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八零军嫂上位记

八零军嫂上位记

吴欣1008 著

连载中总裁

重生花样年华,玩转市井豪门,携手逆袭人生,共揽一世风云!

382.877万字|0次点击更新:2019-03-06 01:41:1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重生花样年华,玩转市井豪门,携手逆袭人生,共揽一世风云!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妈,你不是说那婚约不做数么,怎么又突然把人接回来了?你不会真的让三哥跟这那土巴妞订婚吧?那白雪姐怎么办?”

     “佳佳,你知道我们是没办法,为了你爸爸还有大哥、二哥,你三哥也得做出牺牲。至于你白雪姐……她可是我们孙家认定的媳妇,就算不能娶她进门,总有方法变成一家人的。

     佳佳,你得相信你三哥的能力,再说了,有了这个助力,我们京城和你们相聚那也是早晚的事。

     到时,你爷爷手里的人脉和东西,还不得乖乖交到你爸爸手里?别说吃香喝辣,就是再回到上层圈子,也都是小菜一碟,谁也不敢欺负你,你就是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三道四。”

     “妈,真的吗?你和我爸他们都可以回京城了?还能横着走?……那,时家真的会帮我们家求的李家的这门亲事吗?青锋哥哥,真的会愿意娶我吗?”

     “会会会,我的宝贝女儿,他肯定得娶。时家发话,谁敢不从?我们家可是救了他们时家老爷子最喜欢的老来子,那可是京城太子爷。”

     “太好了,妈……”

     “知道我这个当妈的好了吧,赶紧回病房躺着别漏馅,千万不要让人看出什么,让你小姨难做。”

     “小姨可是主任,在这所医院里,谁敢找我小姨的麻烦?妈,你就别担心了,有我小姨护着,谁也查不出来。”

     “好好好,你小姨最棒了,赶紧回去躺着,装也要装得像样点是不。”

     离病房越来越远的声音,让躺在床上的人儿猛的一下清醒过来。

     姚瑞雪简直不敢相信,她被李白雪和孙晋发从三十楼推下来,居然还能活着。

     难道是被好心人给救了?

     呵呵!!

     怎么可能,那可是三十层的高楼大厦,从楼窗到地面,能在尸体上看出她原本完整的样貌那都叫奇迹吧!

     一个激灵,全身软弱无力的姚瑞雪艰难的慢慢地坐起来,再像软泥鳅一样滑下床,困难的抬起眼皮子观看四周,越看越惊讶!

     因为这里的一切熟悉而陌生!!

     她一切的不幸,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姚瑞雪一只手用力撑着铁床,一只手扶着暗黄的白墙,刚站直身体脑袋上极度的晕眩感再次袭来。

     眉头紧锁,双眼紧闭以前姚瑞雪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因为她每次被抽血后都是这样……

     现在,姚瑞雪却有些莫名的兴奋与激动,神情更是有些急切。

     姚瑞雪不再坚持站起来,而是顺势再次跌坐到病床上,苍白而憔悴的脸忽然露出一个冷寂诡异的笑,直接对着右手的食指梅花胎记处,呆愣了看了好几秒,便把梅花胎记处伸到嘴里狠狠的咬破。

     淡粉的梅花瞬间遇到血后,变得鲜红,紫红,黑红,见不能再变色,姚瑞雪这才用力吸了吸,指间的血腥味渐渐变成了清甜味。

     头晕的感觉慢慢减轻,身体也渐渐的补充着力气,惨白的脸变得微微红润,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姚瑞雪终于觉得自己真正的活过来了。

     这才像个健康人一样巡视整个病房,姚瑞雪确定这里是三十七年前她第一次住进省会军医院,老干部才能住进的‘高级病房’双人房。

     一会摸摸铁床边上古董式的热水瓶和印有‘为人民服务’的瓷缸水杯。

     “哈哈哈……”

     “所以,刚才听到的并不是幻觉?哈哈哈哈……”

     姚瑞雪顿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从眼角悄然滑落。

     晕眩感是真的,痛意也是格外真切!

     难道这就是广播主持人读的那种重生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重生吗?

     姚瑞雪有些不敢相信,是的,不太敢相信。

     所以,姚瑞雪拿着房间里的湿毛巾粗鲁而匆忙的擦了擦脸,摆弄着虚弱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躲开了守在病房外的人,直接窜到了同层的护士值班室,换了一套护士服便抓紧时间按前世从孙家人口中得到的信息寻了过去。

     虽说姚瑞雪喝了自己手指里的灵清水,体力和意识都以迅速的速度恢复以及变得清明,可到底她现在这个身子被抽了大量的血,再加上没来南汉市之前她因七九年跳级参加高考失利而生病,且一病就是半年。

     身体多少还是亏虚得厉害。

     姚瑞雪好不容易在众多门口有士兵守着的病房中,找准了信息摸了过来。

     正想着怎么找借口进去时,门口守着的士兵忽然主动找上了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有些迟疑的对她开口求助:“这位护士姑娘,能不能帮我看一下,我我我有些拉肚子,能不能帮我在这看一会?”

     姚瑞雪心底一喜,刚磕睡就有人送枕头。

     简直天助我也!

     然,姚瑞雪面上却是很是不情愿以及用很严肃严且厉的口吻教育道:“你个军人同志怎么回事,你就是这样照顾首长的?算了算了,快去快回。”

     那士兵被她说得面红耳赤,手更是直接不顾形象弯曲身体抱着自己的肚子。

     姚瑞雪不忍看他这副可怜的模样,清了下嗓子假以正色道:“去吧,我不会告诉医生和你们领导的,我在这里帮你守着。但,你得快点回来,知道吗?”

     得到姚瑞雪的保证与信任,士兵这才哗的一下以破百米的速度冲刺跑往厕所方向。

     而姚瑞雪自己则轻手轻脚地进了病房,听着病房里机器跳动的声音走近病床,看着仅露出一双紧闭的眼睛和溥唇其他地方都包着纱布的男人,姚瑞雪记忆里的属于这个男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曾经唯一一次见过的那张刚硬冷峻的脸,虽然只是在报纸上看到一张模糊的相片,也能与此刻有些苍白无血色的看不出完整的脸的人重叠。

     姚瑞雪不用去看病例也知晓,这个伤得看不出原貌的男人就是前世孙家踩着她的血、牺牲孙晋发那个渣男的婚姻也要高攀上的时家老将军最得意的老儿子。

     ……时鸿飞!!

     姚瑞雪从时鸿飞的身上抽离视线,又步态有些凌乱的走向白墙下方的方块病历前驻定,伸手不禁摸向那病历右下方,连续翻了好几张,都明晃晃的告诉她。

     她,姚瑞雪现在很清楚的看着上面有医生写下的日期数字:一九八零年二月十九日。

     她回来了!?

     真的重生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