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其他 → 反派都想打死我

反派都想打死我

骗人 著

连载中其他

最近很多人扬言要打死我。 他们频频上新闻,一个说自己是魔教教主,一个说自己是神级反派,还有一个说他反派系统加身......诸如此类的神经病让我烦不胜烦,我只能每天躲在店里面不敢露头。 直到有一天,我的头发掉光,浑身都是腱子肉......

173.6722万字|5次点击更新:2019-03-17 11:29:1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最近很多人扬言要打死我。 他们频频上新闻,一个说自己是魔教教主,一个说自己是神级反派,还有一个说他反派系统加身......诸如此类的神经病让我烦不胜烦,我只能每天躲在店里面不敢露头。 直到有一天,我的头发掉光,浑身都是腱子肉......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2017.1.19-14:56

     手机上清楚的显示着现在的时间。

     凌白揉了揉眼睛,确认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

     时间回到一年前。

     他站起身,环顾四周,周围的环境莫名的熟悉。摆放整齐的花盆,绿植,收银台上的干花,佛经,连手里屏幕碎裂的手机都和记忆里如出一辙。

     “1月19,如果没记错的话,明天就会有人上门洽谈转让的事情了。”凌白皱了皱眉,强大的心脏很快就接受了穿越or重生的事实。

     这肯定是重生回来力挽狂澜拯救花店的剧情,不然为什么偏偏重生回了这个节点。

     凌白走出不足二十平的花店。

     下午的阳光略带着丝丝的暖意,门外的街道上环卫工人拉着斗车从他面前经过,不一会便扬起大片的尘土。

     农贸街的卫生还是那么脏乱差,在这个小城市里,随手乱丢垃圾是件很正常且理直气壮的事情。

     “只是苦了月薪只有六百却早出晚归的环卫工了。”凌白摇了摇头,却又突然失笑,他现在有什么资格同情别人呢?

     花店的玻璃门上贴着张a4纸,上面写着‘低价转让,一万全送,有意致电凌先生186****4045’。

     “此处应该改成凌老板才对。”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凌白的思考。他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面歪歪扭扭的显示着一连串陌生的数字。

     “喂,你好,我是凌白,哪位?”

     “喂,凌先生,你好。我是为你好保险的工作人员耽误您.......”

     “不需要,不买,谢谢。”凌白直接掐掉电话,推门走进花店。

     收银台就是从网上淘来的一张普通书桌,当时记得是花了一百来块,自己简单组装了下,就临时凑合用了,没想到它还硬是坚挺了半年。质量不错,现在应该可以去给个好评了。

     凌白坐了下来,准备打开购物软件追加个评价,再和客服商量下能不能把半年前答应的好评返利兑现一下。刚解锁破碎的屏幕,他的目光不经意间瞥见桌上的报纸。

     红色正楷标题上写着――青城霹雳掌vs八卦烈火棍,小天位境界的战斗!

     虔城日报什么时候头版会报道武侠的东西了?

     凌白楞了楞,放下手机,拿起报纸扫了眼。

     -昨夜凌晨三点,虔城两位晋升小天位的高手在章江大打出手,根据现场传回的画面,本台武术指导,同为小天位境界的金老先生指出,两人所用的分别是八卦烈火棍和青城霹雳掌两种珍稀武技.......

     小天位?武技?

     凌白拿起报纸,自语道:“现在连虔城日报都能盗版了?”

     “等瞪灯瞪登蹬等凳噔.......”

     设置的nokia经典铃声响起,凌白拿起手机。

     “不买房,不借钱,就这样。”

     说着,他又要掐断无聊的骚扰电话。

     “等等,凌先生,你是要转让店铺是吗?”手机那头响起一道温厚的中年男声。

     “表弟,不要乱动表哥的手机。”凌白对着前面的空气喝骂了句,迅速拿起手机贴在耳朵上,“你好,我是凌白,请问有事吗?”

     “凌先生你好,我在虔城转让上看到你要转让花店是吗?”

     “嗯,是的。”

     “和帖子信息上写的一致,真的是一万块吗?”

     “没错,童叟无欺。”

     “好的,明天上午十点我来您这里看看,合适的话我们再谈下一步。”

     “你贵姓?”

     “我姓王。”

     .......

     挂断电话,凌白在号码上打了备注,心里不禁有些失落起来。‘深寒花店’是他半年前用卡上所有的积蓄开的,由于店面偏僻,旁边是废弃的和尚庙,生意一直不太好。他曾经也想过换到市中心去,可实在割舍不下这间店面――这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了。

     在十八岁成人那年,父母双双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凌白一边靠着爷爷奶奶的资助,一边勤工俭学读完大学。毕业后回到虔城,对人生感到迷茫的他毅然选择利用父母留下的这间店面开了花店,一方面为了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一方面为了等待失踪的父母回来。

     叹了口气,凌白看了眼短信里的银行信息,上面显示的余额仍是尴尬的2680.5块,并没有因为他的穿越而无限增长。其实他完全可以不把店面转让,不用负担房租,只需要每个月交些水电费,勉强还能支撑的下去,但年迈的爷爷奶奶已经操劳了一辈子,他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的晚年过的舒服些。

     “不管怎么样,既然回来了,就不能再让这些成为遗憾。”凌白捏了捏拳,起身开始整理花店里的物品,很多鲜花都已经枯萎,他准备修剪好做成干花,到时候再低价甩卖出去。

     干花的利润比鲜花要高几层,所以哪怕是生意冷清,他也不用担心鲜花枯萎造成成本损失。

     “老白,花店转让出去没有?我已经给你物色好了工作。”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面相老成的青年推门而入。

     葛新是凌白的死党之一,家庭背景不错,父亲是镇上派出所的所长,他自己也是所里的警员。

     “你不会是想让我来你们这当协警吧?”

     葛新穿着崭新的警服,看起来精气神十足,他楞了楞,摇头失笑,“什么时候会未卜先知了?我和我爸打了招呼了,正好镇上也要招收一批协警,我就推荐了你。2500的底薪+绩效,五险一金,最关键的是还有机会转正职。不过话说在前头啊,这不是走后门,你也得去做体能测试。”

     “就我这身板怎么去为人民服务啊?”凌白指了指自己瘦削的身板。183的个子却只有60kg,典型的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类型。

     “怎么那么多废话呢?我已经给你报名了,到时候测试的时候我通知你。”葛新凑到凌白面前,低下头,小声说道:“转了正职就有机会到市里去进修,学到高深的武技,难道你想一辈子守着这间店面?”

     进修?又是武技。

     凌白不由看了眼葛新,桌上的盗版虔城日报不会就是这家伙塞来的吧?

     葛新被凌白盯得有些发毛,挑眉说道:“别用你那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跟个神经病似的。”

     难道不是吗?作为人民公仆神神叨叨的,没个正形。

     凌白知道他是好意,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口头上应承下来。葛新这才急匆匆的离开,说是所里还有任务要执行。

     “除了巡逻还能有什么任务?搞的像是捉拿要犯似的。”凌白无奈的收起铁皮剪,看了眼面前已经有些干枯的菊花。菊花不适合做干花,有些人忌讳这个,现在离清明还有段时间,看来是没用了。

     他把整把修剪好花枝的黄菊捧起,推开门走到街上。

     隔壁店铺开面馆的张大叔叼着烟走了过来,见到凌白,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小凌,我说干脆你这店面转给我得了,我给你一万五,房租另算。”他看了眼凌白手中的那捧黄菊,嘀咕道:“你这小子又要扔花?多可惜啊。”

     “要不送你?”凌白嘴角微微上扬,把菊花递到张大叔的眼前。“我这店面风水不好,转给你,你也不敢接啊。”

     张大叔连连摆手,送菊花算是哪门子事,他还正当壮年呢。听到凌白说风水问题,他缩了缩脖子,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谁说不是呢,挨着那废了香火的破庙旁边,风水能好吗?你瞧瞧挨着破庙右边那家店,好家伙,听说,那老板家里又死了俩。”

     信口胡诌的话愣是被他说成了妖魔鬼怪,凌白不由有些无语。生老病死不就是常态么,和风水根本不搭架。

     张大叔深深的吸了口手里捏着的香烟,一脸惆怅。

     “你惆怅什么啊,跟你有什么关系。”凌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向店门前的垃圾桶。

     “要不你拿着花去拜拜菩萨?也算是上供了些香火,南山新开了家寺庙,听说是虔大毕业的博士生,老灵光了......”张大叔仍旧在后面喋喋不休的念叨着。

     凌白捧着黄菊的手僵在空中,转身往旁边的破庙走去。扔了也的确是怪可惜的,这么些年他也没烧过香拜过佛,偶尔门前许个愿也不错。

     “小凌,你往哪儿去?这破庙不灵光,得去博士生主持的寺庙,喂.............”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