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替嫁悍妃

替嫁悍妃

灵犀殿下 著

连载中言情

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当穿锦衣,食玉食,住金房玉殿,学琴棋书画?  顾三儿也是公主,却是穿布衣,食粗粮,住露天营帐,学舞刀弄棒。  她喜欢军营里面的兄弟情长,把酒言欢,更喜欢驰骋沙场,驱敌四方。  可是有一天,圣旨突然降临,要她霞帔喜服,盛世出嫁。  “啥?爷是公主?”不是顾三儿不信,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戎装铠甲,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假的吧?”  她尚且还没有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却已经坐上了花轿,嫁了人!  而且还是替她没见过面的嫡姐出嫁。  据说,对方还是邻国最优秀的男人。  传说东晋国九王,三岁能诗,五岁能赋,十岁文碾状元,十五岁摄政监国,文峰造极,才倾天下,容姿倾世,是东晋国皇帝最疼爱的儿子。  这么大的便宜,这个大一个馅儿饼,不要白不要,做梦都要笑醒好吗?  嫁,立马嫁!  只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这个男人三宫六院,侍妾通房,美人夫人一大堆?  在莺莺燕燕的美人堆里,顾三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下不会掉馅儿饼,真正的好东西,别人不会拱手相让。  剧场一  洞房花烛,终于要见到传说中最优秀的男人。  只是,盖头一掀,没等来对方温婉亲昵的喊娘子,只听对方满满是嫌弃的声音:“南源嫡公主怎么是一个……黄毛丫头?”  然后,传说中最优秀的男人被顾三儿打破了脑袋。  顾三儿戚戚:“百无一用是书生,什么才倾天下,我看是找打!”  然后,洞房花烛,变成了火海战场。  剧场二  顾三儿一直在有个疑问,究竟是什么让她和九王走到了一起。  九王说:“天定姻缘,鱼配鱼,虾配虾……”  九王突然不说话了,顾三儿歪着脑袋问道:“你怎么不说了?”  九王继续道:“乌龟……配王八!”  然后,九王又被顾三打破了脑袋!  ……  九王在顾三儿眼里,一直算不得什么良人,可是在九王眼里,顾三儿是天下人眼中的南源嫡公主秦锦一,却是他心中的顾三儿,是他今生唯一要守护的人,没有算计,没有阴谋,他只喜欢她一人!

110.5058万字|0次点击更新:2019-03-09 02:35:4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国公主,金枝玉叶,当穿锦衣,食玉食,住金房玉殿,学琴棋书画?  顾三儿也是公主,却是穿布衣,食粗粮,住露天营帐,学舞刀弄棒。  她喜欢军营里面的兄弟情长,把酒言欢,更喜欢驰骋沙场,驱敌四方。  可是有一天,圣旨突然降临,要她霞帔喜服,盛世出嫁。  “啥?爷是公主?”不是顾三儿不信,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戎装铠甲,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假的吧?”  她尚且还没有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却已经坐上了花轿,嫁了人!  而且还是替她没见过面的嫡姐出嫁。  据说,对方还是邻国最优秀的男人。  传说东晋国九王,三岁能诗,五岁能赋,十岁文碾状元,十五岁摄政监国,文峰造极,才倾天下,容姿倾世,是东晋国皇帝最疼爱的儿子。  这么大的便宜,这个大一个馅儿饼,不要白不要,做梦都要笑醒好吗?  嫁,立马嫁!  只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这个男人三宫六院,侍妾通房,美人夫人一大堆?  在莺莺燕燕的美人堆里,顾三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下不会掉馅儿饼,真正的好东西,别人不会拱手相让。  剧场一  洞房花烛,终于要见到传说中最优秀的男人。  只是,盖头一掀,没等来对方温婉亲昵的喊娘子,只听对方满满是嫌弃的声音:“南源嫡公主怎么是一个……黄毛丫头?”  然后,传说中最优秀的男人被顾三儿打破了脑袋。  顾三儿戚戚:“百无一用是书生,什么才倾天下,我看是找打!”  然后,洞房花烛,变成了火海战场。  剧场二  顾三儿一直在有个疑问,究竟是什么让她和九王走到了一起。  九王说:“天定姻缘,鱼配鱼,虾配虾……”  九王突然不说话了,顾三儿歪着脑袋问道:“你怎么不说了?”  九王继续道:“乌龟……配王八!”  然后,九王又被顾三打破了脑袋!  ……  九王在顾三儿眼里,一直算不得什么良人,可是在九王眼里,顾三儿是天下人眼中的南源嫡公主秦锦一,却是他心中的顾三儿,是他今生唯一要守护的人,没有算计,没有阴谋,他只喜欢她一人!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夏日的夜晚,泛着几分烦闷的潮湿,虫蛙低鸣,为这片丛林增添了一丝诡异的安静。

     丛林之外,一群穿着黑衣人押着近百辆粮草正由远而近。

     黑衣人默不作声,只有车辆行驶之途发生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待车队近了,丛林之中突然发出一声号令:“上!”

     随着一声号令,官路两旁的丛林之中,窜出数十名士兵。

     “有埋伏,大家小心!”黑衣人立即拔出腰间刀剑,不过顷刻,双方人马打的不可开交。

     这时,一红衣戎装的小少年骑着一匹枣红马从林中蹿出,手中长枪好似闪电一般,直夺对方头目的……裤腰。

     “啊……”对方裤子一松,双手扯裤子之际,红衣少年长枪一挑,便控制住对方的命脉,却见少年扬声呵斥:“谁敢再动,爷削了他脑袋!”

     对方看着那马背上纤细娇小的人,红唇墨发,美的张扬,艳的妖冶,那双明亮的眸子明明如秋水潭般清澈透亮,却又好似古井般亘古幽深,看透世间生死。

     他从红衣少将的眸中看出了戏谑和杀意。

     冷汗顺着眉骨滴落,恐惧席上心头。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那头目惊出一身冷汗,立即让手下人住了手:“快,住手,住手!”

     黑衣人投鼠忌器之时,红衣少将立即道:“都给爷绑了!”

     这近百车的粮食兵器被偷偷运出城,若不是她盯得紧,就要落入蛮夷的口中了!

     红衣少年眸中闪过几分戏谑和得逞的精光,指了指自己的战利品,道:“将他们的嘴巴给堵了,回去的时候若是惊动了老爷子,爷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是!”

     顾三儿这才勒马踏上了回程。

     南源国的顾家,世代将门,从开国开始,便驻守边关,顾氏一门赤胆忠心,世代忠烈。

     老将军顾长候有一儿一女,可是一个英年早逝,一个红颜薄命,都早早的就离开了世间。

     如今顾长候已经年过半百,却是孤寡老人一个。

     而这少年般模样的顾三儿,却是老将军顾长候唯一的女儿顾青烟的女儿。

     顾家军营就驻扎在边城南郊,十几万大军守着边城,周边小国才不敢侵犯边城百姓。

     而顾三儿就是在这样的地方,从三岁开始,一待就是十二年。

     此时此刻,军营之中,除了巡逻的士兵来回走动,所有将士都已经入睡,整个军营一片安静。

     顾三儿在军营外下了马,牵着马,小心翼翼的捂着马嘴,生怕闹出什么动静,她对身后的人道:“嘘,别惊动小老头。”

     顾三儿刚说完,门口的守卫却立即站直了身子,中气十足的开口:“少将军好!”

     顾三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将这几人的脑袋砸出几个窟窿。

     腰还没直起来,就听前面传来幽幽的声音:“三儿,这两日不见踪影,去哪儿了?”

     抬眸一看,却见不远处一白衣公子傲然独立,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精致。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在夜风之中随风摇曳。看那飞入鬓角的剑眉之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那迷人的薄唇边是那令人目眩的笑意。

     二十多岁的男子,有着让天下女子都为之痴狂的资本。

     而在这军营之中这些大粗糙汉子里能看到如此佳公子,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神清气爽。

     顾三儿看见那男子,却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磨磨蹭蹭的站直了身子,哪里有刚刚劫粮的气势?

     哎,这小老头,是属狗的吗?这半夜都不睡觉!

     “小爹爹呀,您怎么……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十五六岁的姑娘张口喊着一个二十多岁男人为爹,怎么看怎么奇怪,可是军营之中的人已经习惯,自然是见怪不怪。

     云暄朝顾三儿招了招手,好脾气的道:“莫怕,今日有贵客到,爹爹不罚你,先随爹爹去将军帐,他有要事与你说!”

     “贵客?”顾三儿听不罚两个字,一颗石头就落了地。

     要知道,现在太平盛世,周边小国已经投降成为南源的附属小国。若是这个时候被人发现顾三儿带兵截杀了蛮夷商贩,挑起两国战争,老头子大概要将她处死以正军规了吧!

     然而,这些人看似商贩打扮,可是顾三知道,这些人绝非普通百姓,而是蛮夷附近收购粮食兵器的官兵。

     就知道那些宵小之辈不可能乖顺!偷粮偷兵器,对方的目的昭然若揭!

     顾三将手里的缰绳交给后面的小士兵,便跳着跑到云暄的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撒娇般的道:“爹,我们这里有什么贵客来?以老爷子这十来年一成不变的作息时间,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晚还不睡”

     “自然是我们家三儿的事。”云暄幽幽的来了这么一句,顾三儿却有些微微发杵,不会是老爷子知道了她这两天做的事吧?

     她忐忑之间,已经来到了老将军顾长候的营帐,里面果然还亮着灯。

     顾三儿和云暄刚走到营帐,里面就传来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

     顾三儿看了一眼云暄,云暄却没有理她,先一步进入营帐。

     顾三儿悻悻,立马跟了云暄的脚步,紧紧的跟着他进入营帐。

     见顾长候坐在不远处的朱漆雕花木椅上,旁边坐着一个……

     嗯,花白的脸,鲜红的唇,阴阳怪气的样子让人觉得看一眼便会眼睛生疮。

     顾三儿用手指戳了戳云暄,探出个脑袋,问道:“爹呀,那是个太监吧!”

     顾三儿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那太监听到,却见对方立即放下手中的茶杯,硬了脖子,阴阳怪气的叫道:“云暄,你好大的胆子,竟让当今圣上的三公主唤你做爹,你想造反不成?”

     云暄却没有说话,走到一边坐下,端了茶水,自顾自的喝。

     顾长候哼了一声,拉长个脸道:“安公公言重了,暄儿是本将的义子,三儿是本将的亲孙儿,虽说暄儿年龄小,却也对三儿有一片养育之情,养育之情大于天,三儿叫暄儿一生爹,就算在天王老子面前,那也是占理。谁不服,就让他来本将面前说理!”

     顾长候的话一落,安德顺面色微变,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

     爹?

     三公主出生的时候,云暄才不过七岁的娃,如今倒还成了三公主的爹了?

     还养育之恩,真是笑掉大牙!

     可是,顾长候在南源那是元老级的人物,谁敢在他面前说个不是?

     再说了,这南源只知道长公主秦锦伊,二公主秦锦佩,却早已经不记得还有个三公主顾锦枫,更不知道这秦锦枫就是在军营待了十来年的顾三。

     而为什么金枝玉叶的公主会在军营之中跟一群大男人朝夕相处,这其中的原因,怕是连当今圣上都不愿提及。

     所以,就算他将顾三儿叫云暄爹之事告诉万岁爷,那也不过是无关痛痒的事。

     安德顺想到这一茬,便也又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这才慢吞吞的道:“云暄公子照顾公主,功不可没,咱家一定会奏明皇上,为公子加官进爵。”

     “那就有劳公公了!”顾长候敷衍了一句。

     “此事暂且不提,老将军该知道咱家的来意。”安德顺喝了茶,润了喉,便从袖子拿出一明黄色的金帛圣旨,面露恭敬,下巴朝天,尖着嗓子吼道:“公主,接旨吧!”

     顾三儿听了他们的对话,感觉还是蒙的,谁是三公主?接旨,接什么旨?

     安德顺抬着下巴高傲的站在不远处,顾长候与云暄已经站在营帐中央,等候接旨,两个人两双眼齐刷刷的看着她。

     顾三儿抿了抿唇,然后走了过去,乖乖的跪了下去。

     圣旨一出,如君子亲临,她倒还没有那个胆子藐视皇权,不管什么事,先跪了总没事。

     安德顺这才尖着嗓子,读的口水直飞。

     无非是称颂东晋九王如何的品貌出众,如何的温良敦厚,又如何的才倾天下。

     又称赞南源长公主秦锦伊如何的聪敏温厚,品行端正。

     然后又说到南源愿与东晋成为秦晋之好,免于两国战乱。

     顾三还在想,东晋九王是个什么人物,南源长公主秦锦伊又是个什么人物,管她什么事。

     安德顺便将圣旨放在了她的面前:“三公主,怎么不接旨?”

     顾三儿的唇边一直带着一丝笑意,却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若是了解顾三儿的人,大概都会担心,以这小祖宗有什么不快就动拳头的性子,这太监一道突如其来的圣旨,会不会让她炸到将这太监的脑袋扭下来。

     不管是老将军顾长候还是云暄,都巴巴的盯着顾三,防着她突然发飙。

     可是,顾三儿沉默了一下,便见她伸手接了圣旨:“臣女……接旨!”

     安德顺没想到虽然这个三公主一直不在宫中长大,却是如此乖觉的人,他唇边露了笑意,又才尖着嗓子道:“公主,准备准备吧,迎亲队伍就在临川酆都,三日后,太子殿下就会来接公主前往东晋帝都,与东晋九王拜堂成亲。”

     ------题外话------

     同志们,灵殿还是厚着脸皮开了新文,敬请大家支持光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