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如朝阳,愈我夏伤

你如朝阳,愈我夏伤

曦言曦诺 著

连载中言情

我爱江南时,犹如梨花爱上吹醒她的春风,我忘了江南时,犹如夏风到来,梨花早已凋残。难过不难过,不难过江南,最难过莫念,只是莫念啊莫念,是让你莫念,还是让我莫念?——白栀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资源和外在物质是没有一颗好用的头脑赚不来的,只是有时候,有一些我们明明知道要避开,却还是甘之如饴撞上去的东西,那种东西,于自己,叫做遵从本心,于他人,叫做叛道离经。我愿为你挡住所有风雨,我愿为你抹去所有荒凉,如果情深一场,如何相见却相忘?——莫念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白栀会离开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我共度一生的人不叫白栀。爱一个人最害怕什么?最害怕有一天所有关于我的一切你都选择视而不见。每一段回不去的流年,都是一场妄念。——江南

24.4813万字|13次点击更新:2019-06-16 22:35:1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我爱江南时,犹如梨花爱上吹醒她的春风,我忘了江南时,犹如夏风到来,梨花早已凋残。难过不难过,不难过江南,最难过莫念,只是莫念啊莫念,是让你莫念,还是让我莫念?——白栀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资源和外在物质是没有一颗好用的头脑赚不来的,只是有时候,有一些我们明明知道要避开,却还是甘之如饴撞上去的东西,那种东西,于自己,叫做遵从本心,于他人,叫做叛道离经。我愿为你挡住所有风雨,我愿为你抹去所有荒凉,如果情深一场,如何相见却相忘?——莫念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白栀会离开我,也从来没想过要跟我共度一生的人不叫白栀。爱一个人最害怕什么?最害怕有一天所有关于我的一切你都选择视而不见。每一段回不去的流年,都是一场妄念。——江南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知道自己是黑社会时,白栀正在路边的某个早点摊位上吃着小笼包和豆汁。

  饶是她觉着自己淡定也差点被豆汁给呛到,她将新买的手机关屏,屏幕上连忙照出了她的脸,拿着筷子的手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自己的下巴,左看右看,杏仁大眼翻了个白眼后嘴里嘟嚷道:“这些人都瞎吗?有我这样长得像只小白兔的黑社会吗?”

  她打开手机继续看,越看越觉着发这个帖的人实在是很闲,闲的慌。

  白栀心里默默吐槽:凭什么?不是说校园十大风云人物吗?凭什么她被排在了第二?他们的校园风云人物如此不值得一提?以至于连她这样的小人物也能上榜了是不是?

  然而还别说,瞟见属于她的配图后,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混黑社会的了。

  然而,她真的很冤枉好错误?不就是开学的时候被五个哥哥三个嫂嫂送到学校嘛!不就是开学的第二天骑着小哥的摩托车到学校上学嘛!不就是不住校,反目同学联系嘛!真是的,你们有定要想象力那么富厚嘛?

  我也很无辜的,作为家里唯一一个读大学的人,几个哥哥嫂嫂想来看看大学什么样的怎么了?作为一个上学快迟到的人,骑个摩托车上学怎么了?尚有同学开车来的呢,不要以为我经常不在学校我就不知道,这也不见你们说什么呀!

  你瞧瞧这评语怎么写的:作为一个玉人,还是系花级其余玉人,居然如此彪悍,这让一向僧多肉少的理工学院男生要怎么活?

  白栀翻了个白眼,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发现尚有半个小时才到上班时间,她忍不住将眼光看向了谁人排名第一的老兄。

  莫念,这名字够希奇的哈!莫念,默念?莫念?不知道取名字的人怎么想的?

  看到这位老兄本人后,白栀觉着,可能是他的怙恃觉着自己儿子太帅,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莫念嘛,能够是叫别人不要挂心的意思吧!

  然而,这单人两年前就卒业了啊!现在居然还霸着第一名,看来来头不小啊,终归就算再帅,也不成能在三分之二都是男生的理工学院帅过好几届学弟吧?

  她继续看,果真,这位学长不仅人长得帅,名字取得好,连家庭也不是一般的好啊!居然还是个美籍华裔,呦,传言还是个贵族呢,啧啧,这样的人居然也在海内上大学,看来这内里的水分不少哇!

  第一没什么看头了,白栀又将眼光看向了第三位仁兄,果真,第三位如实是个仁兄,尚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江南。

  和她一届,富家子弟,还是个洁身自好的有为青年呢!看来理工女子不合人家胃口,要否则就这条件,换过几茬女伙伴她都信。

  胃填饱了,八卦也看了一肚子,她觉着自己今天上午能量满满。

  咖啡厅的干事是周末工,今天星期六,现在是八点四十,尚有二十分钟上班。

  从早餐摊骑电动车到咖啡厅差不多十分钟,到咖啡厅后换上统一的帽子和围裙尚有鞋子。

  不知道店长怎么想的,他们店里全部清一色的女孩子,这也是白栀唯一一次庆幸自己长了张好看的面庞,要否则就他们店长这癖好,估摸是没戏。

  做好所有准备干事,她照例和所有服务员一起检查店里的卫生,以免前一天有遗遗漏某个地方没有清扫清洁,影响客人心情和店里的形象尚有生意。

  咖啡厅挺大的,白栀认真靠窗的三个位置,店里规律很严,不是自己认真的区域一概不许上前,除非店长部署。

  刚检查完,就有客人来喝咖啡了,瞟见来人选择了自己认真的位置后,白栀面露淡淡微笑,礼貌地问道:“请问二位先生想喝点什么?”刚问完,她就觉着眼前这个完全没看她一眼的男子有点小面熟。

  白栀在心里偷偷骂了自己一声:脸盲果真无药可救。

  “两杯蓝山咖啡。”男子声音醇厚,听上去让人觉着很舒服。

  “好的,请稍等。”白栀拿起了桌上的本子,然后走开。

  几分钟后,她用托盘端着两杯蓝山咖啡过来,小心地将咖啡放到两人眼前,然后脚步轻盈的脱离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刚脱离,坐在男子照面的另一个年岁稍长的男子就寻开心似的说道:“这个女孩子真像只狐狸。”

  男子听后只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并没有要看长得像狐狸的女孩是什么样子的。

  结账的时候是男子结的,多余的二十块钱算作小费给了白栀,这让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分,同时也多看了他两眼,到不是对他有想法,只要是给了她小费的她都忍不住多看人家两眼,想看看那张脸上的神情,是对款子的不屑呢,还是满身散发着优越感呢?

  惋惜,她今天有点被惊讶到了,给她小费的男子面无神情,让人看不出丝毫心田的想法,也许是她道行太浅吧!

  看来这世界上除了她之外,神秘的大有人在啊!

  下午五点换班,白栀去吃了一份西红柿炒鸡蛋盖浇饭,然后骑着自己的小毛驴去往下一个干事所在,一个火锅店。

  火锅店是一个星期来三次的,每次的时间是四个小时,每个小时十块钱,没主意,她的课程里每个星期一到星期五只有几百三晚上没课,其余天天晚上都有课。

  她已经在这家火锅店做了半年了,工资每个星期一结,这让她很满足,更满足的是,这里离她二哥家开的大排档很近,她可以顺道去蹭个宵夜,周末人多的时候帮协助。

  尚有两个星期学校就放假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多找几份暑假工了,想到这,白栀去将客人点菜的票据交给柜台时,顺手拿了张餐巾纸擦汗,今天是周末,人许多。

  刚松口吻,就听到一个男生喊到:“服务员。”

  白栀转头看过去,见是自己认真的餐桌后,只能认命的露出一个微笑,走过去将选菜品的票据没人给一份,然后礼貌地问道:“请问你们需要什么底汤呢?”

  一个小餐桌,来的是四单人,年岁和她差不多的样子,三男一女。

  “江南,你请客,你点吧。”其中谁人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对坐在她照面的男生说道,语气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柔。

  “吃鸳鸯锅吧!”谁人叫江南的男孩子张口说到,声音有些冷清,眼神也很冷清。

  白栀向他们确认性地问道:“鸳鸯锅是吗?请问要什么汤料呢?是鸡汤还是牛骨汤?”她看向谁人男孩子,从她俯视的角度只能看到男生直挺的鼻梁和两道剑眉。

  男生薄唇轻启:“牛骨汤吧!”

  白栀笑了,笑着说道:“牛骨汤,你们先点菜,我去帮你们叫汤底过来。”她笑容是真心的,牛骨汤啊,很贵的,她有提成的。

  等她再推着小车带着水壶碗筷和汤底过来时,白栀显着感受到四单人都在看自己了,她带上手套,将玩意一一放好,帮他们打开电源开始给汤底加热,然后才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整个经由落落大方,没有半点错误意思的样子。

  “现在需要上菜品吗?”这四单人在这么看着自己,白栀会以为他们要吃人肉的,就算这几年她习惯了种种各样的眼光,可也没有他们这样*裸的盯着她看的呀!

  “哦哦!我们点好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赶忙将自己的勾好的票据给了她。

  其余三人也纷纷将票据和笔给她,就在她收好玩意要脱离时,谁人带眼镜的男生突然说道:“谁人,你是白栀吗?”

  白栀停下手脚,杏仁大眼里露出一丝惊讶:“嗯!你认识我?”岂非是同学?有可能,她连自己班里的同学都认不全,更别说别人了,还是那句话,脸盲这种病,真的没有治。

  谁人戴眼镜的男生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种叫做小激动的神情:“居然真的是你?”这句话一说出口,突然又有点懊恼似的:“额!我们和你同校同级而且同系。”

  白栀笑着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看着谁人正期待她反映的男生,男生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的,也没有什么心机,所有想法都用神情写在脸上,她心下了然,能够是人家认识她,有看到她在打工,想看看她会不会拮据吧?

  然而,真错误意思,她从高三卒业后的暑假就开始打工了,早就过了拮据时期了,现在的心态和脸皮一个样,不锈钢的。

  “是吗?那真巧,我先去帮你们把菜品拿过来再聊。”说完又对他们笑了笑才脱离。

  “真的是她,她居然在打工?”眼镜男生满脸的不成思议。

  “也没什么希奇的吧?你们看她平时的穿着就知道,家里肯定是不富足的。”说完还特意看了江南一眼,似乎在等他说自己的看法,脸上的优越感也显露无疑。

  “也不能说是希奇。”另一个皮肤有点古铜色的男生说道:“只是列位都以为她是和所有人区其余存在而已,现在突然瞟见她娴熟的做着服务员,心里落差对照大。”

  “还真是。”眼镜男生笑了:“你们说要是把她实在是个家庭条件不怎么好,在勤工俭学这件事上传到学校的贴吧里,学校的男性同胞会不会马上呵护欲爆棚啊?”

  “那还真有可能。”女生拆开了自己眼前封好的碗筷,然后拿了开水倒进碗里,烫一下碗筷,顺便帮坐在她照面的江南倒了开水。

  “谢谢”江南很客套的说到。

  女生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如果他把她当自己人的话,是不会说谢谢的吧?

  新书开坑,欢迎围观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