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诡秘之主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著

连载中玄幻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36.9641万字|4768次点击更新:2019-06-23 00:11:4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痛!

  好痛!

  头好痛!

  千奇百怪满是低语的梦乡迅速支离破碎,熟睡中的周明瑞只觉脑壳抽痛异常,如同被人用棒子狠狠抡了一下,不,更像是遭尖锐的物品刺入太阳穴并陪同有搅动!

  嘶……恍恍惚惚间,周明瑞想要翻身,想要捂头,想要坐起,可完全无法挪动手脚,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

  看来我还没有真醒,还在梦里……等下说不定还会泛起自以为已经醒了,实际依然在睡的情况……对类似遭遇不算生疏的周明瑞极力集中意志,以彻底挣脱漆黑和迷幻的桎梏。

  然而,半睡半醒之时,意志总是飘忽如同烟雾,难以控制,难以收束,他再怎么奋力,依旧忍不住思维发散,杂念浮现。

  好端端的,过半夜的,怎么会突然头痛?

  还痛得这么厉害!

  不会是脑溢血什么的吧?

  我擦,我不会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吧?

  赶忙醒!赶忙醒!

  咦,如同没适才那么痛了?但脑子里还是跟有把钝刀子在逐步割一样……

  看来没法继续睡了,明天还怎么上班?

  还想什么上班?有货真价实的头痛,自然是请假啊!不用怕经理罗里吧嗦!

  这么一想,如同也不坏啊,嘿嘿,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阵又一阵的抽痛让周明瑞点滴积累起虚幻的气力,终于,他一鼓作气地挺动腰背睁开眼睛,彻底挣脱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视线先是模糊,继而蒙上了淡淡的绯红,眼光所及,周明瑞看晤眼前是一张原木色泽的书桌,正中央放着一本摊开的札记,纸张粗劣而泛黄,抬头用希奇的字母文字书写着一句话语,墨迹深黑,醒目欲滴。

  札记本左侧靠桌子边缘,有一叠整整齐齐的书册,能够七八本的样子,它们右手边的墙上镶嵌着灰白色的管道和与管道连通的壁灯。

  这盏灯很有西方古典风味,约成年人半个脑壳轻重,内层是透明的玻璃,外面用黑色金属围出了栅格。

  熄灭的壁灯的斜下方,一个黑色墨水瓶笼罩着淡红色的光华,明面的浮凸组成了模糊的天使图案。

  墨水瓶之前,札记本右侧,一根肚腹圆润的深色钢笔悄悄安放,笔尖闪烁着微光,笔帽搁于一把泛着黄铜色泽的左轮手枪旁边。

  手枪?左轮?周明瑞整单人都愣住了,眼前所见的事物是如此生疏,与自己房间没半点相像之处!

  恐慌茫然的同时,他发现书桌、札记本、墨水瓶、左轮手枪都蒙着一层绯红的“轻纱”,那是窗外照进来的光泽。

  下意识间,他抬起脑壳,视线一点点上移:

  半空之中,黑色“天鹅绒幕布”之上,一轮赤红色的满月高高悬挂,清静照耀。

  这……周明瑞惊惶莫名,猛地站起,可双腿还未完全打直,脑壳又是一阵抽痛,这让他短暂失去气力,重心身不由己下坠,屁股狠狠地撞击在了硬木所制的椅面上。

  啪!

  疼痛未能造成影响,周明瑞以手按桌,重又站起,慌忙地转过身体,详察自身所处的处境。

  这是个不大的房间,左右两侧各有一扇棕门,紧挨照面墙壁的是张木制崎岖床。

  它与左门之间放着个橱柜,上面临开,下方是五个抽屉。

  橱柜边缘,一人高的位置,同样有灰白色管道镶嵌于墙上,但它连通的是个希奇的机械装置,少许地方裸露着齿轮和轴承。

  近书桌的右墙角堆放着类似煤炭炉的事物,以及汤锅、铁锅等厨房用具。

  越过右门是一扇有两道裂纹的穿衣镜,木制底座的花纹简朴而质朴。

  眼光一扫,周明瑞隐隐约约瞟见了镜中的自己,现在的自己:

  黑发,褐瞳,亚麻衬衣,体型单薄,五官普通,轮廓较深……

  这……周明瑞马上倒吸了口凉气,心头涌现出诸多无助又缭乱的琢磨。

  左轮手枪,西欧古典风味安置,以及那轮与地球迥异的绯红之月,无一不在说明着某件事件!

  我,我不会穿越了吧?周明瑞嘴巴一点点张开。

  他看网文长大,对此常有胡想,可作真正遇到,一时却难以接受。

  这能够就是所谓的叶公好龙吧?过了几十秒,周明瑞苦中作乐地自我吐槽了一句。

  若非脑壳的疼痛依旧存在,让思维变得紧绷而清晰,他肯定会怀疑自己在做梦。

  清静,清静,清静……深呼吸了几下,周明瑞奋力让自身不要那么慌忙。

  就在这时,随着他身心的和谐,一个个纪忆片断突兀跳出,缓慢展现于他的脑海之中!

  克莱恩.莫雷蒂,北大陆鲁恩王国阿霍瓦郡廷根市人,霍伊大学历史系刚卒业的学生……

  父亲是皇家陆军上士,牺牲于南大陆的殖民冲突,换来的抚恤金让克莱恩有了进入私立文法学校学习的契机,确立了他考入大学的基础……

  母亲是黑夜女神信徒,在克莱恩通过霍伊大学入学考试那年过世……

  尚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配合住在公寓的两居室内……

  家庭并不富足,甚至可以说不佳,现在全靠在进出口公司当文员的哥哥维持……

  作为历史系卒业生,克莱恩掌握了号称北大陆诸国文字源头的古弗萨克语,以及古代陵寝里经常泛起,与祭祀、祈祷相关的赫密斯文……

  赫密斯文?周明瑞心头一动,伸手按住抽痛的太阳穴,将视线投向了书桌上摊开的那本札记,只觉泛黄纸张上的那行文字从希奇变得生疏,从生疏变得熟悉,从熟悉变得可以解读。

  这是用赫密斯文书写的话语!

  那深黑欲滴的墨迹如是说:

  “所有人城市死,涵括我。”

  嘶!周明瑞莫名恐慌,身体本能后仰,试图与札记本,与这行文字拉开距离。

  他很是虚弱,险些跌倒,慌忙伸手按住桌缘,只觉四周的空气都变得躁动,耳畔隐约有细密的呢喃在回荡,有种小时候听长辈讲恐怖故事的感受。

  摇了下头,一切只是幻觉,周明瑞重新站稳,将眼光从札记本上移开,大口喘起了气。

  这时,他的视线落在了那把闪烁黄铜光泽的左轮手枪处,心头霍然冒出了一个疑问。

  “以克莱恩的家境,哪有钱和渠道买手枪?”周明瑞不由皱起了眉头。

  沉思之中,他突然发现书桌边缘多了半个红色手印,色泽比月华更深,比“轻纱”更厚。

  那是血手印!

  “血手印?”周明瑞下意识揭开了适才按住桌缘的右手,低头一瞧,只见掌心和手指满是血污。

  与此同时,他脑壳的抽痛依旧传来,略微削弱,延绵无间。

  “不会磕破头了吧?”周明瑞边意料边转过身体,走向那面有裂纹的穿衣镜。

  几步之后,中等身材,黑发褐瞳,有着显着书卷气的身影清晰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就是现在的我,克莱恩.莫雷蒂?

  周明瑞怔了一下,因为过半夜灼烁不够,看不太清楚,于是又继续往前,直到只差一步就能撞到镜子。

  就着轻纱般的绯红月光,他侧过脑壳,察看额角的情况。

  清晰反照的镜子如实展现,一个狰狞的伤口盘踞在他的太阳穴位置,边缘是烧灼的痕迹,周围沾满了血污,而内里有灰白色的脑浆在逐步蠕动。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