  安笙双眸蓦然睁大,然后近乎没有再多想,连忙跪地哭求道:“大师救命!”

  普云大师将安笙扶起,带着她回了弘济寺,将她安置在了待客的厢房。

  安笙颈间被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普云大师替她上了药,听安笙陆陆续续说了自己为何被杀的缘由。

  普云大师轻叹一声,对安笙说:“施主放心,你我既有缘遇见,贫僧自不会坐视施主被害,明日,贫僧会下山去,替施主结了这个恶果。”

  安笙闻言,心里马上一酸,热泪落了满脸。

  自她出生起,还从未有人跟她说过,叫她放心,会替她解决了身后的贫困。

  没想到,第一个这么说的人,竟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普云大师。

  再日,普云大师果真下山去了梁家,然后,又去了顾家。

  安笙不知大师是如何与这两家商谈的,横竖往后之后,她就住在了弘济寺后面的小木屋里。

  梁家和顾家,每月还会准时派人来给她送银两和吃食。

  只有一个要求,无极特殊情况,安笙不得下山。

  安笙知道普云大师费心周旋,才给自己换来一线生机,也没有坚持,颔头应了。

  自此,她便常住在山上。

  逐日,普云大师城市来给她讲两个时辰佛经,安笙似乎颇有佛缘,缓缓地,竟也小有所成。

  普云大师见她上进,陆陆续续的,又给她带来许多佛经和医书。

  安笙聪敏勤学,对大师带过来的佛经、医书等用心臆想研读,后来竟参透了一些治病救人之古方。

  一年后,大师将她收于门下,正式行了拜师礼,入了空门,安笙有了新身份,不再属于红尘俗世,后来,缓缓随同大师入世治病救人,结下了诸多善缘。

  按理来说,这样心怀普度众生之大道的安笙,应该得以善终才是,可偏偏,世事不尽如人意,安笙最后还是死于横祸。

  梁家,终究还是不乐意放过她,就算她入了空门,依旧不能让他们放心。

  眼皮愈渐繁重,朦胧间,安笙看到师傅眼中的痛苦之色,她废力地扯出个笑容,轻声对师傅道:“不怪师傅,是徒儿自己,命错误……”

  是啊,她就是命错误。

  她生下来,生母姨娘就被嫡母陷害不贞,给弄死了,自己也被送到了庄子上,浑浑噩噩长到十三岁,好容易回了主家,却是为了替嫡姐出嫁。

  嫁就嫁了,偏偏她还看不清,又遇人不淑,最终送掉了自己的小命。

  怨不得别人,都是她自己,识人不清!

  安笙安笙,原是要告诉安笙,要安安份份地过完一生。

  闭上双眼前,安笙忍不住想,若有来世,她一定不要活的如此窝囊,命不自主!

  她要照着她自己的意愿,痛快地活一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