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一六章 可敬长者,炉鼎双姝

第五一六章 可敬长者,炉鼎双姝

不放心油条 10846字 2019-03-14 01:47:18

     彦秽带着秦阳,离开战场,他没提那些还被困在阵中的定天司之人,秦阳也将那些人忽略掉,剩下这些人干不干掉没什么意义,既然彦秽不出手,秦阳此刻的身份,他也不想在彦秽面前出手。

     二人行进速度不快,坐在一块看起来脏兮兮,散发着怪味,怎么看都是破抹布的东西上,彦秽自顾自的说了说他自己的情况,回忆着往事,却没有反过来多问沐氏是否还有别的后人,在哪里安身之类的话题。

     秦阳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开口问什么问题。

     不过数个时辰,彦秽自行离去,临走了也不断的叮嘱,让秦阳好好活下去,别为沐氏报仇。

     秦阳落在海面上,遥望着彦秽离去的背影,神情有些恍惚。

     他此刻更加确定确定,彦秽绝对不是蛇印男的人,这个老人来这里的目的非常纯粹,他只是想救下沐氏仅剩的后人而已。

     哪怕暴露身份,也在所不惜。

     他跟很多修士都不一样,他已经没有年轻修士的冲劲了,或者说,绝大部分修士的追求,他都已经不在意了。

     他不求有朝一日能进阶到道君,更不求超脱,他在意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秦阳中间有两次,想要说些什么,却都被彦秽自顾自的话给打断了,至此秦阳就知道,他是故意的,他不想听秦阳说什么。

     但这个不想听,也只是为了保护沐氏后人而已,他怕自己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后,未来某一天,这些消息可能从他这里泄露出去。

     不泄露秘密的最好方式,便是不知道秘密。

     秦阳猜测,彦秽肯定是知道不少,可能会泄露秘密的方法,只是知道都不保险。

     关于这些,秦阳是最有经验的,他已经在一个人死后,得到对方的秘密好多次了。

     但如同彦秽这般,自己都不知道秘密,那秦阳自然也不可能在他死后,从他身上摸出来秘密。

     他告诉秦阳,他最近在离都落脚,这一次他亲自出手,必然会被一些人知道,他接下来会离开离都,他收了个徒弟。

     秦阳若是知道沐氏的一些记载,知道当年的一些事,那以后若是有缘见到,他绝对会一眼认出来,哪个是他彦秽的徒弟。

     秦阳没听懂这些话,也没开口问。

     彦秽这个名字,他都是第一次听说。

     心里对这位忽然出现,又很快离去的前辈,很是敬重,他言语之间的说辞,还有态度,总让秦阳想起了蒙师叔。

     这也是位可敬的长者。

     于是,一路悄悄来到了东海,找了一座大的海岛,秦阳再次来到了很久都没有来过的盗门据点,在这里买了些消息。

     关于彦秽的过期情报。

     不过哪怕是过期情报,牵扯到这等强者,价格也是一等一的贵。

     拿着彦秽的情报,秦阳终于明白了之前听到这个名字时的疑惑。

     为什么会有人名秽。

     作为迷信主力军的修士,从来没听说过谁叫秽。

     这个字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词,污秽、瑕秽,大体上都是肮脏、杂质的意思,而修士修行,最主要的便是驱除这些东西,那些特殊体质里,有很多比较出名的,无瑕道体、无垢道体、琉璃道体,都是因为纯净得名,倒是没听说过什么污秽道体。

     纵然是那些修炼可以污染修士力量,污染修士法宝力量的邪道,他们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是追求的纯粹,刨除瑕秽。

     彦秽当年的确是在楚朝地界潜修,他所在的门派,传承非常久远,虽然门派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依然倔强的称自己是净秽门门主。

     秽是门主的名,每一代门主都叫秽。

     他的修行法门,在当年一度被人称之为邪道。

     所谓的邪道,很多时候,左道也会被默认为邪道,所有跟主流不一样,另类的,小众的,很多人都会认为他们是邪道。

     例如事到如今,还有不少老派修士固执的认为,体修就是卖苦力的,去挖矿最适合他们;剑修都是只顾战力,好战好强,不修境界,蹦跶一些年便会寿尽的瓜皮;魔修统统是残忍嗜杀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就算尚未变态,那也是正在成为变态的路上狂奔,干掉了总没错……

     几乎所有的修士,都是吸收灵气,去芜存菁,纳为己用,而彦秽修行,却是去菁存芜,取那些所有修士都不会利用的杂质。

     所以他只要出手,便无法隐藏了,那种气质气息,实在是太鹤立鸡群。

     被排斥的另外一个原因,其实还是因为修士的很多手段,对他来说都没什么用,反而他的秘法神通,寻常修士却很难用正常方法防得住。

     当年他在楚朝潜修,也是因为楚朝在当时算是最开放最包容的,在别的地方,他会被规划到邪道行列,在楚朝,他只是一个左道而已,左道和邪道,在楚朝不是一回事。

     左道在那里也不是一个贬义词,只是表示跟主流不太一样的中性词而已。

     当年楚朝被灭,彦秽这种左道强者,自然也是重点观察对象,当时时局纷乱,彦秽在闭关,楚朝这边也没彦秽什么事,显示的结果,也只是正常来往,大多是时候只是借助楚朝的地盘潜修而已。

     忙着收拾残局,收拢胜利果园的大嬴神朝,当然没人会脑子抽了,莫名其妙的去招惹一个左道强者。

     彦秽自那之后就消失了,中间偶尔有出现过,也只是被当成一个一心修行的散修强者而已,没有利益冲突,没有恩怨情仇,没人会去招惹他。

     而如今,彦秽出手救下了沐氏余孽,性质立刻就不一样了。

     秦阳放下情报,心里颇有些复杂,他又想到了蒙师叔。

     彦秽跟蒙师叔一样,都是将宗门传承,放到第一位,只要能让香火延续,他可以做任何事。

     盗门的情况,最然上不了台面,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情况起码还算可以,祠堂前的香火,总不至于断绝了。

     而彦秽的宗门,只有他一个人,看他的年纪似乎也很大了,却还在苦苦支撑,这么多年,也只找到一个满意的徒弟。

     看他提到徒弟时的笑容,想来应该是非常满意吧。

     让这么一个可敬的长者,卷入这些事里,秦阳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虽然彦秽不出手,他也不会被打死,但人家出手了就是情义,总要记在心里的。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暗叹一声,彦秽前辈说只要见到他的徒弟,就能认出来,想来应该是净秽门的特征都比较明显吧,等以后见到了,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

     ……

     从平静的东海,到终日白浪滔天的白浪海之间,是东海与白浪海交界的缓冲地带,绵延上万里。

     这里时而浪潮涌动,哗哗的奔腾之声不绝于耳,时而平静的如同安静的湖面一般。

     一艘三层的楼船,行驶在平静的海面上,甲板上一位头戴玉冠,身着一件灵气四溢的七宝法衣,腰间还挂着一枚威能内敛的玉佩的男子。

     男子长相俊秀,却不显得阴柔,反而多有阳刚之气。

     而男子身侧的椅子上,坐着两位长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少女,两位少女留着空气刘海,长发如瀑,一袭白底玫纹的长裙,素面朝天,却有一种天然去雕琢之感,眼神水润纯净,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不谙世事的大家闺秀,大门派里从来没出过门,没被世间险恶风吹雨打的花骨朵。

     “二位姑娘,你们不是想要看的一元重水喷涌的奇观么,我手下的人,正好传来消息,前面不远的地方,前些天正好出现过浪**涌之相,据说那里有很重的一元重水气息,我们赶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

     李秀贤遥遥指了指远方,大有指点江山的意思。

     “啊,真的么?那我们快点去。”

     “啊,那会不会很危险?还是别去了。”

     两个少女一起惊呼。

     不等李秀贤说话,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穿的也一模一样的少女,立刻转头对视自己的姐妹,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

     “为什么不去?我们不就是要去那里么?”

     “为什么要去?那里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肯定特别危险。”

     “必须去,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万一错过了怎么办?”

     “错过了也要先保护好自己。”

     双胞胎姐妹意见不统一,自己先吵了起来。

     李秀贤赶忙上去劝架,劝了一会之后,双胞胎姐妹同时冷哼一声,各自进入船舱。

     等到两姐妹分开进入船舱,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李秀贤脸上你才忽然露出了笑容。

     他也是意外碰到这队姐妹的,他从东海诸国出发,本就是随意出游,拜访好友的。

     那天天空中一艘飞舟路过,飞舟却忽然碎了,两姐妹在半空中大大出手。

     当看到这俩姐妹的模样,尤其是察觉到两姐妹身上的气息之后,他就下定决心,将这两姐妹抓到手中。

     当年他曾买过一个合欢门的妖女,身上的气息跟着俩姐妹一样,而且他买到的妖女,修为境界远不如这俩姐妹。

     这是俩最极品的炉鼎,只要将其占有,他的修为境界,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劝架劝住了之后,几番试探,终于弄明白,这俩姐妹是出来找人的,但是在路上因为方向的原因,意见不合,最后吵着吵着打了起来,连飞舟都打碎了。

     于是乎,李秀贤热情的邀请两人登上他的楼船。

     此刻,见两姐妹又吵了起来,李秀贤立刻前往姐姐李芬的房间,因为李芬是想要去观看一元重水喷涌的奇观。

     这个所谓的奇观,李秀贤心里清楚的很,手下人来汇报,说前几日那里有强者交手,所谓的一元重水喷涌,只是因为哪里被人布下了一座一元重水阵,压根不是什么自然形成的奇观。

     只要不进阵,危险肯定是没什么危险的。

     敲开了房门,李秀贤进去之后,一通劝说,李芬在一旁不住的吐槽妹妹李芳。

     李秀贤趁机安抚,咸猪手也不知不觉的牵了上去,让李芬闹了个大红脸,但是也没拒绝。

     安抚完之后,李秀贤拐了个弯,又来到李芳的房间,故技重施,惹得李芳也芳心萌动。

     一连两日,眼看着就要将炉鼎忽悠到手的时候,终于到了地方。

     前方就是秦阳留下的一元之海阵,大阵还在运转演化,大阵的气息,已经让周遭海水都受到了影响,海中已经凝聚出一滴滴一元重水,落到了海底,将海底变成了一片银色。

     两日都没见面的双胞胎姐妹,出来之后,立刻同时抱住了李秀贤的胳膊。

     下一刻,两姐妹又对视到一起,异口同声的娇喝。

     “你干什么?”

     “放开你的臭手!”

     “他是我的!”

     李秀贤顿时头大无比,他这才发现忽略掉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他一门心思的想要忽悠到手,却忘了这俩姐妹爱起争执,同时将俩姐妹都忽悠到了,现在麻烦了。

     李芬李芳俩姐妹争执了好半晌,李秀贤实在忍不住了,劝了一句。

     “共同拥有不好么?”

     俩姐妹同时停下来,转头看了李秀贤一眼,展颜一笑,大为赞同的点头。

     “对啊。”

     “那我们就用老办法吧。”

     两姐妹如同一人一般,说的话,语气,表情都是一模一样。

     李秀贤松了口气,大感运气好,随便出趟门,都能捡到俩极品炉鼎,闻言不由的笑道。

     “你们说的什么老办法?”

     “平分啊。”俩姐妹微微一笑。

     下一刻,两姐妹一人抱着一只手臂,真元波动在二人身上浮现,力量逸散之后如同一人一般达成了统一。

     两姐妹抱着手臂,同时向外走出一步。

     霎时之间,李秀贤脸上的笑容如同凝固,瞳孔缓缓的扩散,一道笔直的血线,从他的额头,一路延伸到不可描述。

     他的身体,他的小兄弟,甚至他的神魂,都在这一瞬间,被平分为二。

     两姐妹各自抱着半扇尸体的手臂,走到了船头,遥望着远处海面之下的阵法。

     “就是这里吧,大人让我们找的人,会不会也在阵中?”李芬若有所思的看着阵法。

     “我都说了不要太急,之前可是有强者亲自出手了,万一那位强者也在阵中怎么办?”妹妹李芳出言抱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当前是最后一章啦

章节X

设置X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