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天帝传

天帝传

飞天鱼 著

连载中玄幻

十方无影像,六道绝形踪。

277.8192万字|5829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4:46:2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十方无影像,六道绝形踪。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色灵山,位于火蛟城以南,高六千余米,山势奇绝,云雾缭绕,时时有振聋发聩的兽吼,从峡谷深渊中传出,似隐有恶龙、神虎。

  火蛟城第一神医“常师驼”,就是住在山中。

  正是如此,即便天寒地冻,雪厚半尺,依旧有大量凡人和武道上人,前来求医。

  山腰处建有一座青木药堂,药堂外,立有一尊千鳞岩石碑,上面刻有八个字:“九等贱民,不得入内。”

  字上涂抹有一层狗血,呈暗红色,意为――九等贱民与狗一般低贱。

  药堂中,已聚集有数十位身着绮丽袍服的求医者,有生龙猛虎的武道强者,有家财千万的巨贾,有容貌清丽的世家千金。

  “哗――”

  药堂大门,被一双苍老的手推开。

  众人的眼光,望过去。只见,一位头发白花的老者,蹒跚步法,背一位头戴黑布斗笠,满身血淋淋的少年,走入进药堂。

  “神医,常神医……救救我外孙……”

  老者将少年,放到常师驼照面的梨木椅上,嘴里咳嗽,急切且悲痛的道:“求你救救我外孙,他伤得很重。”

  常师驼坐在照面,清静道:“求医,总得以真面容见人,先揭开他头上的斗笠。”

  老者看向戴着黑布斗笠的少年,又看向药堂中的其他人,眼中露出犹豫的神色,似乎是在忌惮什么。

  坐在梨木椅上的林刻,却很坦然,主动揭下黑布斗笠,露出苍白如纸的脸。额头上,不知被什么器具,烙印下一个深深的“九”字印记,血液已经结痂。

  “九”字,看起来异常狰狞。

  林刻今年十七岁,本该风华正茂,生气磅礴,现在却白首苍苍,虚弱憔悴。身上的衣服,许多地方都被鲜血浸红,也不知受了不么重的伤势。

  也不知是谁,惊呼一声:“九等贱民。”

  “他额头上有九字贱印,果真是九等贱民。”

  “居然在这里遇到一个九等贱民,真是晦气,接下来的一年,估摸都得倒霉。”一位容貌娇美的年轻女子,皱起黛眉,厌恶的说道。

  人群中,一位肩宽体胖的中年男子走出来,笑道:“嘿嘿,你们都看走眼了!这位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奇才,更是咋们火蛟城的第一精英,林刻。年仅十七岁,就是来到命师境界,只差一步就能修炼成真人,获得长命,了不起,了不起。”

  “什么?他就是林刻?”

  “传说,林刻俊朗神丰,修为绝顶,天下英杰没有一个能够望其项背。怎么会是他?”

  “如实是林刻,但却已经不是命师,更不是什么火蛟城的第一精英,三天前,他犯下弥天大错,做了一件人神共愤的恶事,修为已经被他师父’贤德宗师易一真人’废掉,贬为九等贱民。”

  ……

  听着周围一道道难听的声音,林刻紧咬嘴唇,心疼痛得犹如被针扎。

  人,有三六九等之分。

  七等以下,是凡人。

  四至六等,是上人。

  上人,修炼武道,呼吸吐纳天地元气,淬炼血肉己身,从而脱胎换骨,延长寿元,生百载而不死。

  三等之上,是真人。

  真人,每一句话都是至理真言,可得长命。

  而九等人,被称为“贱民”,是人中最低的一等。

  哪怕是高屋建瓴的武道命师,一旦被贬为九等人,那也将低贱如狗。没有任何人权,没有任何尊严。

  常师驼盯着林刻额头上的“九”字贱印,道:“老夫不给九等贱民医治,这是规则。”

  头发白花的老者,名叫林忠傲,他站在林刻的身后,以央告的语气,拱手道:“常神医,他是老夫的外孙,能不能破例一次?”

  “林老,我们也算有些友爱,若他不是你的外孙,像他这种九等贱民,进入药堂的大门,就会被乱棍轰打出去。”常师驼道。

  林忠傲从怀里拿出厚厚一叠银票,向常师驼递过去,老眼通红的道:“常神医,这是老夫所有的积储,求求你,救救他。”

  常师驼没有看那些银票,反而闭上眼睛。

  “外公,不用再求了……我的情况,我自己很清楚,回去吧……”林刻对着林忠傲轻轻摇头,用哆嗦的手撑着桌案,站起身。

  “不送。”常师驼道。

  林忠傲上前扶住林刻,不宁愿宁愿的道:“常神医为何如此歧视九等人,九等人就不是人吗?”

  常师驼的语气,有些不客套:“九等人自然是人,但却是贱民。你为何不问问你的外孙,他怎么就形成了九等贱民?”

  “贱”字,压得很沉。

  “不医就不医,何须说得那么难听。我外孙的品行工整,性格纯良,没有那么不堪。”

  常师驼一笑:“难听?暗害玄境宗宗主,奸/污宗主之妻的人,岂非不是他?”

  此话一出,整个药堂都变得安宁。

  “据常某所知,三年前,你外孙与魔盟邪人厮杀,受了近乎必死的重伤,是玄境宗宗主,耗去三十年元功,才将他救活。”

  “恩将仇报的人,已经不能称为贱,实在,连畜生都不如。”

  林忠傲很恼怒,却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因为,无论他怎么询问,林刻就是闭嘴不谈玄境宗发生的事。

  “刻儿。”

  林忠傲盯向林刻,希望他能张口辩解,亲口告诉常师驼,他并不是那样的人,所有人都误解了他。

  林刻的眼神沉凝,嘴唇都被咬破,却依旧在克制自己。

  “若是不想林家满门给你陪葬,最好闭上你的嘴巴。”师尊易一真人的话,宛如死亡魔咒,在林刻的耳边回荡。

  正是这一句威胁,逼得林刻只能默默遭受一切,不敢对任何人讲出真相。

  “我……无话可说……”林刻道。

  常师驼的眼中,闪过一道失望的神色,忽的像是改变了主意,道:“林刻,你若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呼说出一句,我没有杀玄境宗宗主,我也没有奸/污宗主夫人。老夫可以破例一次,为你续命。”

  林忠傲不停向林刻使眼色,让他赶忙说。

  可是,让林忠傲失望的是,林刻的嘴牢牢闭着,默然不语。

  常师驼道:“你可要想清楚,你只剩数个月的寿元,很快就会死去。契机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以后不会再有。”

  “什么?”

  林忠傲犹如遭受晴天霹雳,心中慌忙,连退三步,颤声道:“刻儿只是被废了修为,至少还可以做一个普通人,怎么……怎么会只剩数个月的寿元……不,不信,我不信。”

  “可这就是事实,不信,你问他自己。”常师驼道。

  林忠傲盯向林刻。

  林刻看着眼前这位最为疼爱自己的老人,眼睛酸涩,奋力让自己坚强一些,才没有落泪,僵着脸笑道:“外公,请原谅刻儿不孝,以后不能继续陪在你身边……咳咳…”

  “常神医,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刻儿,老夫,老夫给你跪下了!”

  林忠傲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潸然泪下,竟是真的曲下双腿,就要向常师驼下跪。上师的尊严,也不要了!

  “外公,不要。”

  林刻脸上的青筋都凸显起来,拖着虚弱的身体,想要去阻止林忠傲。

  就在这时,药堂的大门,轰的一声,被一只雪白柔美的玉手,拍得四分五裂,马上大量飞雪涌入进来。

  “唰。”

  一道窈窕的白影,急速从门外闪掠进药堂。

  下一瞬,一位身形纤细如弦月的少女,泛起到林忠傲的身旁。

  那只美得令人窒息的玉手,轻轻搀扶住林忠傲。

  她戴着面纱,看不清容颜。

  可是,面纱下,却有一双宛若寒星的杏眸。

  那双杏眸,直接就是向常师驼瞪过去,少女以下令的语气,道:“将续命的丹药拿出来。”

  不远处,谁人肩宽体胖的中年男子,笑道:“女士,一个九等贱民而已,你没定要为他出头。”

  “闭嘴。”少女冷道。

  那声音极具震慑性,中年男子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一瞬,不敢再张口。

  任谁都看得出,此女是个厉害人物,身上的气场相当强大。就算是在场那几位武道精英,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有些喘然而气。

  武道修为的强弱,与年岁关系并不大。

  一些天纵奇才,即便幼年,也有可能比修炼数十年的老辈武者强大。

  就像曾经的林刻,年仅十七岁,就是火蛟城的第一精英,更是玄境宗的十大强者之一,与宗门长老级其余人物平起平坐。

  很显然,这个少女,也是天纵奇才。

  常师驼以忌惮和庞大的眼神,盯着谁人少女,随后,取出一只丹瓶,恭恭顺敬的抵过去,道:“这是三枚月盈续命丹,可以续命三个月。”

  “只有三枚?”少女道。

  常师驼道:“月盈续命丹只有服用前三枚才有作用。”

  少女声音变得柔和了几分,向林忠傲示意,道:“老爷爷,赶忙将丹瓶收下。”

  “谢谢,多谢。”

  林忠傲无比谢谢,就要去接常师驼手中的丹瓶,但,被林刻阻止。

  “刻儿?”林忠傲不解。

  林刻虚弱的道:“多活三个月,少活三个月,对我已经不重要。外公,若是你真的对我好,就不要去接那丹药,带我回家吧!”

  药堂中的众人,皆是怔住。

  林刻是疯了吗?

  续命的丹药就在眼前,他竟然不要。

  林刻的眼光,盯向门外那尊刻有“九等贱民,不得入内”的石碑,道:“九等贱民不配服用此药。”

  色灵山有色灵山的规则,林刻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尊严?

  说完,林刻迈着艰难的脚步,迎着凌厉的寒风,向门外走去。

  林忠傲显然是相识林刻,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没有要常师驼递过来的丹瓶,追了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林刻,随后将他背起,脱离了青木药堂。

  药堂中的众人,再次议论纷纷。

  “没想到,林刻竟是如此有节气。”

  “呸!聂宗主对他有栽培之恩,救命之恩,待他如亲子,却被他偷袭杀害,这种人也配得上节气两个字?”

  “忘恩负义的狗玩意。”

  “宗主夫人曾经可是白劫星的第一尤物,即就是现在,看起来也都像是只有二十明年的样子,美艳感人。林刻肯定是觊觎她的仙颜,同时又想坐上宗主的位置,所以才会生出祸心,真是一个活该的禽兽。”

  药堂中,骂声无间。

  “骂够了没有?骂够了,全部都给我滚出去。”

  那少女一脚踩在地面,马上珲厚的元气涌出,形成一圈圈涟漪,向四面八方延伸。

  药堂中的众人,皆是站不稳脚步,只能狼狈的向后倒退。

  “好强。”

  “她到底是什么人?”

  也不知道少女为何如此恼怒,总之,没有人敢招惹她,众人纷纷脱离了青木药堂。

  片晌后,药堂中,只剩少女和常师驼。

  “拜望二小姐。”

  常师驼连忙走上前去,单膝跪地,道:“二小姐,你怎么来了火蛟城?”

  封小芊的眼眸十分极寒,道:“谁让你那么做的?林爷爷受了重伤,你竟是差一点逼得他下跪。”

  常师驼额头冒汗,坐立难安的道:“属下不敢,这是府主的意思!”

  封小芊皱起眉毛,道:“我爹?我爹岂非不知道,林刻对我们家有大恩?”

  常师驼道:“府主正是因为知道林刻的人品,所以才怀疑,三天前,玄境宗的巨变,尚有蹊跷,让我试探他。谁知……二小姐也都看到了……”

  ……

  (新书是小鱼经心设想的一本书,破费了许多精神和时间,希望列位能够喜欢。接下来,小鱼会用心讲好这个故事,绝不让列位失望。)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