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一五章 追五十六,摘星彦秽

第五一五章 追五十六,摘星彦秽

不放心油条 25153字 2019-03-14 01:47:17

  田磊怒火升腾,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他左思右想,也没有料到,这个沐氏余孽竟然这么大胆,之前一路潜行,不但逃的比兔子还快,人也跟油浸泥鳅一般滑不留手。

  如今竟然敢在这里埋伏他们。

  田磊稍稍思忖,对手下们分析沐氏余孽,之前一直藏在白浪海的推断,立刻多信了三分,这位沐氏余孽,必然是知道他们追到白浪海了,自忖甩不掉追兵,他不敢回去了。

  索性在这里埋伏,以有心算无心,将他们阻拦下来,之后纵然知道了沐氏余孽在白浪海,他们也真没法将白浪海翻个遍。

  这次白浪海已经教了他们做人,先是被逼的不得不落到海面,之后领队的一品外侯,还差点被一条海蛇咬死,到了现在,他们也没找到解毒之法,只能让田磊配合丹药,时时刻刻都要耗费心力的强行压制毒素。

  中计进入这座一元之海阵里,并不是田磊不知道进阵之后,靠着实力强行破阵最简单,实在是他压根没法发挥全力了,过半的精力和实力,都用来压制体内蛇毒了。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各方面总体量暴跌一半,对于战力的影响,暴跌到巅峰的二三十分之一都是走大运了。

  若是出手强行破阵,他就没法控制需要发挥什么力量了,激起大阵反应之后,他就只能尽全力强行破阵了。

  可那个时候,他体内蛇毒必然毒发,说不定之后他所有的精力都要用来对付蛇毒。

  他只能先让手下出手,手下里有实力不错的,也有精通阵道的,各方面人才倒是很齐全,纵然没法直接破开大阵,自保也绝对足够了。

  眼看大阵演化的越来越快,手下的人却还是没破开大阵逃出去,田磊便坐不住了。

  一元重水阵,在大荒不是什么稀奇的阵法,也不是难度多大的阵法,布阵所需要的材料一元重水,也不是什么稀罕材料,在一些海域深处,可以大范围凝聚出来。

  可想要将一个不稀罕的水行大阵,玩出花样,玩出水平,甚至不用一元重水,就能在海中布置出一元之海阵,大荒内陆里,最出名的自然就是当年的沐氏了。

  眼看阵法威能,远超预料,演化速度,也快到不可思议,田磊知道再任由阵法演化下去,说不定还能将一元重水继续凝练,炼化成更高品质的一元重水。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黑玉舟可扛不住那等可怕的压力。

  这一元之海阵,师法自然,化出的环境,如同深海海底,压力何其庞大,随着阵法演化,每一寸所受到的压力,都会不断暴涨,壬水之威,被其发挥到极致。

  这天下至柔的水,此刻却是化作一力降十会的伟力,最是简单粗暴不过,不是能融入其中的人,只有硬抗这一条路可走。

  田磊站在船头,沉着一张乌青发暗的脸。

  “找到头绪了么?没法等下去了,必须强行破阵了。”

  “大人,你……”手下欲言又止,心中暗忖等这件事结束,大家都没好日子过了。

  “三息之后,东北方向,会出现阵中最弱的一处,适合强行破阵。”

  秦阳掌控大阵,心里暗暗给田磊加油,他布阵可不是为了将这些人全部坑杀在这里,也没指望一座一元之海阵就能做到,将那座豪华版的星落阵盘祭出,倒是有可能。

  他的目的若是为了杀人,何必费这么多事,直接开大多好。

  眼看田磊走到船头,一步跨出,跃下黑玉舟时,秦阳知道,这货终于要出手了。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异族,有什么特别的神通……

  思来想去,秦阳觉得还是稳妥一点好了。

  田磊怒喝一声,周身煞气蒸腾,整个人如同一直出鞘利刃,锋芒毕露,杀气冲霄,三息时间一到,田磊身形便化作一道乌光,似是在这片银色的海洋里,斩出一道绵延数十里的空白地带。

  刀锋所至,一切都被分割开来,一刀斩断了这片数以亿万斤的一元之海。

  平静的海面上,一道乌光从海面之下斜着飞出,冲入云霄消失不见,而刀锋所逸散出来的力量,更是将前方海面斩断,化作两面海水构建出的悬崖峭壁。

  田磊的身形也在乌光消散之处浮现,他凌空而立,面色青中泛黑,周身气息波动极为剧烈,他全力一击,放开了对体内毒素的压制,如今毒素反扑,他只能立刻开始压制毒素。

  只不过,当他看到他在阵中斩出的那一道裂口,眨眼间就恢复了之后,他周身气息再次剧烈波动,一时没压制住,一口黑血喷出,面色彻底化为了乌黑,体表逸散着一丝丝乌青色的烟气,那是体内已经彻底爆发开的蛇毒。

  他怎么也没想到,沐氏余孽怎么就不按套路出牌,费尽心机布置大阵,难道不是为了将他们困在这里,甚至是弄死一些出一口恶气么?

  他怎么就敢主动露出破绽,主动打开一条通道,让他冲出来!

  就不怕所有人都能趁此机会冲出来么?

  纵然只有他一个人冲出来了,可这位沐氏余孽,哪来的自信,能在阵外逃得一命?

  田磊胸中气血剧烈翻腾,还没正面交手,他都快被活活气死了,他甚至可以听到,肺泡被气的炸开的声音,啵啵啵的炼成一片。

  秦阳缓缓的从海面下浮现出来,让一元之海阵自行演化,就算压不死剩下的人,也足够拖延足够的时间了。

  这次看到田磊周身逸散出的乌青色烟气,感应到田磊周身散发出的气息,秦阳面色一僵,心里一阵尴尬。

  摆乌龙了……

  原来这货不是异族,而是不知道怎么中毒了。

  回想了一下之前弄到的消息,这些人来白浪海之初,似乎颇有些高调,后面就老老实实的低调了起来,原来是被白浪海的凶险教育了。

  而刚才,他是真怕这个异族有什么特别的神通,可以一击打破大阵,所以在对方出手的瞬间,主动打开了门,让对方一脚踹过来的时候,直接冲了出去。

  眼看田磊气的整个人都有些扭曲了,秦阳心说,这次我可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为了坑你。

  易地而处,秦阳自忖,拼着毒发,全力一击,最后却是被对方主动放出来的,什么战果都没有,自己却闪了腰,哪怕对方跪在地上解释这不是故意的,他也会气的将对方活活打死。

  杂念纷纷,一闪而逝。

  田磊毒发,此刻正在压制剧毒,他若是不落井下石,岂不是棒槌。

  念头一动,手中出现一个紫金葫芦,抱着葫芦一声低喝:“请宝贝转身。”

  同时催动思字神通一瞬,这一瞬的时间,就足够他捕捉到这里所有的讯息,甚至在思维被加速到极致的时候,还可以整合讯息,做出最确切的判断。

  一瞬之后,散去神通,紫金葫芦里一道白色毫光,贯穿天地,骤然出现在田磊面前。

  他周身闪耀的一层光辉护罩,骤然陷入了停顿,光辉之中,无数急速流转的道纹和符文,也随之陷入了停顿,真元交汇也如同陷入了停顿。

  这一道白色毫光,分毫不差的插入到真元交汇的正中心,顺着力量本身流动的方向,一路势如破竹,破开了他的最外层防护。

  又斩碎了他法衣的防护,最后他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里,逸散出的力量,尚未形成防护,便被这一道白色毫光,击碎了关键节点,强行打断了法宝发威。

  至此,所有防护统统被破开,白色毫光充斥着锋锐之气,已经刺破了田磊颚下的皮肤。

  这所有一切,都在一瞬之间发生,他已经无法闪避,只能硬抗了,他不觉的自己的脖子,能挡得住这一击。

  电光火石之间,田磊眼睛里开始泛起血丝,牙齿咬合在一起,真元涌动到脖颈,脖子上开始鼓起了青筋。

  “咔嚓……”

  一声骨骼断开的声响,骤然炸开,田磊的脑袋,挂在了脑后,不是被斩断了,而是他自己,在千钧一发之际,催动所有的力量,强行后仰脑袋,将自己的颈椎掰断。

  让那一道白色毫光,只是削掉了他下巴上的一层胡茬……

  白色毫光重新回到葫芦里,秦阳都惊住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货真不是异族么?

  不过转念一想,秦阳立刻想到了别的地方,他宁愿自己折断脖子,都不愿意被斩断头颅,这说明自己折断脖子所受到的伤势,对比被斩掉头颅来说,不值一提。

  他既然敢这么做,那也可以说明,只是正常的斩首,对他来说,根本不致命。

  继续可以逆推,沐氏的斩颅飞刀,绝对不仅仅只是斩首这么简单。

  田磊挂在脑后的脑袋,被他的力量推动者,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骨骼一阵咔嚓作响,他被这段的脖子,便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看他那脸色,颇有些惊魂未定,他语气中带着一丝惊骇,一丝庆幸,语气有些怪异的大笑。

  “斩颅飞刀,呵呵,原来你并未完全掌握斩颅飞刀,竟然是这种半吊子的半成品,还需要别的法宝作为辅助……”

  田磊身上的冷汗都蒸掉了两层,着实吓坏了。

  沐氏的斩颅飞刀,在定天司可是有记载的,一刀斩过,斩掉的不止是肉身的头颅,也是神魂的头颅,只要看到头颅飞起,那必定是一击必杀。

  他手里可没有防护神魂的强大宝物。

  哪怕眼前这位的斩颅飞刀,只是个半吊子的半成品,威能远不及真正的斩颅飞刀那般恐怖,可若是被斩掉了头颅,十有八九也是完蛋。

  这人不过区区神门,一击竟然就破掉了他身上的三层防护,这等防护力量,纵然是同阶的道宫强者,也未必能一击破开,而大部分时候,这些防护破开的时候,对手也已经死了。

  田磊看着秦阳手中抱着的葫芦,满心忌惮,却也没最初那般惊悚了。

  毕竟不是真正的斩颅飞刀。

  田磊张口一吐,一把看似寻常的连鞘侍卫佩刀,出现在他手中,他腰身一矮,一手握着刀鞘,一手握着刀柄,瞳孔缩小到针尖大小,满身杀气都随之收敛。

  他体表血脉鼓胀,乌青色的毒素伴随着血雾,从他的体表蒸腾而出,这代表着他已经放弃了压制毒素,全力出手了。

  田磊沉着脸,却不为所动,身上的气息愈发内敛。

  然而,秦阳浑身的寒毛炸立,皮下血肉自主微颤,双腿筋膜都在微微鼓动,这代表着肉身已经先一步感应到极致的危险,催促他立刻跑路。

  秦阳心神狂跳,神魂都睁开了双眼,这种巨大的危险,还有这个姿势,秦阳哪里会不认得。

  这是刀道最基本也是最出名的一式,拔刀式。

  以此为衍生,从最低级的秘术,到威能惊人的神通,统统都有,衍生出来的强大法门,少说有数百种在流传。

  亲身感应到这一点之后,秦阳就明白,他跑不掉的,这一招只能硬接下来,他只要转身立刻就是死。

  唯有正面硬杠,先行出手,逼对方出手,不让他继续积聚力量。

  然而秦阳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像似第一次见到这种法门一般,稍稍停顿了一下,等到田磊身上的气息全部消散,整个人就如同消失的时候,秦阳才手握紫金葫芦,口中敷衍的念了一下台词,这次连思字神通都没用,一道白色毫光,直直的冲向田磊的脖颈。

  出手之后,秦阳立刻感觉到浑身的鲜血都在加速,心跳如擂鼓,血流如大江奔腾,那种跃跃欲试,已经忍不住了。

  他想试试,这种极致的刀锋,极致的攻,到底是什么力量。

  虽然他知道,蛇印男肯定不会让他死在大嬴神朝手里,十有八九还会客串一下救命恩人的角色,肯定有什么人,跟在定天司的人身后,等着最后关头出手。

  哪怕不确定,秦阳也无所谓了,就算最后关头,无人出手,他还有黑玉神门。

  他想知道,这样凝聚到极致的一击,而且其内的力量,必然是黑玉神门不会吸收的力量,那能不能斩碎黑玉神门。

  哪怕是斩断也行,实在不行,破开个大洞也不错,起码让他知道黑玉神门极限在哪,心里有个谱。

  除了黑玉神门之外,还有白玉神门,他总不会被人一刀砍死的。

  白色毫光冲到田磊身前的时候,田磊终于无法忍下去了。

  一道让烈日的光辉都暗淡了三分的刀光,骤然从他的刀鞘之中冲出,锋锐之气、杀伐之气、杀生煞气,诸多经历过惨烈杀伐才凝聚出来的势,瞬间融入这一刀之中。

  刀光斩过,与白色毫光碰撞到一起,白色毫光竟然被磕飞了出去。

  那比烈日还刺目的刀光,斩过之处,尽数化为幽深的黑暗,所过之处的一切,都如同被湮灭了一般,连光芒都无法再次逸散。

  乌黑的刀芒,无声无息,瞬间化作一道绵延数十里的乌黑巨刃,冲击到秦阳面前。

  秦阳的眼睛泛红,浑身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激动的颤抖,头一次跟这种强者正面生死相搏,凝聚到极致的刀道,实在是太适合破开黑玉神门了。

  漆黑的巨刃斩下之后,数十里都化为黑暗,他才看到这片像是吞噬了光线的环境里,充斥着刺目的刀光,霸道锋锐,斩破一切的意念,贯穿苍穹。

  等着出手的人,尚未出手,秦阳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念头一动,黑玉神门已经挡在了面前。

  被那刺目的刀光冲击,黑玉神门之上的应龙浮雕,骤然睁开双眼,这一次应龙浮雕倒是没张口硬刚,而是展开双翅,交错着护在身前。

  每一瞬,都像是有无数把巨刀的威能,叠加在一起,斩在了黑玉神门上。

  细密的裂纹出现在应龙双翅上,黑玉神门上,也开始浮现出一些细密的裂纹。

  但出现新的裂纹的同时,却又有旧的裂纹在恢复,整体上倒是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秦阳满心欢喜,果然没猜错,这种极致的刀道,其实跟剑道差不多,只不过走的是霸道的杀伐,锋芒更适合正面交锋,更霸道,更锋锐,而不是剑道走轻灵,变化更多。

  正面硬刚的霸道力量,是黑玉神门无法吞噬的力量,没有了此消彼长,最是适合用来破开黑玉神门。

  秦阳站在黑玉神门之后,目视着黑玉神门的北面,也已经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嘴都快笑歪了。

  哪怕黑玉神门毁了,他以后也不可能再凝聚出如此强的神门。

  那又有什么关系?

  神门再强有什么鸟用,推不开的话,他就会被困死在神门境界,底蕴再深厚,没有质的变化,遇到那些顶尖强者,人家一巴掌就能拍死他。

  最好的神门,就是在能推开的前提下,凝聚出的最强神门。

  不然的话,就算是凝聚出一个嬴帝都得跪服的神门,又有什么用。

  当那些裂纹,从黑玉神门的边缘,汇聚到背部的中心时,秦阳已经做好了准备,继续掏出白玉神门当下剩下的威能。

  然而,下一瞬,秦阳笑歪的嘴,就彻底僵住了。

  当整座黑玉神门所有角落都遍布裂纹,似乎下一刻就会崩碎的时候。

  那些裂纹,竟然开始飞速的消散,转瞬之间,所有的裂纹都消失。

  秦阳面色僵硬,打量了一下黑玉神门,发现黑玉神门只是稍稍缩小了一圈而已,那光泽和质地,甚至所散发出的威压,反而更重了。

  秦阳呆呆的望着黑玉神门,恍惚之间,仿佛看到黑玉神门上飘出来几个字。

  加二十八。

  稍稍一顿之后,这几个字后面,又倔强的挤出来几个字。

  追五十六。

  秦阳满脸绝望,整个人都如同被人揭开了头盖骨,灌下去一盆森寒透骨的极地不冻泉。

  不止是心凉了,连神魂都凉了。

  尼玛啊,搞什么呢。

  这破门承受外力轰击,没法吸收力量自我修复的时候,竟然还会借助外力,自我锤炼锻造,不吸收力量也能继续变强。

  这以后还怎么办?

  是不是除非有嬴帝这种实力的强者,在一瞬间便摧枯拉朽的轰碎黑玉神门才行?

  否则这黑玉神门只会越来越强?

  秦阳已经不关注田磊这一刀了,结果已经毫无悬念,剩下的威能,连让如今的黑玉神门裂开掉裂缝的能力都没了。

  万丈高空,贾福德的师父俯瞰着海面,他追踪着田磊而来。

  他实在是没法看着如今出现的沐氏后人,再死在嬴帝的鹰犬手中。

  他观察着下方大阵,看着秦阳跟田磊交锋,看到那一缕看似不起眼,却锋芒惊人的白色毫光。

  他认得斩颅飞刀,自然确认,那肯定不是斩颅飞刀,心里更多的是惋惜和心酸,如今的沐氏后人,连真正的斩颅飞刀都施展不出来了,反而要用这等方式,绕个大圈子才能用一个似是而非的斩颅飞刀。

  他也看到了田磊施展出的招牌法门,杀生拔刀式。

  只不过他没料到,沐氏后人竟然没逃,也没立刻出手反击,以至于让田磊的拔刀之力,催生到极致。

  贾师父肯定是不会想明白究竟为什么了,他只是猜测,肯定是那个似是而非的斩颅飞刀,限制颇大,没法毫无停顿的继续出手。

  当那一刀斩出的时候,贾师父就准备出手了,他看到了秦阳那跃跃欲试,半步不退的样子,不由的想到了当年,沐氏的老友,在大嬴神朝的攻伐之下,是不是也如这个沐氏后人一般,死战不退,硬刚到底。

  当那一道刀光闪耀时,从高空俯瞰下去,如同有一柄数十里长,数里宽的黑色巨刃,横在海面上。

  海面只是掀起了一些涟漪,所有的威能,都被凝聚到一起,一点浪费的都没有。

  这时,贾师父终于忍不住了,他从万丈高空,探出一手。

  黑色的巨刃上空,凭空有伟力凝聚,化作一只灰色的大手,捏住这柄黑色巨人的刀背,将其力量强行压制之后,如同捏着一把真正的黑刀一般,将其拎起。

  同一时间,秦阳也察觉到周遭涌动的刀光,瞬间凝固,再也不能对他造成伤害。

  秦阳念头一动,立刻想到了,这肯定是蛇印男派来的救命恩人到了。

  收起了黑玉神门,化为水身没入海中,气息与周遭融为一体之后,就见周遭刀光褪去,举头望去,只见头顶,一只灰色的大手,举重若轻的捏着一柄绵延数十里的巨大黑刃,缓缓升起。

  秦阳微微一怔,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心里震惊不已,蛇印男这是下血本了啊,竟然派来一位这么强的大佬来救他。

  看来沐氏后人,比预想的要重要的多。

  一瞬之后,秦阳立刻注意到远处那位似乎比他还震惊的田磊。

  面色已经彻底从乌青变成了乌黑的田磊,望着这一幕,所有的怒火和杀意,都随之消散,余下的只有震惊和惶恐。

  他毫不犹豫的拿出一颗内部充斥着白烟的琉璃球,徒手将其捏碎。

  嘭的一声闷响。

  浓郁的白烟溢出,将田磊笼罩。

  趁着田磊被吸引注意力的时候,秦阳已经悄悄的潜入到他的身下,当看到那颗琉璃球,看到这些白烟的时候,秦阳第一反应便是这货要逃!

  就在琉璃球被捏碎的同一时间,秦阳心思急转,眨眼间就拿出一颗之前教育张正义时炼制的丹药,将其捏碎了丢入白烟里。

  等到海风吹过,白烟散去的时候,田磊已经没有了踪迹,而那颗被秦阳丢进去的丹药,也没了踪迹。

  秦阳暗暗冷笑一声,那颗丹药可是他历年接触记载的剧毒,专门放到葫芦里,以养蛊的方式自然熔炼出来的剧毒,压根没有在世上出现过,按照对症下药的方式解毒,秦阳自己都不会。

  纵然是他中了这种毒,也只有靠神通硬抗过去。

  这货跑的倒是快,不过本身就已经处于深度毒发状态,再加上自己秘制的兼容性极高的十全大补毒,与他体内的不知道什么毒融合,鬼知道会变异出什么东西。

  要是这样都不死,那秦阳也只能说他命大,权当是这次陪着演戏,陪着试探黑玉神门的报酬了。

  ……

  万里之外,东海的一处小岛上,定天司的一个据点里,只见悬在穹顶之上,被人一直当做装饰的琉璃球,忽然爆开。

  其内大片白烟翻滚出来,而后不成人形的田磊,从白烟里跌出,坠落到地面。

  田磊面色乌黑发暗,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里淌出的鲜血,都已经变成了黑色。

  “摘星手,彦秽……”

  说出这几个字之后,田磊怒瞪着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生机不断的流逝。

  定天司的人手忙脚乱,想方设法的救治田磊,可是只是触碰到田磊,就会中毒,最后实在没辙,据点的外侯,拿出自己的珍藏,强行将田磊冻在了万载玄冰里,算是暂时控制住了。

  ……

  另一边的海面上,那只灰色的巨手,捏着巨刃飞起,在高空中轻轻一捏,就见黑色的巨刃崩碎,化作刺目的刀光,直冲天际。

  片刻之后,才见一位老者,缓缓的落下。

  老者看着秦阳,神情有些复杂。

  “老朽彦秽,当年曾在楚朝潜修,你沐氏先辈之中,有数人是我好友,你可曾听过老朽的名字?你是沐氏哪一支的后人?”

  “晚辈……没有名字。”秦阳老老实实的说了实话,他还真没为这个马甲起名字。

  “没名字……没名字好啊,没名字才能不被卷入这些风浪里。”

  彦秽站在海面上,目视着海面之下还在运转的阵法,喃喃自语。

  “多少年了,终于又见到了当年沐氏的一元之海阵……”

  秦阳没说话,静静的站在这里,他总觉得,跟自己想的似乎不太一样。

  彦秽自顾自的道。

  “你还没卷入进来,最好就此隐遁,楚朝剩下的人不多了,沐氏……沐氏也没人了,你是万年多以来,我见到的唯一一个沐氏后人。

  大胤帝君尚有法身存留,大胤之人已经开始掀起风浪,老朽隐遁多年,此次前来,也是大胤之人送来的讯息,老朽当年无能为力,悔恨不已,如今自是不忍沐氏绝后。

  你自行去吧,莫要回来。”

  秦阳听到这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跟猜测的不太一样了。

  那蛇印男竟然小心到如此地步!

  他想要拉拢自己这个沐氏后人,却不愿意动用他们隐藏的力量,反过来利用沐氏后人出现的契机,逼的这位彦秽大佬出手。

  只要他出手了,就注定了会站在大嬴的对立面。

  哪怕消息没暴露,蛇印男也绝对会让这个情报,落在定天司手里。

  这样的话,除了沐氏后人之外,他们还会凭白多出来一个大佬当助力,偏偏他们隐藏的力量,一个都没有暴露出来。

  秦阳忽然明白,为什么刚才田磊逃掉的时候,彦秽根本没反应了,他不是没能力拦住,可能他根本不想拦着,拦着也没用。

  秦阳压下心绪,默默做了个决定,以后若是没有把握,一次坑死那个蛇印男,最好别出手。

  可能一次不成,就再没机会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 第四八七章 两边落人情,田老祖濒死
  • 第四八八章 田老祖,百脉榕
  • 第四八九章 忠心不二主,我来送一程
  • 第四九零章 沉思的人偶师,来访的嫁衣
  • 第四九一章 前后事情的联系,自由的马赛克
  • 第四九二章 人偶师变身,马赛克的身份
  • 第四九三章 三门之一,想开马甲
  • 第四九四章 师弟依然年轻,东宫心腹叛逃
  • 第四九五章 师弟的美好憧憬,田老祖主动送妹
  • 第四九六章 今天不想死了,改天再说吧
  • 第四九七章 大喷子走火入魔,这次是真的天塌了
  • 第四九八章 老太子药丸,换个方向摸后
  • 第四九九章 跟田老祖学套路,张作死逃过一条狗命
  • 第五零零章 自己人不用谢,手痒的不行啊
  • 第五零一章 古怪的三残,可能存在的破绽
  • 第五零二章 八尸之尸魁,教导张作死
  • 推书:历史类大佬苍山月的《獒唐》
  • 第五零三章 酒是祸端,手比脑子冷静
  • 第五零四章 美好愿景,田家主的小心思
  • 第五零五章 好想搞事情,山寨斩颅飞刀
  • 第五零六章 马甲更衣室,刚出来就被惦记
  • 第五零七章 穷的没人打劫,终于等到截杀
  • 第五零八章 意外收获,李鬼到李逵家
  • 第五零九章 沐氏套路深,加防不如减伤
  • 第五一零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把沐氏后人拉过来
  • 第五一一章 自闭的魔刀魔头,放弃治疗的秦阳
  • 第五一二章 随身的老奶奶,发狠的贾福德
  • 第五一三章 白浪海的海龙号,橘大佬的消息
  • 第五一四章 老太子祸从口中,另一个一品外侯
  • 第五一五章 追五十六,摘星彦秽
  • 第五一六章 可敬长者,炉鼎双姝
  • 第五五三章 真的也要送拍,快来打劫我
  • 第五四三章 酒友徐正强,回家先看到师弟尸体
  • 第五一七章 吃瓜群众秦有德,双胞胎姐妹的亲近
  • 第五五二章 瀚海剑典,让他们感受开箱子的乐趣
  • 第五五一章 我就要打开的,密码空箱子
  • 第五五零章 跟罗松的交易,我还是太纯洁了
  • 第五四九章 罗松你好,我叫秦阳
  • 第五四八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 第五四七章 第二直达专线,不偷都像贼
  • 第五四六章 冒险的充能法,抛砖引玉
  • 第五四五章 原来是一口棺材,消失的那些杀神箭
  • 肩膀疼,手臂都是麻的,请假一天
  • 第五四四章 超度卫诚实,仇人已经死了?
  • 第五四二章 骨王想开了,挖坟不得好死
  • 第五四一章 不能看不起蓝白,秦阳嘴都笑歪了
  • 第五四零章 鸡汤不如实例,铁打的蓝白
  • 第五三九章 人偶师的演技,有人要害老子
  • 第五三八章 赔偿你们损失,养气功夫不到家
  • 第五三七章 惊见山寨毁原创,这只是一个小意外
  • 第五三六章 哲学命题,亡者宝典
  • 推书:皇家雇佣猫的《重生之激荡年华》
  • 第五三四章 开玩笑,去作死
  • 第五三三章 意外衍生出的新思路,田老祖的隐晦警告
  • 有点事,明天补一个大章
  • 第五三二章 拿着针的容姓老嬷嬷,田氏送来的特别礼物
  • 第五三一章 宗门又搬迁,保证不打死
  • 第五三零章 钻空子和留空子,出世就得偏头痛
  • 第五二九章 想太多了,互相伤害
  • 第五二八章 感动哭了,律宗大和尚
  • 第五二七章 各方汇聚,张师弟自荐
  • 第五二六章 未雨绸缪说好话,天下和平靠秦阳
  • 第五二五章 又挨打的卫兴朝,举办一届拍卖会吧
  • 第五二四章 故人和故人的故人,即将出世的尸魁
  • 第五二三章 天子剑,讲道理
  • 第五二二章 虚空真经,好大的脚
  • 第五二一章 大郎,该喝药了;您的猪队友上线了
  • 第五二零章 黄氏的黄瑛,秦阳必须死
  • 第五一九章 幻心面具,不打自招
  • 第五三五章 各方反应,卫风之墓
  • 第五一八章 美妆时尚大佬,听吵架套情报
  • 设置X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