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一四章 老太子祸从口中,另一个一品外侯

第五一四章 老太子祸从口中,另一个一品外侯

不放心油条 20934字 2019-03-14 01:47:17

     之前待在离都附近的庄园里,秦阳差不多已经明白了,嬴帝本尊消失不见,法身一心求稳,只要老太子他们不造反,哪怕是整天对喷打出狗脑,法身也不会让朝局做出大的改变。

     而老太子完蛋这件事本身,已经不只是大改变了,后面引起的连锁反应,才是更要命的。

     说到底还是嬴帝法身的拳头不够大,真要是嬴帝本尊在,快刀斩乱麻的砍死几个,谁敢多逼逼一句,敢炸毛就弄死。

     眼看离都局势陷入了僵持的对喷,秦阳这才果断出来行万里路。

     秦阳自己怕是也没料到,他才出来浪了没多久,老太子自己出状况了。

     当初追查第一支杀神箭的时候,老太子发现是自己的藏品不见了,想用什么办法糊弄过去,却被赵王一通谏言堵死了,最后实在没辙,装糊涂装不知道,想把知道的人都弄死了灭口。

     当时有个叛变的心腹,投靠了赵王,其实也没掀起什么大波澜,太子装糊涂就完事了。

     那个叛变的心腹,虽然没死,却也不好过,一直被关在刑部的大牢里,至少在这种地方,还能保得一命。

     然而,老太子最近低调的窝在东宫,一次宴饮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有人提到了那个被关在刑部大牢的叛变心腹,太子脱口而出,就说了句此人该死。

     身边的人,无论真心还是假意,也都觉得叛变这种事实在是该死,就该弄死他,杀鸡儆猴,不然以后谁都觉得可以叛变到赵王那边。

     太子喝的有点飘,听到这些话,火气上涌,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了,当场就问谁愿意去弄死叛徒。

     一群人没人应下,可是他们也下不来台了,总不能把刚才的话咽回去。

     最后三言两语之下,这个立功的任务,就推给了一个擅长潜入的狗腿子身上。

     可惜,太子虽然没因为之前的事,受什么大的责罚,却忘了很重要的一点,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尤其是牵扯到身家性命的时候,最是不容动摇的。

     老太子坑杀心腹的举动,无形之中已经寒了不少人的心。

     所以那位擅长潜入的倒霉蛋,捏着鼻子领了任务之后,谋划多日,还真的想方设法的买通的一个狱卒,悄悄的混进了刑部大牢。

     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却触发了沈星落的布置,被当场拿下。

     沈星落担任刑部一把手以来,为人没那么圆滑,还是个空降领导,能坐稳这个位置,靠的就是办事严谨,力求公正,不出差错,下面报上来的案子,他都会亲自过问。

     有人想搞沈星落,也只能揪住一些他得罪人的原因,偏偏嬴帝现在看沈星落顺眼的很,他还真不怕这种比较正直刚硬,不太懂人情世故的臣子,就怕臣子们团结一心想要干什么。

     所以喽,沈星落的位置坐的很稳,刑部大牢里暗藏的布置,也都是沈星落一手促成,刑部之中知道的人都没几个。

     来刺杀的倒霉蛋,算是第一个中枪的。

     被拿下之后,眼看以前叛变的人,活得好好的,虽然被困在大牢,却也吃得好喝的好,还不用担心有人下黑手灭口。

     而他思及自己目前的遭遇,再看看叛变着,再想想太子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将他也灭口了。

     再想到沈星落这人一直都是按章办事,应该也不会想法设法弄死他,反而会保护他不被灭口。

     于是,这货不等审问,不等用刑,直接就招了。

     这算是将按下去的事情,再次抬到了台面上。

     又出现一个叛徒,老太子气急败坏,立刻让那位干脏活的先生出手,这次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灭口,杀鸡儆猴了,不然以后大家都会学着来。

     可好死不死的,这位先生去灭口的时候,还没见到人,就被人察觉到了。

     更背的是,他拥有的法门是遁入阴影,方便潜入,以阴影控制人,可他压根还没用到控制人的能力。

     刨除掉以阴影掌控人的能力,听起来就会让不少人耳熟了。

     盗门的凌虚踱步。

     那位先生逃掉了,可他来灭口这件事,还是确定了,传出来之后,就变成了有一个疑似会凌虚踱步的家伙,来灭口太子的叛徒。

     再传一嘴之后:一个会凌虚踱步,疑似盗门余孽的家伙,在帮太子做事。

     话传三遍,最后的版本就成了:盗门在帮太子做事。

     一口盛着滚油的天大黑锅,哗啦一声扣在了太子的脑门上,太子都懵了。

     更让他懵的还在后面,也不知是谁,透露出去消息,太子身边的确有一个出谋划策,帮忙干脏活的人。

     于是乎,定天司上门,请太子的幕僚协助调查。

     但定天司那是什么鬼地方,这位疑似盗门余孽的家伙,进入之后绝对会被着重审查,万一再审出来丢失那五十支杀神箭,就是他干的,绝对死定了。

     太子正着急上火的想要跟他商量一下的时候,却发现阴影先生可耻的遁了。

     这下想糊弄都没辙了,完全成了心虚畏罪潜逃。

     太子焦头烂额,着实有些应付不来了,下面的人心散了,想找支持他的权贵帮忙说话,三两句之后,又得罪了人,于是乎,这些权贵都开始保持沉默。

     贾福德以霉运为基,陈酿之后的祸端酒,被他喝了不少,如今终于开始发威了。

     可惜老太子自己还没明白一些老祖宗留下的浅显道理。

     比如说,祸从口出,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他不去嘴炮,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就算是说出口了,不去做,也不会有后面的事。

     闹腾了不过十日,一直冷眼旁观的嬴帝,终于出手了。

     太子被罚在东宫幽禁,东宫不许进出。

     一条简单的命令,如同以往关禁闭一样,区别却是,这一次,压根没提关多久。

     大家知道,老太子这次是真的要完了,就看什么时候嬴帝下决心了。

     嬴帝对于太子的容忍程度,远超任何人,无论太子犯了任何错,这些年下来,太子受到最重的惩罚,也仅仅只是关禁闭,口头训斥。

     活得足够久的老人,可能会知道,这不是因为太子天赋好,也不是德行好,只要是跟太子本身能力有关的,统统都不是。

     只是因为太子是当年嬴帝还是太子时的太子妃所生,仅此而已。

     可一次次下来,这种容忍和宽容,都会慢慢的消耗殆尽。

     之后,朝局出乎意料的变得平稳,赵王没着急着出来落井下石,周王依旧保持着低调,一切都像是少了往日的对喷而已,背地里的暗潮汹涌还在继续。

     不过以神朝正常情况下的办事效率,再加上嬴帝故意拖时间,后面再出现变化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这些事,远在东海的秦阳,还不知道呢。

     嫁衣有心去找秦阳聊聊最近的事,却被告知秦阳闭死关了,只能按照之前的嘱咐,默默做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去参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

     东海的海岸线,一艘黑玉飞舟,向着白浪海的方向疾驰而去。

     船头上站着一位眼窝深陷,面色阴翳的中年人,中年人遥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海面,面色愈发难看。

     “有线索么?”

     “大人,只有线索他出海了……”后方一位身着定天司官服的修士,低声回了句。

     中年人眉头一蹙,转身看了他一眼,下属连忙道。

     “大人,并非属下们不尽心尽力,实则是沐氏隐遁多年,如今忽然派了一人来带走沐氏留下的遗泽,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人的面貌特征,修为法门,尽数普通的不能再不普通,来往之人,都对他没太大印象,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那人更是如同滴水入海,了无踪迹。

     属下曾查阅过典籍,有些神通秘法的确可以做到,让人变得极为不显眼,属下敢断言,此次沐氏余孽忽然出现,绝对是经过精心筹划!

     下面的人能没有断掉线索,已经是尽全力了,前方都未曾有发现,所以才推断,那人去了白浪海,沐氏余孽应当也是藏在白浪海,一直未曾发现,说不得他们是藏在什么浮游岛上。”

     “继续追。”中年人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追究。

     后面的下属,暗暗松了口气,悄悄的退了下去,回到船舱,他才发现后背都被冷汗打湿。

     船舱之中,空间被拓展的极大,其内有不少定天司的人,正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看到方才回话的那位外侯进来,旁边立刻来了个人凑了过来。

     “如何?”

     “没事,大人能体谅兄弟们。”

     闻言大家一起松了口气。

     外面盛传定天司乃是酷吏,手段残忍酷烈,行事不择手段,有这种名声,在定天司内,大抵也不太可能变得温情脉脉。

     外侯乃是定天司的官职,转职处理都城之外的事情,一品外侯便是某片区域的定天司一把手。

     有类似韩安明这种算是君子的,照章办事,也懂得些变通,不会给人一种阴翳森然之感的一品外侯。

     也有一些从来不知道笑是何物,无论是对犯人还是属下,皆是冰冷严厉,做事极端的一品外侯。

     一如眼下这位被派来追踪沐氏余孽的一品外侯。

     他姓田名磊,不是田氏之人,硬要说,向上追溯上百辈,倒是也能扯上点关系,只不过从来没人放到台面上提过而已。

     田磊性情冷酷,以往做事的时候,能活着被逮到定天司接受审讯的人,都是少数,以至于不少案子,到最后都没个可以定罪的活人,他可没少被人诟病。

     能活到现在,还成了一品外侯,纯粹是因为定天司乃是嬴帝鹰犬,对外的时候,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嬴帝的意思。

     这次派田磊来,本身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真要是追踪到沐氏余孽的老巢,也就没什么追查不追查了,必定是一窝端了,所有牵连之人,尽数诛杀。

     飞舟奔向白浪海。

     在他们后方,贾福德的师父,悄悄的跟着。

     在大荒的时候,秦阳可没有刻意隐藏行踪,甚至有时候还会专门去一些城池里转一圈。

     可就算如此,定天司的人也只是没断线,他们追不上,贾师父自然也追不上,只能找到了定天司的人,跟在后面看情况再说要不要出手。

     一路追来,他也得到了一个跟定天司一样的结论,这个沐氏后人心里早就有了万全之策,退路如何早就筹划好了。

     当定天司的人,从海岸直接赶到白浪海的时候,秦阳才刚刚离开白浪海没两天。

     有朝廷当后盾,定天司的人也是不差钱,哪怕是追在后面,他们却没绕路,秦阳当初可是先在东海诸国绕了一圈,才南下前往白浪海的。

     田磊率人进入白浪海,硬扛着半空中不时会出现的复杂情况,一路狂飙,开始顺着白浪海边缘的那些海岛,一个一个的扫过去,追查可能存在的痕迹。

     他们这边追查,藏在白浪海里的海龙号,自然也得到了海族的汇报。

     定天司的几号人物,海族这边早就有情报了,定天司的特征,海族也都了解,全赖他们近几年跟定天司打交道不止一次了。

     如今掌管东海这边定天司的一品外侯,正是韩安明,他行事风格,算是定天司里,极少数适合在不开战的情况下,跟海族打交道的人。

     真让田磊这种煞星来,保管一年之内全面开战。

     当田磊率人赶到白浪海,一副地毯式搜索的架势摆出来,藏在白浪海里的海族,立刻就提高了警惕。

     “老太婆,怎么做?”老龟趴在地上,努力睁开那豆大的眼睛,神情凝重的看着小七手中出现的一堆符文,这已经是小七展示出来的第三十七种危险法门了。

     只要有一丁点意外,老龟就会强行干涉,杜绝危险爆发。

     旁边的苍郁姥姥,目光同样盯着绷着小脸,一脸认真的小七,心里暗暗后悔让秦阳这么轻松跑掉,这小王八蛋真不是东西,什么危险的东西都敢教给小七。

     他不知道小七的天资有多强么?

     她的前身之中,名声最强的便是那位惊才绝艳的海妖仙子,余下的俩,名声虽然比不过海妖仙子,可能跟海妖仙子过招,天资哪里会差。

     当年的海妖三圣曲,海妖仙子的海妖葬魂曲只占其一而已。

     如今小七涅槃重生,无论是天资还是血脉,都比当年的海妖仙子更胜一筹,之所以如今还是个弱鸡,纯粹是因为他们都怕了。

     他们生恐再出现一个比海妖仙子还要可怕的存在,不敢太早的教导小七修习法门,只求能让小七安安心心,快快乐乐的成长,千万别再像当年的小七一样,因为在那种充斥沉闷和绝望的环境里成长,以至于到最后性情大变。

     连修行个三身宝术,都是用了最极端的法门,以自身分裂,而且是最彻底的分裂。

     他们都宁愿让小七晚些修行,先培养心性,修行顺其自然就好,毕竟对于这等注定惊才绝艳的人物来说,人家让你先修行五百年,下一个百年都能把你反超了。

     之前还只是以为秦阳教了一两种危险法门,秦阳心里担心小七再被拐骗,苍郁婆婆和老龟也还能理解。

     如今这才多久功夫,他们却发现,小七起码已经学会了三十七种法门,这还只是已经知道的。

     偏偏他们又不敢多问多说,生怕小七嘴上答应不修行,背地里却觉得这是秦阳教的,肯定不是害她,背着大家瞧瞧修行,到时候再出什么事了更麻烦。

     还不如让小七大大方方的修行,他们在旁边照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

     苍郁姥姥拧着眉头,心里暗暗纳闷,秦小王八蛋从哪学来这么多古老法门,一个比一个危险,少数几个算是保命的法门倒是不错,可如今也已经失传了……

     当看到小七开始给他们展示第三十八种法门的时候,苍郁姥姥眉头一挑,立刻将疑惑抛之脑后,暗下决心,下次秦阳再偷偷摸摸的潜入回来的时候,让老龟权当被发现,先打断这小王八蛋两条腿再说!

     “老太婆,我问你话呢,怎么做?”老**也不回的继续问了句。

     “来的人是谁?弄明白了么?”苍郁姥姥也没回头,继续盯着小七问了句。

     “据说是个叫田磊的。”

     “噢,他啊,手段酷烈,性情阴翳,放到大荒,应当算是邪修之列,不是有一条海蛇在么,让他去把田磊干掉。”

     “嗯?”老龟回过头,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苍郁姥姥:“直接杀了?他十有八九是来追秦阳的吧。”

     “你能确定他不是知道了我们在这里?你能确定他不是知道了小七在这里?就你能是吧?你能确定吗?”气头上的苍郁姥姥当场喷了老龟一脸。

     “不能……”老龟干笑着缩了缩脖子。

     这种事他怎么可能确认,他们跟定天司,如今还是敌对关系,对方对天赌咒发誓的话,他们都不可能信。

     没人敢去赌那个万一,哪怕知道田磊率人来到这里,十有八九是巧合,他们也不敢去赌这是一个误会。

     “还愣着干什么?等我去么?”苍郁姥姥眉头一挑,瞪了老龟一眼。

     “我这就去……”老龟从地上爬起来,匆忙离去,他可是知道苍郁姥姥现在气头上呢。

     老龟离开船舱,跳到海里,找到一条挂在船尾,跟船锚的锁链一样,身上一圈暗金一圈黑的海蛇。

     “大嬴神朝的定天司来了,来的人叫田磊,你去想办法弄死他,别让他知道我们在这。”

     海蛇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了看老龟。

     “我去了,他不就知道了?”

     “你是不是傻,这里是白浪海,海中生灵多了去了,他们知道你不是白浪海的?你就用现在的模样去,找机会咬他一口就跑不得了。”

     “噢……”海蛇想想也是,又不是海中的生灵,就一定可以算他们的海族。

     白浪海里海中凶兽极多,丢掉脑子伪装一个不得了。

     海蛇晃着身子,向着远处游走。

     海蛇的脑子本来就不大,虽说这个世界,脑子占身体的比例跟智慧没必然联系,但多少还沾着点边,这条能让苍郁姥姥派出去当打手的,实力肯定是不错,但脑子未必好使。

     不过,凡事就怕认真。

     海蛇完美贯彻了老龟的话,伪装成一个白浪海里的没脑子凶兽,路上还顺手宰了几头凶气滔天的凶兽吞掉,让自己也染上了凶兽气息,那张看起来就阴森冷酷的蛇脸,倒是也不用特意伪装了。

     一路按照指引,来到了定天司这群人附近,暗中跟了三天之后,确认了他们下一站之后,想要转一下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睛没法转,索性眨了眨眼睛,计上心头,去前面堵截他们。

     蹲了三天点,终于等到定天司的飞舟。

     这群大摇大摆来的家伙,来了几天之后,白浪海的环境已经教了他们做人,如今也老老实实的从相对最平稳的海面上前进。

     田磊依然站在船头,面沉似水,气质冷酷,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海蛇远远的望着船过来,有些纳闷,这家伙敢在白浪海一直站在船头,不怕死么?

     眼看玉舟越来越近,海蛇张口一吐,将之前吞下去的一头凶兽吐了出来,身子一晃,瞬间冲出海面,口中的两颗獠牙露出。

     快到极致的速度,让田磊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了,海蛇的两颗獠牙,轻而易举的刺穿了他的防护,刺穿他的脖颈,毒液也随之灌入他的体内。

     “喝!”田磊怒喝一声,轰飞了海蛇。

     刚想再有所动作的时候,身子却忽然一晃,乌青色如同滴入水中的墨汁一般,从他的脖颈出晕开。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轰入海中的海蛇,扭动着身姿,眨眼间消失不见。

     这边定天司的人也终于以最快的速度出现了,他们看着面色乌青的田磊,都快吓傻了,田磊乃是他们之中最强者,谁会想到田磊忽然间遭了毒手。

     一群人乱作一团,田磊被带回去驱毒疗伤,一通折腾,小命倒是保住了,就是这毒,一时半会却驱逐不了了,只能配合丹药,让田磊自己压制住。

     外面去探查的探子也回来了。

     “大人,应当是两头凶兽相争,那条像似海蛇一般的凶兽,正在进食,被我们惊扰到了,所以才……”

     田乌青铁着脸,一口老血哽在喉头,无力的挥了挥手,让手下下去,不用再说了。

     这种事找谁说理去,怪手下探子没提前发现么?他自己就站在船头,都被骑脸了才发现海面之下有凶兽。

     而这时,又有探子回来,看着田磊那张无情发暗的脸,欲言又止。

     “何事?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一旁的外侯厉喝一声。

     “大人,我们发现沐氏余孽的踪迹了。”

     “在什么地方?”

     “在……白浪海之北,白浪海之外。”

     听到这话,田磊气息一阵波动,哽在喉头的这口老血,终于喷了出来,那乌青发暗的脸色,瞬间就有向着乌黑发展的趋势,险些没压制住剧毒。

     他们费心费力在这追查了这么久,还被不友好的白浪海教育了一顿,现在发现那沐氏余孽竟然在白浪海之外?压根没进白浪海?

     田磊的满腔怒火,满腹憋屈,最后化为一个杀气腾腾的字。

     “追!”

     ……

     白浪海之北,秦阳从一座海岛出来,在飞舟的甲板上摆出一个木字,无聊的打滚。

     “定天司的人太不给力了,这么久了都没追上来么,这些痕迹留的,我都觉得太刻意了,什么水平啊,这个什么田磊,被吹的太过火了,什么实力比老韩强,能力比老韩强,资历也比老韩强……

     可劲儿的吹吧,要是老韩在,现在绝对已经追上来了,他们不追上来,难道让我真钻进白浪海里再也不露头么。

     我不跟他们打一架,正面杠上,蛇印男的人怎么会出来。”

     秦阳颇有些无力,再拖下去,就显得刻意了,可对手就是追不上来,他有什么办法。

     以老韩当参考,还真是大大高估了这些人,想当年老韩想要来找他,从来都是忽然蹦到他面前,有时候还会装作巧遇。

     看看这个叫什么田磊的,呸,什么水平,杀人水平够高了,可办案水平,追踪水平,老韩甩他半个大嬴神朝。

     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秦阳有足够的时间,去弄到这些情报了。

     他还专门伪装的刚刚到这里的样子,专门让自己的速度显得慢一些,给定天司的人一点希望。

     再次在一座海岛上露了个面,采购了一些东西,秦阳才继续向东,在东海和白浪海交接的一出海域,找到了一座海底山峦,山峰距离海面只有三百丈的距离。

     他开始一边学习沐氏留下的阵法,一边实践着在这里布置阵法。

     速度不快,可他有足够的时间,以定天司那些人的效率,追到这怕是都需要一些天了。

     过了半个多月之后,秦阳已经将阵法修修改改了三四遍,以这座海底山峰为中心,周遭数十里地都被纳入阵法范围的时候。

     一艘黑玉飞舟,姗姗来迟。

     秦阳看到飞舟,长出一口气,他们再不来,自己都快演不下去了。

     眼看着飞舟从阵法上空飞过,秦阳立刻催动大阵。

     海浪冲天而起,如同接天连地的水幕,围拢四方,再高空之中汇聚,彻底将数十里纳于阵中,阵势已成。

     黑玉飞舟骤然遭遇此等变化,也没有犹豫,化作流光冲天而起,撞入封锁的水幕之中,所见所及,尽数是水。

     “不好,快退!”有懂得阵势之人,惊怒交加的暴喝一声。

     黑玉飞舟想要退回去,却发现后方也已经是无穷之水,根本不见那水幕了。

     冲进水幕,才是进入阵中,相反,若是不冲进水幕,反倒是没有进阵。

     他们发现上下四方都被水幕围拢,还以为是被困阵中,哪里想到那就是个障眼法,为了让他们自己钻进阵里。

     此刻从外面望去,那些冲天而起,化作水幕的巨浪,也只是扬起落下,海面又恢复了原状,区别就是海面之下的大阵,已经开始运转。

     秦阳操控大阵,那落入海中的黑玉舟,抵御着水流卷动,不断的摇摆,左突右撞,却怎么都冲不出来,阵中上下左右,皆是无穷海水。

     随着大阵演化,一滴滴泛着一丝银色的水滴,在阵中浮现,海中如同下起了银色的暴雨,水滴砸在黑玉舟的防护上,发出阵阵通通的闷响。

     “一元重水!快点破阵!”

     黑玉舟内的人,一窝蜂地冲出来,懂阵法的人,开始观察阵势,寻找破阵之法。

     可是秦阳却不给他们机会,加快阵势演化,无数的一元重水演化出来之后,海中海水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银色的海洋,纯粹以一元重水汇聚成的海洋。

     到了此时,单凭海中水压,就已经压的黑玉舟的防护频繁闪耀,随时可能会崩溃。

     “这是沐氏的一元之海,是那个沐氏余孽!”

     秦阳听着那些人的呼喊,心中难免有些失望,他之前以为老韩算是定天司的一品外侯里最弱的弱鸡,这种实力都能是一品外侯,卫兴朝那老货肯定是强迫别人闭上眼睛让他徇私。

     如今看到这些人,乱作一团,秦阳才觉得,以老韩的能力,纵然实力不够,破格提拔也是正常了。

     这些人的领队,那个一品外侯田磊,是不是傻,以他的实力,不是应该在进阵之后,立刻以强大的实力,强行破阵么,竟然还给他时间演化大阵……

     正想着呢,就见船舱里走出一个面色乌青,一脸冷酷的男人。

     “大人。”

     田磊出来,立刻有人喊了一声。

     秦阳立刻明白,这位就是带队来追杀他的一品外侯田磊,那位声名赫赫的定天司煞星。

     只是看到这人,秦阳心底更失望了。

     定天司是真的招不到人才了么?难怪传说中,这个田磊酷爱杀人,看他这肤色,应当是个异族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