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末法之妖孽符神

末法之妖孽符神

浮沉 著

连载中都市

世家子弟方堃回魂到20年前,一部《紫枢道典》造就了一个神奇的都市少年。道法符术充神棍。

1209.686万字|6479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0:01:3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世家子弟方堃回魂到20年前,一部《紫枢道典》造就了一个神奇的都市少年。道法符术充神棍。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中陵市的夜幕低垂。

  市一医院某层的楼道里寂死一片,只有莹光灯照亮楼层,不闻一点声息。

  止境处的电梯门打开,走出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靓美少女,她身随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

  这两单人似乎是来探看病号的,很快他们就到了605单间病房的门外。

  一般来说单包病房比普通床位要贵一倍不止,但单包的利益是不受其它病人或家眷的影响。

  隔着病房门中间那条镶嵌的长条玻璃,能看到病房里的情况。

  病床上躺着一个少年。

  少年飘逸的脸上,神色显得苍白,人似睡着了一般。

  房内的陪护是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坐在椅子歪歪着,身子一晃一晃的,好象在打瞌睡。

  看护台那里也似没什么人,少女微微歪了下头,示意中年男可以进去了。

  中年男面色沉凝,抬手启门、开门,竟未发出一丝响动。

  而门闪开的瞬间,只见他曲指一弹,嘶的一声微响破空,离房门不远谁人椅子上坐的男子,遥生感应,身子一抖,就真正的‘睡’了过去。

  此时,中年男已经入房,侧身站在门口,让少女进入,他随后又把门好。

  直到他们双双站在床边,躺在床上的少年也没任何信息。

  美少女眼光盯着少年这张飘逸好看却苍白的面容,有那么一两秒的怔神。

  “要不要弄醒他?”

  少女似在沉思,弄醒他说什么呢?她都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她微微摇头,对中年道:“云叔,你看一下他,伤的重不重?”

  中年男伸手搭上了少年在床侧的脉门,浓眉微蹙,开始默察这少年体内的状况。

  片晌之后,他松开了手,对少女道:“筋脉骨骼、五脏六腑问题都不大,就是神识很昏乱。”

  “神识?云叔你是说他脑壳出了问题?”

  “可能有点脑震荡吧,错误说。”

  “那我们还是撤吧,他脑壳要不清醒,也没什么好谈的。”

  “冰儿,错过今晚,我们就要回京,你……”

  少女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式,“走吧。”

  中年男无奈的扁了扁嘴,这冰儿还是太善了。

  他们刚刚脱离两分钟,床上看似在深度睡眠中的少年却睁开眼睛,黑宝石般的眸子,闪过一道灼亮的光采,但转瞬 昏暗下去。

  此时的他还没完全搞清楚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因为这个时代只在梦里泛起过,对自己而言已经是‘过往’,是纪忆中尘封的过去时光。

  岂非我从2028年回到了2008年?

  看着椅子上发出平均酣声的那男子,自己也是有印象的,他是自己谁人‘李叔’的心腹,是个很是良好的刑警。

  但在适才进入病房那其中年男的眼前,他这个很是的刑警也弱至不堪一击的排场。

  她嘴里的‘云叔’,少年岁忆里有这单人的,而且很深刻。

  靓美少女就熟悉了,算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并被两家大人看出,长辈们还定下了口头婚约。

  只是父亲被外放出京之后,他也随着到了华青中陵,缓缓与靓美少女冰儿接触少了,再后来父亲在华青省这边出了点问题,影响后面的生长,二小的口头婚约就缓缓人遗忘。

  然后呢,还没等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爷爷的突然过世,给这个家造成了庞大的损失,家族曾有的威望和影响也就一落千丈。

  再后来……好吧,到了这种排场,也就没有‘后来’了。

  少年逐步从床上坐起来,默察体内的情况,他也曾练过三年异武,还是紫霞山谁人老道教学下来的什么紫霞基功。

  自然,不是搞‘基’的功夫,是基础入门类的功夫。

  记得那时自己还小,约摸也就八九岁吧,横竖小学卒业时正好练了三年整。

  教自己练谁人紫霞基功的是奶奶身边的一个警卫员,叫孙倩,是老道把基功教学给她,再由她教自己的,跟她吃喝拉撒一块呆了三年。

  想着这些,2028的纪忆似乎太久远,模糊的起不起来了。

  倒是眼下2008的纪忆很清晰,‘就近’发生的一些事历历在数。

  这次自己进医院就是因为和学校同学打架所致,痛扁自己的是校花萧芷,一脚袭裆就近乎令自己丧失抗拒能力,这妞儿也太狠了,往废了踢啊,不就是调戏你几句,正准备动手动脚嘛……

  至于适才进来的靓美少女是京城赶来的,就因为两家长辈说的口头婚约,令她如梗在喉,总是找自己的贫困,你不想嫁我,我还不想娶你呢,拽什么拽?还大老远的跑来这和我谈判?

  一想到这些事,方堃就感受蛋疼。

  他翻身下床,趿拉着鞋子,来到窗前,望外面清静的夜空。

  突然的回炉,让他无所适从,这两天一直处于惊震中,但现在看来,真不是一场梦。

  这一切,应该是真真实实的。

  医院前院里,驶入一辆商务车,那车子在楼门厅下面止住,侧门打开跳下六单人小青年。

  副驾驶席的车窗降下来,露出一个戾气满脸的少年。

  呃,这不是曹军那货?

  透过窗子看的很真切,方堃对眼下的纪忆太清晰了,这个曹军正是的同学,校花萧芷的有力追求者,他来这做什么?还带着一帮子人?

  下一刻,方堃就有点想通明确了,这货,不是叫人来砍我的吧?

  就象曹军这样的纨绔,他是能做出这种事的,方堃也坚信这一点。

  扭回首看了一进入深度睡眠中的刑警哥,方堃苦笑了一下,你就在这睡吧,你也帮不了我,我自个儿先出去躲躲。

  他估摸这些人日间踩好了盘子,知道自己住在哪间病房,肯定会坐电梯直接上来的。

  方堃出了病房,来到走廊中间的平安出口,这里的楼梯可以徒步下楼。

  他就从这蹓达了下去,下到一楼,透出楼门厅的明亮玻璃,就看到曹军从那辆商务车,正逐步开到楼前停车场的位置。

  方堃从楼里出来,隐在楼边阴暗处潜了过去。

  这阵,那帮子曹军叫来的人,估摸已经到了自己的病房,只是找不到自己,他们会做什么呢?

  眼看着潜近那商务车,耳畔更听到曹军的叫嚷声。

  “他能跑哪去?给老子找,挨个病房的搜,茅房也不要放过,找到就敲断他的腿。”

  曹军说完这话,就挂了电话,大该心情烦燥,跳下了商务车。

  方堃已经躲在商务车旁边一辆车的屁股后面,探头就能瞟见曹军站在商务车旁。

  商务车的司机也下车,绕过车前和曹军一块,还问问他要不要吞吐烟雾。

  曹军说不抽,谁人司机就自己点了支。

  “军少,我去车后面尿一泡。”

  司机叼着烟,就朝车屁股这边来了,方堃侧身躲后,那司机过来的一瞬间,脖子处就被狠狠一记手刀劈中,呃了一声,身子就歪歪下来,被方堃接住后,就放倒在了地上,近乎没什么声息。

  此时,曹军正叉着腰,抬头望医院那幢大楼,心里很焦灼。

  他更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已经在他身后了。

  方堃无声息掩近,手起掌落,掌缘劈在曹军的颈侧,这种劈法足以致人以晕。

  就说方堃身上有伤,应对三两个一般人,也然而是手起脚落的事,终归他有练过,身手还可以。

  几分钟后,曹军被他剥了个精光泽耀,一脚踹的横滚到了停车场过道的中间去。

  然后方堃往他那堆衣服上尿了一泡,这一泡尿很足,硬是把那堆衣服浸湿了80%以上。

  尼玛的,来阴我?你还嫩点。

  做完这一切的方堃吹着口哨脱离,他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报警。

  另外,他没有极端的要整死整残谁的念头,曹军只然而是因为自己调戏萧芷,才来找自己的贫困,嫉妒所致,这小子是阴毒点,还想打断他的腿,但方堃不以为然,玩他就象猫玩老鼠般简朴。

  十来分钟后,躲在医院楼里看热闹的方堃笑了,有人报警后,妖妖灵很快就赶来,把赤果果的曹军抬进抢救中心,这家伙也只是晕迷,很快就给弄醒,然后穿上他那身给尿浸洗的衣裳,随着妖妖灵民警们去录口供了,总得给警方提供点线索不是?否则怎么破案?

  他压根没想到整他的是他想整的方堃,因为方堃有伤,还躺在医院呢,不成能无声无息把他和司机两单人都放倒。

  看完了戏,准备从平安通道回病房的方堃,却被两单人截在楼道轨弯的死角。

  看到这俩人时,方堃为之愕然。

  居然是靓美的魏冰和她的‘云叔’,情感这俩人去而复返。

  方堃就知道,自己装晕迷不醒可能没瞒过这个精英云叔的探测。

  他看了一眼深不成测的云叔,才把眼光盯着靓美魏冰。

  魏冰的俏脸尚有稍许微红,也不知是什么情况造成的她这种姿态。

  “方拽拽,你真的没药可救了,你是不是觉着你做的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拽拽是方堃的小名,魏冰知道也不希奇。

  “那你去告我呀,魏轻重姐!”

  方堃耸了耸肩,一付无所谓的姿态。

  他也明确了,情感自己在恶搞曹军时,被这俩人看到了,可自己没发现他们的存在。

  实际上,那时魏冰和云叔正在商务车照面的一辆车中,方堃在两车中间剥光曹军的一幕,他们看的真真切切,把他一脚踹到当路,又掏出龌龊之物浇湿曹军的那堆衣物,都看看清清楚楚。

  之所以魏冰酡颜,是因为她看到方堃尿浇衣物那一幕,看到了她不应该看的玩意。

  此时面临方堃,就难免酡颜,终归她是个女孩子,哪怕例如堃大上一两岁。

  而方堃呢,现在是两世为人的大智慧,有些事一想就透,也就明确魏冰为什么会有窘态。

  他邪气盎然的咧嘴一笑,“我还是个伤员,你们这样堵着我,不太好吧?站久了我腿会酥哦。”

  云叔居然露出一丝笑来,大该是对这小子的无耻皮厚满在不乎也十分浏览吧?

  魏冰翻了个白眼,“你还伤员?你把那两单人整的半死,这是伤员能做出来的事?”

  “你只看到了成果,不知道前因,谁人王八旦派上六七单人,要敲断我的腿,你怎么不说啊?我只是恶搞他一下,很给他留脸皮了,换我以前的性情,肯定先敲断他的狗腿。”

  “是啊,你方大少爷,要敲断人家一条腿,也算什么事,你的狗屁事,我也不想管……”

  魏冰说到这,微顿了一下,又道:“我从京城过来,是想和你谈我们之间的事……”

  “这么急着想嫁我啊?咱们现在还小嘛……”

  “闭上你的臭嘴,少不要脸。”

  “呃,我有说错吗?”

  方堃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还望了望云叔。

  那云叔一付不关我事的神态,还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方拽拽,咱们俩不成能的,我爷爷和你爷爷说的那些,你最好别作真,你要是识趣的话,和你爷爷说,你不喜欢我,只要你这么做了,我会满足你一个愿望,否则……”

  “如果我拒绝呢?怎么如何呢?”

  “哼,你知道我有能力让你很贫困,不信就试试。”

  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泛起,而且还是个女性的声音。

  “魏冰,这样好吗?”

  楼梯下面上来一单人,一个很是漂亮的女人,二十二三岁年岁,衣着休闲随便,步履轻盈,神态自若,她还朝云叔点了颔头,并微微一笑。

  看到这个女人时,云叔眼里泛起了凝重的警惕神色,但回应她的颔头示礼。

  魏冰看到这个女人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曾是方堃的贴身保镖兼师傅。

  就是取代紫霞老道教学方堃‘紫霞基功’的孙倩,方家老夫人的警卫员。

  孙倩和云叔是属于同一个部门系统的,相互知其根底,只是他们各自职守的目的区别而已。

  但他们的干事性质是完全相同的。

  魏冰听云叔说过,这个孙倩很是厉害,几年去了一趟紫霞山,不知说了什么功夫,修为就突飞猛进,就是他都不敢保证能完胜这个才二十明年的‘同事’,这也是魏冰有点忌惮孙倩的原因。

  “你随着我来中陵的?”

  魏冰挫着银牙问。眸光死死盯着孙倩。

  孙倩轻笑,“正如体贴我们拽拽一样,他也特别体贴你,他还求我,让我也‘体贴’你。”

  潜台词是,正因为‘体贴’你,我才随着来到中陵的呀。

  一边说话一边靠近的孙倩,最终在方堃身边站定,很随意的搂着他的肩膀,象一对姐弟般亲蜜。

  方堃心里更是暖的激动,纪忆中的孙倩不仅是自己贴护人,更兼半个师傅之职,代老道教学自己基功,被她调教那三年,都不知挨过几多教鞭,皮开肉绽是便饭家常,被逼练功,被逼药浴,种种强逼,才造就了他现在强于同龄人十数倍不止的精壮体魄。

  去年,也就是2007年夏,方堃随着怙恃到了华青省中陵市,孙倩就没有跟过来。

  但孙倩在方堃心目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这一世人,都没谁能改变她在方堃心中所占的位置。

  和孙倩站在一起的方堃,顿感红尘诸事之乏味,心都有一丝疲劳。

  他微微一叹,“魏冰,你回去吧,下趟我回京时,你要还坚持你现在的刻意,我会和老爷子说清楚的,你也不用把精神铺张在我身上。”

  “你说的?”

  方堃笑了笑,“方拽拽是很坏,但方拽拽是个男子,一言九鼎的男子;”

  话罢,牵了孙倩的手,拉着她从魏冰和云叔之间穿过,施施然走了。

  魏冰怔在那里,轻轻咬着银牙,有那么片晌的失神。

  适才那瞬间,她真似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形象。

  不,我一定是看错了,他,做不到的。

  因为他是个厚脸皮的无赖。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