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综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综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瑟嫣 著

连载中言情

季言之是位三无男,自认除了不喜欢说话外其他都还好,有一天得到一个系统,说要教他好好做人,做个身心洁净、天天向上的好男人,季言之信了它的邪,结果坑爹的旅程从此展开!

57.1431万字|5480次点击更新:2019-04-21 17:06:3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季言之是位三无男,自认除了不喜欢说话外其他都还好,有一天得到一个系统,说要教他好好做人,做个身心洁净、天天向上的好男人,季言之信了它的邪,结果坑爹的旅程从此展开!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夕阳西下,残庙,篝火。身着青衣,做书生装束的季言之席地而坐于篝火旁,那潇洒惬意的姿态,只除了那微微刻板、甚至有些僵硬不见任何升沉的面部能稍微宣示点自己与原主的区别。

  是的,季言之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用通俗的话语来说,他穿越了,由一位面部神经坏死,自认除了很少说话其他都还好,从没车没房没钱三无男穿越成了一位姓王的书生。原因自然也很通俗很公共,季言之遇到了自称晋江教你好好做人12358的系统,说要叫他好好做人,做个身心清洁、天天向上的好男子,季言之那时只默然了那么一秒钟,就被当做默认给送来了《画皮》的世界,成了王生。

  王生啊…

  季言之神情依然不见任何变化,心中却幽幽地叹了一口吻。

  “小绿…”季言之轻声唤了一声自称晋江教你好好做人12358,简称小绿12358的系统:“你能告诉我《画皮》的原文剧情吗。”

  小绿的形象是一枚很萌的绿叶,平时就跟休眠一样静悄悄的。季言之平时唤它,十次能应一次就是很好的了,这回季言之很幸运,刚一提出要求,小绿就很快速的‘解答了’,就是有点简朴粗暴,一股脑的就将《画皮》的剧情一股脑的导给了季言之。

  季言之感受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可是他依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适的感受。吸收剧情的同时他甚至正用一双随意取材参差有些纷歧致、树枝制成的筷子,逐步地的搅动一碗热气腾腾小米粥。

  季言之喝了一口小米粥,待暖暖的感受充斥整个胃,甚至驱散了小绿简朴粗暴带来的不适感以及冰冷后,季言之开始通过自己所相识的白话,自行‘翻译’起了剧情。

  是的,小绿真的很简朴粗暴,因为它听到季言之要求剧情后,就把原滋原味、带着点墨香气息 ,普通人明确起来有点费劲的《画皮》原文不打一丝折扣的原封不动传输给了季言之,丝毫不管基本季言之自身是没有看过的这篇由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的。

  幸好季言之自身虽说因为变故并没有完成学业,但文化程实在度并不低。季言之只用了喝粥的时间,就吃透了《画皮》的剧情。说来实在剧情很简朴,无非就是一个面容狰狞的恶鬼,披上用彩笔绘画的人皮,装扮成一个令人心爱的玉人,耍弄种种诱骗手段,以来到裂人腹、掏人心的目的故事。而他季言之所穿的王生,就是那受了恶鬼疑惑,成果被裂人腹、掏人心却要原配妻子拯救的炮灰男。

  季言之若有所思:“小绿,既然你在,那么告诉我,这王生那里需要逆袭。”而且就画皮的剧情来讲,王生算是男主吧,虽说他被恶鬼迷了心窍,被裂人腹、掏人心,但最终被他的好妻子给救了,所以这算哪门子的炮灰

  小绿好一阵默然,片晌才在脑壳里回复季言之: “王生不渣吗,岂非宿主不认为他需要从良做好人吗。”

  渣,怎么不渣。显着是自己犯了大多数男子城市犯的偏差,见猎心喜,招了披着人皮的恶鬼,成果倒惹得他妻子为救他受尽凌~辱。这样“负’了原配的男子不渣谁渣。

  所以……

  季言之若有所悟,所以他只要能立正身,敬贤妻,不为旁的美色所疑惑,便算完成逆袭任务啰。这么想着的他眸中闪过一丝幽光,默然少许,突然讲话又问小绿。

  “王生此回出门是为了考取功名吧。”

  小绿软萌软萌的解答:“对哒,宿主有什么疑问吗?”

  “

  如实是有疑问。”季言之依然瘫着一张脸,语气冷淡的道:“既然是赴京赶考,那么我为何朝着与京城相反的偏向走?不要告诉我这是剧情的惯性…”

  小绿依然软萌软萌的道:“对哒,宿主你真聪慧!”

  “呵!”

  季言之那张瘫了的僵尸脸稀罕的微微有了变化,纵使小绿这个说话软萌的系统也忍不住惊讶讲话。“宿主原来你面部神经没有全部坏死啊…”

  “很开心让你失望了。”

  季言之很快就收了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继续用冷淡的语气说道:“既然走错了偏向,那么明儿换正确的偏向走,想来依着学习人的心思,要是因为这原因错过了科举,估摸原主会羞愧得自杀…”

  “谁人…”说话软萌的小绿突然变得吞吞吐吐,“就算你明儿改变偏向走了正确的路径,估摸也来不得出席这回的春闱了。”

  “所以…”季言之语气依然冷淡,“我还是会遇到那恶鬼!”

  小绿:“对哒,宿主你真聪慧。”

  季言之:呵呵。

  小绿皮了一下,便又陷入了‘睡眠模式’,估摸短时间内不会再泛起宣示它的存在感。季言之也没在意,横竖他万事习惯靠自己,并不认为语言软萌,做事简朴粗暴,偶然会皮一下的小绿能给自己什么辅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掷中注定会遇到,那么他无视就好了。季言之很乐观的如此想到。

  篝火有些小了,季言之用树枝拨了拨,又添了一些枯枝,待篝火重新燃烧得旺旺,季言之这才从原主随身所带的包裹里拿了一件七八成新的黑色披风披在身上,全当被子。

  夜缓缓地深了,季言之虽说心里藏了事但到底抵然而睡意来袭,不知不觉便在篝火所散发的暖意下进入了梦乡。一夜无梦,天微蒙蒙亮时,篝火已经燃尽只剩下一堆灰烬。

  季言之醒来后觉着有些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紧了紧身上披着的黑色披风,却没有再去生篝火,而是裹着披风从包裹里摸出一块已经半硬的馒头,丝毫不见嫌弃的啃了起来。然而纵使进食的速度很快还是用啃的,但托了皮相很好的福,一点也不见卤莽,反而有种一切随心,万事不拘的潇洒惬意。

  吃了简朴至极的早餐,季言之简朴的收拾一下,便重新垮上肩负上路。然而这回他没有沿着‘错误’的路径上京赶考,而是打了一个偏向回太原,既然昨晚小绿都说纵使自己走对了路径城市错过这回的春闱,那么他爽性放弃直接打道回家得了,说不得恶鬼看到他这么没上进心,就放弃‘勾答’他的想法放他一马呢。

  不得不说季言之这个想法很好很天真,不说所谓剧情的惯然性,就说原主王生这皮相作真可赞扬一句‘陌上颜如玉、令郎世无双’,才学不错,皮相又好,喜欢披着人皮勾答人等厌倦期一来就吃了所勾答之人的恶鬼会放他一马才怪,所以中途改了道儿回家的季言之在路上就这么遇到了一名独自拿着包裹,看起来赶忙忙忙,步履艰难的仙颜女子。

  季言之……

  虽说是面瘫,但季言之还是很想吐槽好错误。

  说好的衣着绮丽,看起来像列位闺秀呢,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是衣着泄露,一看就不是正经女子的风尘女子呢!

  季言之下意识的抽了抽嘴巴,然后决断的目不别视,就这么越过欲言又止,如同有千言万语委屈要述说的女子走了。

  女子望着季言之潇洒从容的背影,不禁有些傻眼。书生不是都吃野外偶遇潦倒女子的艳遇之事吗,怎么她这回看中的书生缺恰恰相反呢,岂非是口错误心。

  女子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驻留一会儿,然后脚下如风的朝着季言之追了去,纷歧会儿的功夫,就追上了季言之。

  “令郎请停步。”女子气喘吁吁,香汗淋淋的娇唤道。

  季言之就跟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往前走。女子气得半死,差点就忍不住要把身上披的人皮给崩成两段儿时,季言之才回过头,貌似很疑惑的来了一句:

  “花魁小娘子你叫我?”

  花魁小娘子这是什么鬼称号…

  是指她是从青楼画舫里逃出来的吗。

  莫名觉着好气好气的女子暗地里磨了磨牙,盈盈如秋水的眼眸却瞬间含了泪,期期艾艾我见犹怜的道:“令郎聪慧,既然猜到了小女子的身份,不妨行行好救小女子一命。”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