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太古造化诀

太古造化诀

九鹞 著

连载中玄幻

【【2017玄幻征文】参赛作品】

766.0656万字|8209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5:30:3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2017玄幻征文】参赛作品】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夜已深,冷月高悬。

  洛水城外,一处密林之中。

  苏冥身穿一袭夜行衣,如同猿猴一般灵活地在林间行驰。

  “哈哈哈,我苏冥终于突破到了二阶星者,我从体内逼出来的一滴生命精血,一定能够将玉芙谁人怪病彻底治好,到时候,玉芙一定会同意嫁给我了!”苏冥摸了摸怀中的小瓶,一张稚嫩的俊秀脸庞上,如今满是激动与火热。

  极寒月华洒落而下,却丝毫凉不了苏冥如今心头那一抹火热。

  一棵棵大树从眼前飞驰而过,苏冥很快就来到了密林深处,一处隐蔽的崖壁之上。

  如今,崖壁之上,一个白衣女子悄悄地站在一棵桃树下。

  月光皎洁,一朵朵粉红色桃花飘落而下,轻轻地随风舞动,如同在月光中翩翩起舞,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美感。

  月光,桃花,尤物。

  此情此景,可堪入画。

  白衣女子约莫十五六岁,身姿婀娜,肌肤若脂,长得极美,一头如瀑般的长发倾泻而下,悄悄地沐浴在月光和桃花中,如同仙子一般圣洁漂亮。

  白衣女子悄然转身,一双如水般的秋眸,悄悄地注视着苏冥。

  她那如同琼脂白玉般的娇容之上,悄然绽放出一抹笑容,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变得亮了起来。

  欧阳玉芙轻启朱唇,声音如同珠落玉盘,清脆动听得很:“苏冥,你来了,大晚上把你约出来,我心里感受挺过意不去的。”

  苏冥看着心上人近在咫尺,美得如同画中人一般,心中早已如同喝了蜜。

  苏冥如今脸色苍白,气息虚浮,脸上泛起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展现出一种病态。

  这是因为苏冥将体内的生命精血逼出一滴的缘故。

  生命精血,乃是由人的精气神孕育而生,极其重要,一旦损失一滴,身体城市受到极大的伤害,乃是一单人珍若生命的玩意。

  可是为了治善意上人的病,苏冥毫不犹豫地将体内的生命精血逼出。

  无怨无悔。

  而且这种情况,苏冥坚持了整整十年,一月一滴,风雨无阻。

  苏冥盯着欧阳玉芙的俏脸,轻轻地摇了摇头,清秀的脸庞上满是笑容:“玉芙,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啊,只要能够搏尤物一笑,别说是过半夜出来了,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都敢去闯一闯!为了你,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心甘情愿!”

  苏冥突然伸手入怀,准备将自己逼出体外的一滴生命精血送给欧阳玉芙,给自己的心上人一个惊喜。

  而就在这时――

  一道雄浑的声音蓦然在苏冥耳畔响彻而起:“哈哈哈!苏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愿意为了我的珍宝女儿赴汤蹈火,我今天就玉成你吧,哈哈哈!”

  一个黑袍中年人,如同影子一般,无声无息地来到苏冥身旁。

  黑袍中年人虽然在笑,可是他的笑容落在苏冥眼中,却是比毒蛇还阴冷!

  因为黑袍中年人抬起右手,直接化拳为掌,一巴掌印在了苏冥的胸口上!

  咔嚓!咔嚓!咔嚓!

  苏冥胸口处的骨头,连忙一根根断裂!

  苏冥满身剧痛,脸上刹那间苍白如纸,豆大的汗珠弥漫而出。

  苏冥很想大叫讲话,可是他强忍住了这种怂恿!

  苏冥没有理睬黑袍中年人,而是强忍着剧痛,转过头盯着欧阳玉芙,眼光中满是不成置信之色:“玉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苏冥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近乎成了咆哮!

  苏冥之所以直接质问欧阳玉芙,原因就是眼前这个黑袍中年人乃是欧阳玉芙的父亲!

  如果没有欧阳玉芙的同意,欧阳墨绝对不成能这样看待自己!

  这一点,苏冥心中很是清楚。

  “玉芙,你只要告诉我,这一切你都不知情,我绝对选择毫无条件地相信你。”

  苏冥的声音随即变得低了下来,带着一种央告的语气。

  直到如今,苏冥心中还抱有最后一丝胡想。

  因为苏冥不敢招认心中意料是真的!

  被自己心爱的人无情逆反,苏冥遭受不了这种现实!

  可是下一刻,苏冥整单人就如坠冰窟!

  彻骨的冷!

  冷到了灵魂深处!

  “苏冥,这一切我都知情,我今晚之所以约你出来,就是一个阴谋,一个专门针对你的阴谋。”

  欧阳玉芙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寒之色。

  欧阳玉芙的脸庞,很冷。

  欧阳玉芙的声音,更冷。

  可是最冷的,还是苏冥的心!

  短暂的默然之后,苏冥突然迸发了,整单人都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欧阳玉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苏冥的身上,很痛!

  可是更痛的,却是他的心!!

  如同被万箭穿心一般!!!

  欧阳玉芙俏脸冰寒,如同冰块一般,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看向苏冥的眼光就如同在看一个生疏人:“苏冥,既然你想知道谜底,那么我现在就来解答你吧。”

  苏冥默然,悄悄地盯着欧阳玉芙。

  欧阳玉芙抬手捋了捋被风吹起的发丝,声音冷漠无比:“因为我父亲取得了一个秘方,只要能够取得你体内所有的生命精血,然后使用谁人秘方,配上一些药草,就能够制成一种丹药。”

  “这种丹药,能够将我的病彻底治愈。”

  “这个理由,够了吗?”

  欧阳玉芙说到最后,嘴角悄然浮现出一抹讥嘲的笑。

  似乎在她的眼中,苏冥就是一个傻子,一个笑话。

  苏冥听完欧阳玉芙的话,整单人突然低下头,陷入了默然之中。

  这个理由,够了吗?

  这个理由,够了吗?

  这个理由,够了吗?

  ......

  苏冥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的全部都是这七个字!

  这七个字,就如同一根根针,无情地刺在他的心脏之上!

  疼!

  撕心裂肺的疼!

  默然片晌,苏冥蓦然抬起头,悄悄地注视着欧阳玉芙,整单人都大笑了起来!

  笑得疯癫!

  笑得发狂!

  笑得......潸然泪下!

  “哈哈哈!原来是这个原因!够了!够了!太够了!欧阳玉芙!我苏冥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认清了你!”

  “你不就是要我满身的生命精血吗?哈哈哈!这么点小事,你至于这样煞费苦心,费劲心机吗?!你如果之前告诉我,我苏冥全部的生命精血能够彻底治愈你的病,我苏冥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把我全部的生命精血给你!”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为了你,我可以选择去死!我可以选择去死啊!!”

  “可是!你却没有相信过我的话!!!而是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应对我!!!”

  “欧阳玉芙,你从小身患奇病,天生不能修炼,体质虚弱,连走路,用膳,呼吸都难题,可是自从我那一年偶然发现我的生命精血能够治疗你的病,我就开始用我的生命精血治你的病,我记得那一年,我是六岁。”

  “从那一年开始,我就风雨无阻,每个月挤出一滴生命精血给你治病,今年,我十六岁。”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就已经由去了十年。”

  “这十年,你的病情逐步取得好转,身体变得健康了,而且还能够修炼了,成为了洛水城的一位天才少女,十六岁就修炼到了九阶星徒,你知道吗?看着你的这个变化,我真的是打心眼里替你开心,因为我感受我这十年来的心血没有白费。”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有一天会用这种方式对我。”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清了你!谢谢你让我明确了自己的一厢情愿是何等可笑!”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

  崖壁之上,如今充斥的全部都是苏冥如同癫狂一般的笑声!

  而他的脸上,却早已是......潸然泪下!

  月色下,苏冥就那样站立在月光和桃花交织的画幕中――

  笑着!哭着!

  哭着!笑着!

  至于他如今在笑什么,哭什么。

  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欧阳玉芙听完苏冥这一番话,整单人陷入了短暂的默然。

  曾经的一幕幕,如今如同幻灯片一般,在欧阳玉芙的脑海中浮现。

  欧阳玉芙不成否认,苏冥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欧阳玉芙如今虽然心有不忍,可是却并不懊恼!

  因为她不成能容许自己错过这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

  这时候,一旁的欧阳墨张口了:“苏冥,你说的这一切我都知道,可是你也不要怪我们,怪只能够怪你自己。”

  苏冥一脸讥嘲地盯着欧阳墨:“怪我自己?对,怪我自己自作多情,多管闲事。”

  欧阳墨修养极好,虽然知道苏冥在嗤笑自己,但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生气:“尚有半个月,就是大夏王朝王都四大学院一年一次招生的日子。”

  苏冥默然不语。

  这些事,他自然知道。

  欧阳墨眼中突然射出一道炽热的光线,声音也变得高亢激动起来:“而且,今年也是王都第一学院,九鼎学院五年一次的招生日子,最要害的是,九鼎学院有一个法则,一座城池一次最多只能够招一个学员。”

  “玉芙今年十六岁,就已经修炼到了九阶星徒,遵从九鼎学院之前的招生准则,以玉芙现在的天赋,成就,进入九鼎学院乃是十拿九稳的事,其余同龄人基本不能够与她争锋。”

  “可是,洛水城泛起了你这样一个妖孽,竟然在十六岁之前就突破了星徒境界,来到了星者境界,成为了洛水城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

  “是你,盖住了玉芙的路,现在,你明确了吗?你不能怪我们,怪只能够怪你生不逢时,如果玉芙没有展现出如今的修炼天赋,以你那妖孽一般的修炼天赋,你这个玉芙的未婚夫,我们欧阳家绝对是相当欢迎的。”

  “现在,你明确了吗?”

  欧阳墨盯着苏冥,眼中满是讥嘲之色。

  欧阳墨这么一解释,苏冥一下子全部都明确了。

  “原来,这一切真的是怪我自己,哈哈哈!”苏冥突然大笑起来。

  这一切谜团,都随着欧阳墨这一番话,揭开了。

  一切的一切,皆因为人性的自私,贪婪。

  欧阳墨口中的未婚夫三个字,对于苏冥来说,却是一种最大的嗤笑。

  没错,苏冥是欧阳玉芙的未婚夫,欧阳玉芙是苏冥的未婚妻。

  而现在,苏冥这个未婚夫,却被自己的未婚妻给害死了。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讥笑!

  “苏冥,你去吧,下辈子投胎,记得找好时间,你放心,你这个准女婿对我们欧阳家族的膏泽,我们欧阳家族绝对不会忘记的,哈哈哈!”

  欧阳墨突然一巴掌拍在苏冥身上,先是将苏冥体内的经脉全部震断,随即取出一个乳白色瓷碗,将苏冥体内的生命精血一滴一滴地逼了出来。

  滴答、滴答、滴答......

  生命精血一滴滴地脱离苏冥的身体,滴落在乳白色瓷碗里。

  随着生命精血的流失,苏冥的境界很快就从二阶星者,降到了一阶星者,九阶星徒,八阶星徒,七阶星徒......四阶星徒,三阶星徒,二阶星徒,一阶星徒。

  最后连一阶星徒的境界都无法保持,体内的星辰元力彻底消失无踪!

  不仅如此,苏冥的一头黑发,眨眼间化为一头白首,他的脸上不知何时满是皱纹,如同一个行迁就木的迟暮老人。

  这是真正的弹指朱颜老!

  说不出的凄凉!

  一代妖孽天才,就此沦为废人!

  苏冥脸色苍白如纸,一脸痛苦之色,身子都疼得在痉挛哆嗦,可以想象他遭受着何等大的痛苦。

  可是自始至终,欧阳玉芙和欧阳墨却是恍若未见,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冷漠无情。

  似乎苏冥这个未婚夫,准女婿,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生疏人。

  赤目的猩红精血,乳白的精致瓷碗,看起来极具视觉冲突。

  随着生命精血的消失,苏冥眼中的神采缓缓变得涣散,眼皮越来越沉,整单人越来越疲劳。

  很快,苏冥就闭上了双眼,呼吸停止,被欧阳墨和欧阳玉芙如同扔垃圾一般扔到了悬崖之下。

  “我不甘!我不甘啊!!我苏冥不甘啊!!!”

  苏冥的意识陷入了一种永恒的漆黑之中,可是一股浓郁至极的意念,却是耐久不散!

  这股意念包蕴了不甘!求生!复仇!

  苏冥的意识,越来越弱,如同风中的残烛,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突然间熄灭。

  而就在苏冥的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刻。

  苏冥的脑海之中,突然泛起了一扇门。

  这一扇门有巴掌轻重,呈紫黑色,古朴,厚重,散发出一种苍凉与古老之意。

  ......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